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夜夜笙歌:禽兽总裁不要停 > 第七十六章 为什么不拒绝

我的书架

第七十六章 为什么不拒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看着面前忽然放大的脸,霍庭毅的这个吻让我有些措不及防。我被霍庭毅封住了嘴唇,咋吃惊的刹那就被这个男人趁虚而入。

“呜呜呜呜呜呜”我想要推开霍庭毅,但是无数次的经验告诉我,我是推不开这个男人的。

等霍庭毅吻够了,我才被放开。我感到空气一瞬间进入了我的肺部,我重新获得了生命。霍庭毅抵在我的额头上,也有点轻微的喘气。

是他妈谁说接吻就算是被强迫也会有反应的,老子只感觉自己不能呼吸了,快死了一样。还快感,快乐都一根毛都没有。

“霍总原来喜欢这种性质的吻吗?真是强硬啊。”我笑着看着近在咫尺的霍庭毅。“但是霍总今天来午夜不是为了这样的一个吻来的吧,您想要的信息都套到了吗?”

霍庭毅看着我,呼吸平稳了下来。表情也变回了原来的那种那种掌控了全部的感觉,他勾起嘴角:“你想要的东西呢?也得到了吗?”

你看,都知道在互相试探。不知道对方都得到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无意间暴露了什么。真是让人难受的感觉,这种相处真是太压抑了。

“虽然我原来很想要午夜,但是现在我稍稍改变了想法了。”霍庭毅的手指划过了我的脖子,然后划过了我的锁骨。

“未善那个女人是个聪明的人,告诉她吧。让我们合作什么样?”霍庭毅的笑容充满着真诚,眼睛里都是善意。

但是,谁知道这些是真是假呢。我们绝不敢肯定这个人的这种善意是真的,我唯一能肯定的就是,他的想法肯定不仅仅只是这样。

“我会好好的转告老板的。”我握住了霍庭毅的手,然后拿起桌子上的红酒递给了他。“所以,今晚该说的也说了。霍总这是要走了吗?”

我刚才就看到了霍庭毅的手机在不停的震动,上次他利用我吞并了张云的公司,这么短的一段时间,霍庭毅就算有再大的本事也不能将事情全部处理好。等着他处理的事情还有很多的,他不能像以前一样跟我在午夜里一耗就是一个晚上了。

至少在这一段时间是不能的。

“所以说,李魅我觉的你太敏锐了。”霍庭毅反手将我的手我在他的手掌里“感觉太敏锐的话,也不全都是好事。有时候,我觉得作为一个女人,你还是应该在一些地方装装傻的。”

“哈哈,我觉得知道不应该在这种地方。”我将自己的手从霍庭毅的手上抽出来“您说是吧。”

霍庭毅笑了笑没有说话,他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将杯子放在了桌子上,站起身来。

“今晚就到此为止了,记得帮我转告你们的老板。”

“我会的。”

霍庭毅走出去之后,我觉得自己的脑子都要不够用了。我躺在了沙发上,包厢里放着音乐,柔和的音调包围着我。

霍庭毅让我转告给未善的话,我觉的不会是那么简单的。我不知道午夜的地下产业究竟是做什么的,陈霞从来没有想要让我涉足过那里。

可能陈霄认为我现在在午夜里当一个不出台的小姐,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了。但是,我不这样认为啊。我觉得这里的一切都开始变化了,我所生活的午夜不再是一个在夜晚众人娱乐的地方了。

我知道了在午夜的深处有着一个秘密,是一个霍庭毅费劲了心思也想要得到手的秘密。这个秘密让午夜运转着,甚至表面上的夜总会都是为了遮住这个东西。

选择了一个这么招摇的东西作为掩护到底是怎么想的,平常不应该都是越加的低调越好,吗?

霍庭毅走之后,每过一会陈霄就推门进来了。我看见陈霄之后,将别再胸里边的监听器拿了出来。

“想听什么拿去再研究就是了,我现在脑子已经超负荷了。”我将东西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拿起了桌上了红酒为自己到了一杯。

“心情不太好啊你。”陈霞并没有立刻拿走那个监听器他站在门口的位置看着我说,身后的门慢慢的闭上了,门外的喧嚣在一瞬间就被阻绝了。

虽然说屋子里也并不是安静的,但是相比于外边的各种各样的声音,这里还是相对安静的。

“并不是心情不好,只是有一点累了。跟霍庭毅说话太费脑子了,再说每句话的时候都得好好的考虑之后才能开口。”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的位置,想起了霍庭毅那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真是莫名其妙的自信,谁说的你一定会得到午夜了。我是绝对不会让午夜落在这种人手里的,绝对不会。

“你可以去顶楼的房间里去,老板差不多该回来了。”陈霄走进,将桌子上的监听器拿了起来。

“未善回来了?那李梦茹那边呢?”我皱了皱眉头。

“有值得相信的人照顾着,不会出事的。”陈霄的表情想必从前都要更加的冷淡,眼睛漆黑的就像是一片海。“上去休息吧,今天晚上不需要你在赶场子了。”

“那好吧,正好我找未善有些事情。”我起身,霍庭毅说的话,我早晚要告诉未善的。正好现在未善回来了,过去说了得了。

我站起身来,眼睛看到了霍庭毅领走的时候放在桌子上的卡。就对陈霄说:“那张卡你直接拿走吧,我就不拿了,反正最后是要给你的。”

“这几天没有来午夜,我都快忘记自己还是一个负债累累的人了。”我笑了笑往外走去,却没有注意到陈霄的脸色再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变的更加的不好了。

结果却来路过陈霄的时候,被陈霄一把拉住,然后猛地倒在了桌子上。桌上的红酒被碰到了,“丁零当啷”的到了,撒了一桌子。

那个红酒瓶子里的暗红色的液体,流了出来,瓶子“咕噜咕”的滚动着,最后“嗙”的一声落在了地上,碎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