首页 > 黑粉潜入立海大网球部后 > 第158章 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的书架

第158章 第一百五十八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场馆的盖顶是开着的, 原本预计是打完双打中午休息,下午继续比赛。

但是双打二结束得实在太快,以至于比预计结束时间提前了将近一整个小时, 单打三就因此被调整到了上午。

“鲍勃马克斯……是之前那个壮得像野兽一样的家伙?”切原听到广播里介绍对方的出场选手。

比赛开始前, 美国西海岸队的贝克教练还专门开了一场记者会。抱着充分了解对手的目的, 关东选手们都认真地去看了,结果却发现那与其说是记者会, 还不如说是一场商业产品发布会。

鲍勃马克斯就是贝克教练力推的“产品”之一, 据闻他擅长各类运动, 在篮球、美式足球中他都属于明星主将的级别,与生俱来的身体素质和体能, 让他不管在哪项运动都鲜逢敌手。

出赛的名单两边都是互相保密的, 直到入场列队时才公布出来。众人都没想到,最后和鲍勃马克斯对上的偏偏就是身材单薄的照桥悠。

美国队球场入口处喷出一股花里胡哨的烟雾,接着渐渐显露出一个庞大的身形。

切原不由得深吸一口气:“看起来跟去年那个巨怪差不多啊, 两个灰吕, 三个悠酱。”

“你在胡说什么?”真田沉声呵斥。

“赤也是指四天宝寺的石田银。”幸村解释道。

真田立刻想起去年全国大赛半决赛的那场单打二。

“如果是换灰吕上,会更合适一些。”

先天身体素质带来的差距是很难弥补的。譬如体格壮硕的石田银,他甚至不需要利用旋转、球速, 光凭那身惊人的力量就能将轻易地将对手的球拍击落。

真田凝重道:“这种局面……对悠酱太不利了。”

“那家伙真是不走运啊。”迹部托着下巴, 凉凉地评价道。

“我倒觉得这样安排很好。”幸村反驳道, “悠酱未来总要面临各种类型的选手的。网球又不是拳击、摔跤那些分重量级的运动。不可能因为客观存在的体能差距,就故意回避这一种类型的选手。”

真田被说服, 他抬起手下意识想按一按帽檐, 却突然想起来自己的黑帽已经被一只小黄鸡占据, 只好不自然地收回手。

“不错, 必须要做到毫无死角才行。”

迹部却从幸村的话中听出一丝其他的意味。

未来要面临各种类型的选手——幸村是打算把照桥悠往职业网球的道路上培养吗?

“不会有问题的, ”幸村微微扬起下巴,神色笃定而自信,“看着罢。”

七月末正是酷暑时节,此时又已经将近11点。场馆上方盖顶是拉开的,炙热的阳光几乎是直射到场地,观众们头顶上有棚子遮挡不觉得有什么,但选手们在这样的环境下打球,体力只会消逝得更快。

鲍勃马克斯从烟雾中走出来,场馆内的观众们忽然开始窃窃私语,接着坐在前排昏昏欲睡的投资商们也突然清醒过来,全部身体前倾,睁大眼睛看向球场。

贝克教练顿时惊喜。

从双打二开始到现在,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观众们全部露出这样期待的神情。果然,相比于花里胡哨的网球比赛,观众们还是对鲍勃马克斯这种充满力量的风格更感兴趣?

广播里的女声清晰地在场馆内回荡:“接下来上场的是关东代表队,照桥悠。”

喧闹的场馆霎时静了下来。

仿佛按下了停滞键。

少年自入口处走出,他浑身散发着七彩的光芒,出现时伴随着圣洁的音乐。

淡淡的烟雾将他衬托得仿佛驻留人间的天使。

从他出现的一刻,场馆内便忽然起了一阵清凉的风,将夏日的躁意尽数驱逐。

接着球场内也忽然阴了下来,原来天空中不知何时凝聚起白云,恰好盖在场馆的露天穹顶之上,阻挡了直射的灼热阳光。

所有人的表情都定格住了,一直到少年走到球场中央,他们才终于反应过来。接着观众区便浩浩荡荡地响起此起彼伏的“哦呼”声。

“sissy,i’m gon……”鲍勃马克斯原本挑衅的话语在见到照桥悠的一刻自动消音。

他张了张口,然而脑中已经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思考。

他彻底忘记了自己原本是要说什么、做什么,只听到耳边传来遥远的圣洁的合唱歌声。

这好像是小时候被带去教堂时听到过的歌曲?

