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婆不知道我是大魔王 > 137 这祖宗,还真是好胆

我的书架

137 这祖宗,还真是好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嫁给了男人,她男人无论往她嘴里塞什么都正常,别说是糖,更过份的,也只能听之任之。

  可问题是,这是在圣母宫的大殿之上啊,而且还是当着百灵圣母的面。

  这是对百灵圣母极端的挑衅。

  “完了。”程光气血上涌,只觉眼前一黑,差一点晕过去。

  后面的莫匀同样的暗暗叹气:“这祖宗,还真是好胆。”

  而阴化则紧皱眉头,身子微躬。

  肖青枫如此无礼挑衅,百灵圣母必然震怒,也肯定会牵连到程光,如果百灵圣母暴怒之下,连程光也要杀,那他就只好凭功夫冲出去。

  他只是供奉,说白了,就是百草堂的员工,他可没义务跟着程光一起死。

  而对肖青枫,他则是心中不屑:“无毛小儿,本事不大,胆子倒是不小。”

  他是武人,讲究的是硬实力,没有本事,只嘴上发狂的,在他眼里,全是垃圾。

  自己嘴里的棒棒糖给了程冰,肖青枫又取出一个棒棒糖,塞进嘴里,糖纸依旧是随手一扔,他这乱扔垃圾的行为,还真是改不掉了。

  不过大魔王也不会想到要改,他有他自己的一套,别人只能顺着他的套套来,要他去钻别人的套套,嘿嘿,那要看你的套子是不是足够坚固了。

  “很有个性,我很欣赏你们。”百灵圣母反是笑了。

  程光却是心中一寒,这话必须得是反着听啊。

  果然,百灵圣母笑声落音,眼光一冷:“那我就成全你们,给我押出去,把他们绑在一起,点一盏合欢灯。”

  程光一听,心血下沉,全身颤抖。

  有一种刑罚,名为点天灯,在人的肚脐眼里,挖一个洞,放一根灯芯,点燃。

  这灯火燃烧的,不是油,而是人的精血。

  象肖青枫这样的精壮汉子,足足可以烧七七四十九天,直点到油尽灯枯,才会死去。

  这过程中,生不如死,可以说是这世间最残酷的刑罚之一。

  而所谓合欢灯,则是男女绑一起后,共用一根灯芯,点的时间自然更长,受的痛苦也更久。

  程光知道这种刑罚,虽然他恼怒程冰不听话,但无论如何,是亲生的女儿,他终究不愿她受这样残酷的刑罚。

  他猛地叩下头去:“圣母明察,是这肖青枫勾引了冰冰,求圣母饶过冰冰啊,程光愿为圣母奉上一个亿,以求恕罪。”

  “一个亿。”百灵圣母冷笑一声:“念你心诚,到时可以给程冰收尸。”



  程光眼前一黑,脑袋撞在地板上,再无力抬起。

  狼雄挥手:“押出去。”

  “等一下。”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

  随声,一个年轻男子从侧门出来。

  这年轻男子二十不到的年纪,个子高大,足足超过两米,身子也极为横壮。

  他穿一身金色的袍子,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巨大的黄金长命锁,正是百灵圣母得天孕而生的儿子公器。

  百灵圣母本来一脸冰寒,看到公器,她脸上立刻漾起一个母亲独有的笑容,道:“器儿,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

  公器眼光在大殿中一扫,落到程冰脸上,眼光蓦地一亮:“她就是程冰吗?”

  他说着走过来,到近前,盯着程冰上上下下的看,口中啧啧有声:“腿长,腰细,胸大,这小嘴儿也性感,我喜欢。”

  他说着扭头,对百灵圣母道:“不要烧死她,我要收房。”

  “随你。”百灵圣母笑意盈盈,带着明显的宠溺。

  “这就是她的那个情人?”公器向肖青枫一指,迎上肖青枫眼光,肖青枫那完全没有表情的表情,让他愣了一下。

  一般人脸上,总会有点表情,但肖青枫却是完全没有表情,就仿佛一块石头。

  他这种无表情的表情,曾经剌激过很多人,尤其是对一些高傲的人。

  公器果然也一下就给剌激到了,嘎嘎一笑:“在我面前傲,很好,这人先也别点天灯了,也押到我房里去,我要当着他的面,玩他的情人,等听着他情人哭叫,我看他还傲不傲?”

  “你啊,总是这么无聊。”百灵圣母似乎是嗔怪,语气中其实是一种宠溺。

  “妈。”公器叫了一声。

  “行了。”百灵圣母挥手:“我随你怎么玩,我是管不了你了,再过两年,我送你去你舅舅那里,让你舅舅收拾你。”

  “我才不会怕舅舅。”公器叉着腰。

  百灵圣母就回他一声宠溺的笑意,旁边的灵姑也配合着发出笑声。

  另一边的黑煞也陪着笑,眼光却悄悄的落到百灵圣母身上。

  这是一个美丽的女人,也是一个高贵的女人。

  她这种高贵让人膜拜,更让人想要征服。

  这是一种致命的性感。

  不过,他只敢想一想,绝不敢付诸行动。

  灵姑却注意到了黑煞的眼光,她嘴角微微一撇,掠过一丝不屑的冷笑。

  下面的狼雄挥手:“把他们全押去少主房中。”

  “青枫,我是你的女人,我绝不会让别人玷污我的身子。”程冰看着肖青枫,惨然一笑:“我先走一步,来生再见。”

  说话间,她戒指中青光一闪,青光中,显出一个木人,那木人手中执一柄大斧,照着程冰脑袋,一斧劈下。

  昨夜程光给了她清风散的解药,不过缚龙索没解,灵脉被封,她手脚无力,但她戒指中有醒木令,收得有成灵的木精,这会儿自己发不出来,却可以用醒木令命令木精。

  她宁可死,绝不受辱。

  木精突然出来,公器往后一跳,旁边人更来不及阻止。

  眼见一柄大斧劈到程冰头顶,绝代佳人,立时就要香消玉殒。

  便在这时,肖青枫突然伸手,随手一架,木精的大斧劈在他胳膊上,发出扑的一声闷响,却劈不进去。

  程冰一愣,眼晴猛地一亮:“青枫。”

  “嗯。”肖青枫点点头:“把木人收了。”

  说话间,腰间灵光一闪,腰间的缚龙索不见了,他再又一伸手,去程冰腰间一摸,程冰腰间的缚龙索也不见了。

  昨夜肖青枫以一夜时间,运劫力慢慢的消解了清风散,但直到程冰放出木精,他仍然没能解开缚龙索。

  本来他想慢慢来,顺便煅炼劫体,但程冰即将自杀,没办法了,只好打开不灭青莲,让自己的灵体收了缚龙索,又把程冰腰间的缚龙索也收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