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婆不知道我是大魔王 > 163 最危险的时候过去了

我的书架

163 最危险的时候过去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果不打开不灭青莲疗伤,又不借灵力,那惟一的办法,只有放弃这具身体,让灵体另找一个舍去寄体。

  但就是因为在百灵圣母手底下连受了几次重伤,每一次重伤之后,疗伤,复原,他这具身体的抵抗力就大幅增强了。

  再然后,他又在狼无忌手底下受了一次伤,不但再一次增强了身体的抗力,也让劫体对神狼爪的爪力有所领悟。

  于是,昨天这一次的伤,虽然重,却并无新意,也就是熟门熟路。

  他身子变小,就落在大坪前一棵古树的一棵小树枝上,盘膝而坐,运起劫力,竭力疗伤。

  有好几次,劫力几乎要崩散,但最终,还是撑了过去。

  那时候,真的就如防洪的大堤,随时可能溃坝。

  但最终,洪水还是给挡住了,看似危若累卵的堤坝,终于是挺了下来。

  在百灵圣母做梦给他打屁股的时候,肖青枫的劫力终于运转一周天。

  最危险的时候过去了。

  当然,消耗也是有的,这一夜,肖青枫消耗了七块上品灵石,这都是龙谷介二戒指里的存货,每消耗一块,就少一块,剩下的已经不多了。

  劫体主要是练体,肖青枫本来是不想消耗灵石的,用劫力自己疗伤,也是对劫力的打磨,只要扛过去,劫力自然会增长。

  不过他也实在是没了办法,不吸收灵气,劫力完全摧不动,伤实在太重了。

  等劫力终于运转了一周天,肖青枫吁了口气,睁开眼晴。

  “这一关过去了。”肖青枫心中有一点淡淡的喜悦。

  他知道,熬过了这一关,劫力以后疗伤的能力,会大大增强。

  喜悦之间,却又眉头一皱,饿啊,肚中仿佛有火烧一样。

  昨夜全力摧动劫力疗伤,几乎把肚中的存货消耗得干干净净。

  劫体是练体,光灵石的灵气是补不起的,一定要消耗身体内的存货,当肚子里没有东西的时候,就会消耗原有的脂肪之类。

  他现在肚中全空了,几乎完全没了任何油水。

  “不行了。”肖青枫有一种饿疯了的感觉,也不管伤还没全好,立刻召来一只蝉,坐在蝉身上,让那只蝉直接飞进厨房里。

  这时天刚蒙蒙亮,厨师们已经起来了,在准备早餐。

  昨天是狼无忌五十大寿,准备了很多肉食,没有吃完,这时还剩了很多。

  肖青枫这会儿伤没有全好,也就没有现身出来,免得惊动狼无忌。

  他悄悄的把几大盆熟肉吸进戒指里,然后坐蝉飞出去,到城外一座林子里,这才现身出来,拿出食物一通猛吃。

  这一通吃,至少吃掉了一百多斤肉,还有十几斤面条,才勉强止住饥火。

  劫体少人练,这就是原因之一,一餐吃掉上百斤肉,那得多厚的家底才撑得住啊。

  当然,一般人练劫体,也不是肖青枫这么练,但练劫体苦累不说,消耗大,是事实。

  光吃饭还是小事,还需要药物的。

  不光劫体是这样,这个世界的金钟罩铁布衫一类功夫,也都是这样。

  每次锤打自己之后,要用药擦洗泡澡,这是外用的。

  还要内服,服丸子,或者服药酒,否则气血摧不开,不但无法长功,还有可能留下暗伤。

  穷文富武,这句话,是非常精僻的总结。

  没有钱,真的练不好功夫。

  肖青枫吃饱后,又泡了茶,这个麻烦点,要去金光塔里烧开水,茶叶倒是现成的,龙谷介二戒指里有,金梁戒指里还有极品茅尖。

  烧了水,喝了茶,肖青枫这才又盘膝坐下,再次运功疗伤。

  一坐又是一天,一直到天快黑了,伤势才彻底复原。

  看似花了一天多时间,其实已经是极其神速了,甚至可以说,换了其他人,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要这么说,虽然肖青枫没有打开不灭青莲,也没有从灵体中借力,但不灭青莲在他体内,灵体安坐神宫,终究是起了一定的作用的。

  否则,绝不可能这么快。

  当然,肖青枫也不去琢磨这些。

  他站起来,身子复原了,鼓劲,试着打了一拳。

  “嗯,拳劲又增加了,应该有两万五千斤力了。”

  他因此摇头:“还是太慢啊。”

  他这不是乔情,他是真的这么想。

  但如果是其他人,就要惊喜得跳起来了。

  受一次伤,增长一千斤拳劲,这是了不得的进步啊。

  只是大魔王眼界高,才会有更高的要求而已。

  这会儿,他又饿起来了。

  把早间剩下的肉食吃干净,还是不够。

  他下山,进了狼尾镇,找了家店子,吃了个饱,又叫了一杯茶,这才端着茶杯,晃晃荡荡上山来。

  神狼城里,狼无忌在和百灵圣母吃晚餐,百灵圣母紧张了一天,一直没有换下那身练功服,眼见天黑下去,她提着的心,也就慢慢的放松下来。

  “挨了大哥全力一击,即便不死,也绝不可能短期内复原。”她暗暗的想。

  因此看向狼无忌的眼光里,带着几丝自豪,几丝信任。

  有这样一个哥哥,真好。

  便在这时,突然有声浪远远传来:“老狼,出来打架。”

  “是他。”百灵圣母腾地站起来。

  起得太急,带倒了酒杯,酒水洒落,杯子滚了两下,从桌子上掉下来,在地下摔成碎片。

  她根本没去管,而是一脸惊骇的看向城外的方向。

  狼无忌同样愣了一下,狼脸上有着明显的惊愕。

  他为一方之雄,早期不算,在近几十年,这样的神情,已经绝少在他脸上看见了。

  “中气充沛,伤真的好了。”狼无忌似乎对自己的耳力失去了信心,他眼光看向百灵圣母。



  “应该是好了。”

  百灵圣母有过几次经验了,反而更能接受这个结果:“前几次都是这样。”

  “还真的打不死了。”狼无忌嘿的一声,站起来:“好小子,走,出去见识一下。”

  到城墙外,果然就看到了肖青枫,端着个茶杯,一副悠闲的样子。

  看到狼无忌兄妹出来,肖青枫把杯中茶一口喝干,又伸出二指,把茶叶捞到嘴里,杯子顺手一扔,嘴里嚼着茶叶,眼光就向狼无忌看过来:“老狼,再打一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