莫非……这是上天给他的预示吗?

鲍勃马克斯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天使朝自己露出温柔的笑容,就像他幼时所憧憬过的那样。

“angel!marry me!”他脱口而出道。

然而与此同时,天空中忽然响起一声雷鸣,恰好将他的声音彻底掩盖。

观众们只来得及听到鲍勃马克斯嚷了句“angel”,后面他说了什么就都听不到了。

鲍勃马克斯见照桥悠无动于衷,急躁地又嚷了一句:“please marry me!”

天空中再度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鲍勃马克斯:“……”

好像是理解错了预示的意思。那种在教堂里才能听到的奇怪音乐,原来不是要他求婚吗?

“可能会下雨欸。”照桥悠抬起头。

随着他的动作,全场观众和裁判的注意力也跟着被转移,全都看向天空。

“看来要抓紧比赛了。”照桥悠故意糊弄两句,顺势略过赛前握手的环节,转身走向发球区,笑眯眯地抬起网球。

“我要发球了。”

鲍勃马克斯迷惑地看着他。

但照桥悠根本不在乎对手是否真的听懂日语,他说这些话都是给在场的一万多名观众听的。

毕竟还要转播到电视台,他肯定要对外维持自己的完美形象。

精神力逐渐向外铺开,渗透到整个球场。

鲍勃马克斯是个纯然的力量型选手,对于周围悄然变化的球场毫无察觉,最多也只觉得似乎雨前的空气有些闷,让他喘不上来气。

照桥悠将网球抛到空中,挥拍——金色光束笔直地穿过球场。

鲍勃马克斯愣在原地,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15-0!”

观众区顿时一阵沸腾。

照桥悠这一记发球没有使用什么复杂的技巧。他纯粹是从去年全国大赛以来就坚持不懈地进行基础训练,硬生生将发球速度提升到180km/h的。

打出这样的速度,即便对手视力绝佳能捕捉到球路,身体也很难在一瞬间调整状态跟上网球。

球场上方的高清大屏上重放出照桥悠刚才的ace发球。照桥悠发球的动作被一帧一帧地无限放慢,以便观众和投资商都能看清球路。

于是场馆内又是一片压抑激动的窃窃私语。

贝克教练疑惑地用望远镜观察着投资商们的反应。

这不对劲——如果观众们喜欢看发球,那么从技术层面来讲,之前双打二时关东队那个爱现的金发男打出的唐怀瑟发球,明显更加华丽;从猎奇的程度来讲,比利的套牛绳索发球也应该更胜一筹。

照桥悠的高速发球的确展现出无可比拟的强大基础实力,但对于大多数网球门外汉的观众们来说,形式普通、毫无炫技,应该是没什么吸引力才对。

那么他们为什么会这么激动呢?

连续三个高速发球从鲍勃马克斯身旁掠过,球速快到他根本来不及做出动作,耳边就已经传来“咚”的网球落地声。

“game won by 照桥悠 1-0!”

“好耶!”休息室里,切原看着电视屏幕欢呼道,“就让他连球都碰不到!”

“这怎么可能?”千石无语道,“下一局就轮到那个鲍勃发球了。”

鲍勃马克斯低沉着脸。

开场直接输掉一局,对他而言虽然少见,但照理来说,考虑到是对方的发球局应该也不算太大的劣势——理智是这样想,但他却总觉得有一股莫大的压力笼罩着自己,缠得密不透风,以至于他开始心烦气躁起来。

