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缚龙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程冰以为他生气了,紧紧的抓着他的手,带着他往外走。

  肖青枫不吱声,一是无所谓,他女人实在太多,每一个都是这种态度,真的已经无法触动他了。

  另一个原因是,他在试着用劫力化解清风散。

  百草堂这秘制的清风散,不是毒药,胜似毒药,极为难缠,渗入经脉中,特别难以化解。

  白煞的白茅气极毒,但毒性简单,虽然猛烈,只要强力抵挡就行,肖青枫以二级劫力配合灵石相助,很快就化解了,而百草堂这个清风散,却给他一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

  就如拨丝,重了就断,轻了又拨不动,只能不急不徐,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拨。

  当然,他若打开不灭青莲,瞬间就可以扫清,但那毫无意义。

  他需要的是劫体,把劫体练到五级,他才可以去大小修罗天,然后才可以借大小修罗天的灵力,练灵体。

  而无论是白茅气,还是清风散,对劫体来说,都是一个煅炼的过程,在这样的煅炼中,他才能让劫体一点点的进步,一步步的升级。

  就如小孩子,每一次摔倒爬起,都是一个长大的过程。

  如果大人每次都去帮他,他将永远长不大,即便长大了进了社会,也是个废物。

  到外屋,屋中站着两个男子。

  两人都是五十来岁年纪,前面一个稍矮一点,圆脸,有些胖,一眼看过去,就是那种商场上的人。

  后面一个,高,瘦,眼光冷悍,尤其是肖青枫出来的时候,他眼光在肖青枫脸上一扫,就好象寒风扫过。

  这是个高手。

  前面的,就是程冰的爸爸程光,百草堂这一代的话事人,总经理。

  后面那个,名叫阴化,是百草堂的武供奉,也是百草堂第一高手,抱丹八级,比汪虎还高两级,已经不是半步先天,而是即将跨入先天境。

  当然,这个即将,也许是永远,后天入先天,从来没有那么容易,绝大部份的武者或者修真者,一直卡在这一关,到死都迈不过去。

  “爸。”

  见了程光,程冰叫了一声。

  “不要叫我。”程光满脸怒意,喝道:“锁了。”

  阴化站在他侧后,听到他喝声,阴化跨前一步,手一扬,手上甩出绳子。

  那绳子出手时,只有六七寸长短,但离手就变长,上面灵光闪烁,明显不是普通的绳子,而是一件灵物。

  这是阴化的法器,缚龙索,自称可以缚龙。

  当然,缚龙是他自己吹牛,不过用来锁人,却是相当好用。

  他甩出的不是一根缚龙索,而是两根,一根飞向程冰,另一根飞向肖青枫。

  方位是两人的腰,一闪即至,随即灵光一闪,紧紧的缠在了两人的腰上。

  缚龙索跟普通的绳子不同,普通的绳子要绑住人的手脚,才能束缚人。

  但缚龙索是带灵力的,是以灵力闭锁人的经脉,所以绑的不是手脚,而是绑在腰上,却能让人的灵力无法运转。

  程冰不敢躲闪,只一脸哀求的叫:“爸。”

  肖青枫则没有躲闪,他无所谓啊,无论是什么,来就是了,如果能起到煅炼劫体的作用,那就多玩一会儿,如果测试发现没作用,那就少玩一会儿。

  当然,这会儿他其实也躲不开,因为他本来就中了清风散,还没有排除干净呢。

  所以看着缚龙索飞过来,他一动不动,任由它圈在腰上。

  感觉缚龙索灵力侵入锁紧,封死了经脉的运行,他倒是来了点兴致:“有点意思,但如果没有清风散,别人功力还在,也不可能轻易给他锁上吧,所以这两个要搭配着用?”

  这时莫匀闻声而来,看到程光,他又惊又喜:“姐夫,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行吗?”程光盛怒未熄:“你们把天捅塌了知不知道,居然敢大闹圣母宫,居然还敢杀了白煞,打杀银狼,天老爷啊,你知道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啊?你们何不直接杀了我完事。”

  面对他的怒火,莫匀不敢接腔。

  程冰叫道:“是我自己闯的祸,我自己承担。”

  “你闭嘴。”程光怒叫:“你怎么承担,说,你怎么承担。”

  “我一人做事一人挡。”程冰倔犟的道:“最多我把命赔给百灵圣母,还要怎么样?”

  “你。”程冰光怒极,扬手要打。

  “姐夫。”莫匀慌忙拦住:“你看在冰冰母亲死得早,就原谅她这一遭吧。”

  “我原谅她容易,要百灵圣母原谅我们才难啊。”程光气得全身发抖。

  “百灵圣母回来了吗?”莫匀语气中带着惊惧。

  “回来了。”程光道:“我先前求了人,勉强打通了百灵圣母的电话,她答应我,明天允许我去圣母宫,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那……”莫匀想了想:“百灵圣母会原谅冰冰吗?”

  “我不知道。”程光恼怒中带着疑惧:“我管不着她了,她自己不是说了吗?最多赔上一命,那就如她所愿,无论百灵圣母怎么对她,我都管不着,我只求百灵圣母能放过百草堂,即便绝了十万大山这条路,至少不要冲击在南头的本部,否则我程光就是程家的罪人。”

  “百灵圣母应该不会做得这么绝吧。”莫匀有些犹疑。

  “居然大闹圣母宫,把白煞都杀了,百灵圣母下手再狠,也是理所当然。”程光怒哼一声,瞪一眼程冰,道:“带她回房,看好这小子,绝对不要让他跑了,否则百灵圣母那里没法子解释。”

  阴化应道:“我亲自看守他。”

  程光哼了一声,转身出屋。

  莫匀对程冰道:“冰冰,走吧。”

  程冰心中悲苦,道:“细舅舅,让我跟他呆在一起,好不好?”

  “唉。”莫匀叹了口气,摇摇头:“你别让爸再生气了,跟我回屋吧。”

  伸手拉着程冰的手,程冰体内清风散的毒性未消,又给缚龙索闭闭了经脉,一点抗力也没有,只能任由莫匀牵着她手往外走。

  她转头看着肖青枫,眼光坚定:“青枫,对不起,无论如何,我与你同生共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