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给他倒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抓过一只鸡,一口撕下半边,拍了拍桌子,向旁边的侍女示意。

  狼无忌挥了挥手:“给他倒酒。”

  侍女拿了杯子来,倒酒。

  狼无忌先前站了起来,这时又坐下了,倒了杯酒,一面喝着,一面饶有兴致的看着肖青枫。

  百灵圣母也坐下了。

  她同样看着肖青枫,凤目中惊疑不定。

  “我这酒怎么样?”狼无忌问。

  “还行。”肖青枫嗯了一声:“有一种其它酒没有的香味。”

  狼无忌呵呵笑起来:“这是用我们这里独有的一种木薯酿出来的,名字一般,就叫木薯酒,但味道不错,喜欢的话,多喝两杯。”

  他说着举了举杯子,肖青枫便也举杯示意,一口喝干。

  “你叫肖青枫?练的哪一门的功夫?”狼无忌自己也喝了一口,问。

  “肖家拳。”有酒喝,肖青枫倒是不介意顺口聊几句。

  “肖家拳?”

  狼无忌凝眉,想了一下,转头看百灵圣母。

  百灵圣母同样摇头。

  她也没听说过什么肖家拳。

  “你会隐身术吗?”百灵圣母实在忍不住了,问。

  肖青枫看她一眼,摇头:“不会。”

  “那你为什么会突然消失?”百灵圣母追问。

  肖青枫眼光在她身上溜了一转,呵呵一笑,不说话。

  百灵圣母这会儿的打扮很时尚,上身是修身款的米色丝质半袖,下身是到膝盖上方的浅色百褶裙,紧崩的肉色丝袜配着红色的高跟鞋,把她的小腿修饰得更加修长。

  他不答,百灵圣母也没有办法,看一眼狼无忌。

  狼无忌微微摇头。

  他也确实看不出肖青枫的深浅,他是化婴四级,以他的眼光,别人很难在他面前隐藏修为。

  肖青枫似乎也完全没有隐藏的意思,就那么大大咧咧的坐在那里吃喝,根本没有运功。

  不运功,怎么隐藏。

  也就是说,他就真的只有归元级的功境。

  至于武功,那是看不出来的,要动手才知道。

  肖青枫吃得非常多,也吃得非常快,十多分钟时间,他吃下去一只烤羊,两只鸡,一大盆牛肉,一大碗红烧猪蹄。

  这胃口倒是没有惊到狼无忌,他也能吃,一餐十来斤肉,不在话下,他手下的魔狼卫,一餐也要一只羊。

  他只是看不出肖青枫的深浅。

  虽然有些练体练到极致的武者,确实仅凭肉体就可以对抗先天境的高手,但实话实说,狼无忌还真的没有见过。

  肖青枫吃饱了,站起来,对狼无忌道:“来吧。”

  他说着,径直往外走。

  “有意思。”

  狼无忌把杯中酒一口喝干,起身跟出去,百灵圣母也跟在后面。

  “这人功夫极怪,最诡异的是,一旦受伤,会突然消失。”

  百灵圣母凝音一线,送入狼无忌耳中。

  “你确信打伤了他。”狼无忌有点儿疑惑:“他这会儿完全不象受伤的样子啊。”

  “怪的就在这个地方。”百灵圣母秀眉微凝:“我前后几次打伤了他,他一受伤就隐身逃跑,过半天伤势就复原了,而且。”

  她微一犹豫:“而且我有一个感觉,他受伤一次,力气就会增长一分。”

  “什么?”狼无忌吃了一惊:“有这样的怪事?”

  “我也不能完全确定。”百灵圣母不敢肯定。

  “有意思。”狼无忌呵呵一笑,他对自己的功夫,深具自信,虽惊不惧。

  肖青枫到外面广场上,转身站定,百灵圣母跟着狼无忌也出来了。

  百灵圣母仔细观察肖青枫,发现一点不同。

  肖青枫与她交手,会先塞一个棒棒糖到嘴里,这会儿对上狼无忌,倒没有这个动作。

  她不了解大魔王,大魔王看不起女人,与女人交手,他往往不下死手,却喜欢捉弄调戏她们。

  狼无忌这种粗汉子就算了,打就打,没有调戏他的心情。

  “我再跟他打一场,你看着。”百灵圣母有些不甘心。

  “不必。”狼无忌止住了她:“我来。”

  他上前数步,抱拳一礼,这是把肖青枫当成可以尊重的对手了。

  肖青枫却没有还礼,生死博杀,还先行个礼,毛病。

  大魔王没这习惯。

  他身子往前一冲,一记冲拳,直击狼无忌面门。

  狼无忌狼眼瞪大。

  肖青枫这一拳平平无奇,但拳速之快,在狼无忌遇到对手中,至少能名列前三。

  “好。”

  狼无忌大赞一声,双手一抬,化掌为爪,手不但又大了一圈,而且化成了两只狼爪。

  指甲卷曲成钩,长达五寸以上,锋利若匕。

  这是神狼爪,是他安身立命的功夫,最高境界可以达到三身九影,就是幻化出三个身子,九只爪影,不过狼无忌现在只练到双身七影,却已是罕逢对手。

  即便是功力比他高的,哪怕是金身境坐忘境,对上他这狼爪,也得小心翼翼。

  给他这狼爪抓上,半尺厚的钢板也能洞穿。

  迎着肖青枫拳头,狼无忌一爪抓出。

  不过他只用了七分力。

  怦。

  拳爪相击,劲气飞炸。

  肖青枫蹬蹬蹬蹬蹬连退五步。

  狼无忌七分劲,比百灵圣母全力一击还要强半分。

  西北狼是打出来的名号,确实是名不虚传。

  “好。”肖青枫赞了一声。

  狼无忌越强,他就越开心。

  他是超级顽铁,就需要最高明的铁匠。

  “拳劲很强。”狼无忌同样暗赞一声。

  肖青枫猱身再进,再又一拳打出。

  狼无忌挥爪格挡,仍然只用七分劲。

  肖青枫再退,再进。

  瞬间交手十余招。

  其实招数一模一样。

  肖家拳本来就是硬开硬架的硬功夫,肖青枫甚至没用其它招式,就是直通通一式上步冲拳,在肖家拳,名为开山炮。

  而狼无忌同样没有变招,他就想摸摸肖青枫的底。



  这么十几招下来,让他有些皱眉,这什么打法呀,又不变招,就这么冲上来,打回去,又冲上来,跟傻小子一样。

  他并不知道,肖青枫并不是求输赢,而是在练劫体。

  他强劲的爪力,震荡肖青枫的筋骨肌肉,就如强力按摩,让肖青枫的劫力深入经络的最末端,让劫体一点点产生变化,一点点进步。

  肖青枫冲得兴高采烈,狼无忌就有些烦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