鲍勃马克斯用力扣下球拍,是一记强大的高压发球。

网球砸到球拍上时,照桥悠便感到手腕一沉,右臂开始发抖。他立刻将左手合握住拍柄,然后调动精神力全部灌注集中到手臂。

网球抵在拍网中心上旋转,接着照桥悠双臂拖着球拍,自下而上大幅度地向前一拉。

小球伴随着强烈的离心力,朝球网外甩出、穿过从裁判的座椅,接着依靠着回旋飞回界内,绕过了鲍勃马克斯,精准地落在底线上。

黄色的半圆弧球路,宛如一道优美而皎洁的新月,映在球场之中。

“毒蛇……刚才那招是你的回旋蛇球吧?”观众区里,桃城目瞪口呆地推了推身旁的海堂。

“嘶——”海堂薰懒得理他,只顾着睁大眼睛看大屏幕上照桥悠的动作回放。

同一时刻,关东代表队的休息室里,切原也问出和桃城相似的问题。

“不完全是。”不二周助缓缓摇头,“海堂是通过压低重心、训练臂力来增强击出速度,加大离心力来增强网球回旋,所以他的蛇球落地时更重;而悠酱更重技巧,他对于旋转的运动更加纯熟,所以弧度更为圆润、落地更轻。他借用这种招数,目的只是为了避免和鲍勃马克斯直接对抗而已。”

“是啊,最好不要跟他硬碰硬。”千石唏嘘着点头认同。

看那大块头肌肉虬结、青筋暴起的模样,如果真要对打,就连千石自己都难以保证能硬扛下来,更别说手臂上只有薄薄一层肌肉的照桥悠了。

“game won by 照桥悠,2-0!”第二局,除了发球之外,鲍勃马克斯依旧是球拍没有碰到过球。

第三局发球权再度回到照桥悠手上,依旧是4个完美的ace。

“game won by 照桥悠,3-0!”

观众区静了几秒,接着全场再度响起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掌声。

贝克探究的目光落到球场中央的照桥悠身上。

从这个少年上场开始,观众、投资商就全部兴奋了起来,好像他们专程而来就只是等待着这一刻似的。

所有人的视线都只集中在少年一个人身上。

他一赢球,他们就跟着欢呼;他一笑,他们就发出“哦呼”的奇怪感叹。

贝克教练打量照桥悠的目光渐渐变得狂热。

这种无与伦比的粉丝号召力,不正是他梦寐以求想要开发出的“产品”吗?

只要能掌握这个少年的弱点,他一定能轻而易举将全世界的财富收入囊中。

交换场地有短暂的一分半时间,鲍勃马克斯满头大汗地坐在长凳上。

明明没怎么移动过,他却莫名其妙感到精神疲倦、四肢沉重……一定是因为天气闷热了吧?

不过,为什么angel却看起来那么轻松,一点汗都没有出呢?

贝克注意鲍勃马克斯即便下了球场目光也紧紧地盯着照桥悠的方向。

这么快就已经被那个少年收服了吗?不过也没关系,像鲍勃马克斯这样的蠢货,实在是太好利用了。

贝克心中冷笑,面上却和和气气的。

“你得打败那个少年,鲍勃。”

他走上前,亲切地将手搭上鲍勃马克斯的肩膀,在他耳边轻声怂恿,声音温和,然而在鲍勃看不见的视角里,眼神却一派残忍。

“你如果再不用出些真功夫,可就要输掉了,你就只能灰溜溜地滚回美国,永远都没办法再看见他……”

鲍勃马克斯立即脸色一变。

“去吧,只要把他打到没有反抗之力……”贝克拍了拍鲍勃马克斯的肩膀。“只要你打败他,我就能想办法帮你把他带去美国了,在那里,他也能得到更好的发展,你说是不是?”

鲍勃马克斯思索片刻,没发觉出什么逻辑错误,于是点头答应。

他快速地咬了两口香蕉,深吸一口气,走上球场。

网球高高抛起,高壮的野兽鲍勃马克斯跳到空中,他身体前倾,全力向下一扣。

网球伴随着迅猛的破风声,沉重地砸到照桥悠的球拍上,网球中所蕴含的恐怖力量几乎超过鲍勃先前打出的球的数倍,压顶巨力袭来,照桥悠始料未及,手臂一震,球拍随着网球一起向后飞了出去。

“15-0!”

丢了一分。

照桥悠看向身后被击落到不远处的球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