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婆不知道我是大魔王 > 172 是那个贱妇让你来杀我的?

我的书架

172 是那个贱妇让你来杀我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螳冷冷的看着他,三角眼里,有一种怪异的光芒。

  就仿佛捕食的螳螂,在看着自己的猎物。

  “为什么?”金刀王又问了一声。

  “为了夫人。”

  “夫人?”金刀王惊怒交集:“是那个贱妇让你来杀我的?”

  他一口血喷出来:“我早知道,那个贱货嫁给我,心不甘情不愿,结婚六年,儿子五岁了,他在我面前还是一副高冷的样子,想不到她居然会对我下死手……”

  说到这里,他脸色突然一变,死死的看着唐螳:“不对,你为什么听她的,她给了你什么好处?难道是她陪你睡觉?”

  “不是。”唐螳摇了摇头。

  “那是什么?”金刀王几乎要吼出来了:“你说啊,为什么这样,有什么是她能给你,而我不能给你的?”

  他的愤怒,让唐螳似乎有些惭愧,他低垂下眼光,不过很快又抬起来,看着金刀王:“实话说吧,我来投你,其实就是因为她。”

  “你是为了她?”

  金刀王眼珠子陡然瞪了出来。

  这太意外了。

  他死死的看着唐螳的眼晴,仿佛要看到唐螳的心底去,看看他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

  “是。”唐螳眼光斜瞟着地面,不与他对视:“城主,你对我确实不错,但我来投你,只是因为她,我当时流浪到黄金城,在城外,看到她开车进城,红色的敝蓬跑车,白色的裙子,长发飞扬,戴着太阳镜的脸上,那种如远山冰雪一样的绝美高冷,一下就震撼到了我,我悄悄跟在她后面,一直跟到城中,看着她进了城主府,我无法再跟进去了。”

  他说到这里,停了一下:“曾经有一次,我陷身在沙漠里,渴了五六天,只能喝自己的尿,后来见到水,那种心情啊,无法形容。”

  他看着远处的天空,三角眼闪烁着光芒:“我看到她进了城主府,那一刻的心情,就跟沙漠中那次一样,只要能让我见到她,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他看着金刀王:“所以我毫不犹豫的投到了你手下,虽然那会儿,你其实地位不稳,在你所有的兄弟中,你的实力最多能占到前三,但我还是投了你,并坚定的帮你上位。”

  “你居然。”金刀王还是有些难以相信:“真的就是为了她,为了一个女人。”

  “是。”唐螳点头。

  他三角眼中那坚定的眼光,终于让金刀王彻底相信了他的话。

  “居然是为了一个女人。”金刀王怒极反笑:“这些年,我给你的女人还少吗?我那些兄弟的妻子小妾,即便是我收进房中的,你只要想玩,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啊,需要你这么做吗?”

  “那你会把她给我玩吗?”



  “那不可能。”金刀王断然摇头:“我虽然厌恶她的高冷,但无论如何,她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我可以不碰她,但我绝不允许别的男人碰她。”

  “那不就是了。”唐螳轻轻点头:“我对其她女人没有兴趣,我就只想要她,所以,只有杀了你,我才有机会得到她。”

  “可你即便杀了我,她也不会嫁给你啊?”金刀王怒叫:“那女人心高气傲,一般男人根本入不得她的眼,我虽然娶到了她,也是她父母逼迫,她自己不情愿,哪怕后来我成了黄金城之主,她对我也没多少热情,在床上就跟一条咸鱼一样,我睡了三晚就倒足了胃口,而你呢,你还只是我的亲卫统领,又生着一对螳螂一样的三角眼,身份,地位,长象,她哪一样看得上你?你凭什么能得到她?”

  “凭她是母亲,是你儿子金浩的亲生母亲。”唐螳三角眼里,闪烁着一种怪异的自信。

  金刀王没能理解:“你什么意思?”

  唐螳三角眼中光芒一闪:“你死了,照道理来说,应该是金浩继任城主之位,可是,三年前你没能把所有堂兄弟都杀光,甚至你同父异母的兄弟都还有几个在外面,你活着,没人敢跳反,但你死了,他们会不会跳出来呢?”

  金刀王猛然变了脸色,身子更跄了一下。

  这是用脚后跟都能想到的事情,只要他的死讯传回去,那些人一定会跳出来。

  他这一刻才想到,他死不是结束,而是一个开始,是他的兄弟们,还有族中那些野心家们,盛宴的开始。

  而对于他的儿子,他的妻子,以及上百的宠妾们,却是悲哀的开始。

  “而我是你的亲卫统领,这几年,凭着我的努力,借着你的信任,三千金刀卫大小头目,有一半以上是我信任的人。”唐螳冷冷的看着他:“我再把狼无忌的头带回去,借着为你复仇之名,几乎肯定可以把三千金刀卫抓在手里。”

  他右手做了一个抓握的动作:“而有三千金刀卫在手,我就是黄金城的定海神针,你的儿子,金浩,如果想上位,白牡丹就一定要求我。”

  他说着笑起来:“一个女人,也许会冷脸对着男人,但一个母亲,为了她的儿子,她一定会对我笑,而且在床上,我也一定会让她叫出来,你信不信?”

  金刀王想要摇头,却最终无力的跄了一下。

  他明白,唐螳说的是事实。

  白牡丹不愿意嫁给他,对他始终不冷不热,但儿子是她的宝,为了金浩,无论要她做什么,她都会做。

  而要让金浩上位,抓着三千金刀卫的唐螳,就是她惟一的靠山。

  她会对他笑,也会为他叫。

  这是肯定的。

  “呵呵。”金刀王仰天惨笑,越笑越大声:“居然是为了一个女人,居然,我打别人妹妹主意的时候,别人却在打我妻子的主意,好笑,太好笑了……”

  笑声中,他一口血喷出来,身子仰天栽倒。

  唐螳冷冷的看着他,削瘦的身子如捕猎的螳螂,一动不动。

  直到一个小时后,金刀王的尸身已经冷硬,他才从储物戒里拿出一艘云船,把金刀王的尸身抱上去,再把狼无忌的脑袋也拿上,祭起云船,先到巨骨族。

  在此之前,他当然先收了万和通宝,不过万和通宝有金刀王的禁制,他要用,还需要祭炼,这个不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