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婆不知道我是大魔王 > 97 姐夫,你怎么这么神啊

我的书架

97 姐夫,你怎么这么神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很奇怪吗?”肖青枫瞟她一眼,小美人惊喜中瞪大眼珠的样子,有点儿异样的呆萌。

  “姐夫,你太神了。”吕昔几乎有些语无伦次了:“姐夫,你怎么这么神啊?”

  “多吃棒棒糖。”

  “多吃棒棒糖?”吕昔迷茫。

  “对。”说着,肖青枫又塞了一个棒棒糖给他。

  吕昔真就剥了棒棒糖塞进嘴里,她突然觉得,肖青枫给她的棒棒糖,味道很独特。

  肖青枫把车开到前门街,丁曼灵魂引路,绕到后面的巷子里,到一幢院子前面停住。

  丁曼灵魂飘进去,随即出来,叫道:“上仙,于皮匠在家,他又在拿人皮做鞋。”

  肖青枫下车,吕昔跟着下车,道:“姐夫,是这里吗?”

  “嗯。”肖青枫点头。

  院门是关着的,门上贴着一张纸:招租,精装单间,家俱电器齐全,只招高雅单身女性,房价从优。

  丁曼道:“这人就是这样,专招单身女子,挑合适的,让她们用身子抵房租,等把情况都摸熟了,一般是外地女子,在这边没什么亲朋的,他就下杀手,剥皮做鞋,这人完全就是个变态。”

  “嗯。”肖青枫点点头:“外地女子,又是做夜总会这一行的,流动性大,即便死了,也没人问,他倒是会挑。”

  “什么?”吕昔问。

  “哦,没事。”

  肖青枫这话属于自言自语,也不解释,抬脚,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

  进去是一个院子,屋椽下,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汉子正在做鞋,身前一台小小的踩踏式缝纫机,身上系着皮制围裙。

  “他就是于皮匠。”丁曼叫。

  于皮匠听到响动,转过头来,看到肖青枫吕昔,眉头就竖起来,一脸怒意:“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踹门?”

  “我是剥皮人,专来剥你的皮。”

  肖青枫走过去。

  于皮匠一听这话不对,腾地站起来,手上皮刀一扬,一刀就向肖青枫脖子划过来。

  刀上黑光闪动,刀刃划破空气,带着剌耳的异啸。

  这人竟是个好手,功境已入透骨境。

  透骨境不高,但他这一刀,快得异乎寻常,而且角度极为诡异,是真正的用刀高手。

  肖青枫估计,如果是猝不及防之下,功境比他高两三级的人,也有可能中他的招。

  即便是肖青枫,都几乎有些反应不过来,实在是太快了。

  肖青枫索性就不躲不闪,任由于皮匠这一刀划在他脖子上。

  而且肖青枫不借灵力。

  他要煅炼劫体。

  劫体为什么给称为笨功夫苦功夫,就是因为,要象打铁一样,不停的锤炼,不但要内练一口气,还要外练筋骨皮。

  不停的打斗,最好是不断的受伤,然后恢复,再又受伤,再又恢复,就在这种反复的受伤复原之中,劫体才能慢慢的进步。

  这样的炼法,你说笨不笨,不停的受伤,你说苦不苦?

  所以练劫体的人极少,即便有练的,能练成的也不多,尤其是越到后面,进步越难,甚至是简单的受伤都不行了,要经过几道生死关。

  可以说,这真是最笨的功法,也是最苦的功法。

  肖青枫是实在没了办法,这个世界灵气实在太弱,他才选的这个功法。

  即然选了,那就锤打吧。

  但是,让他失望的是,于皮匠这一刀,并没能划破他的表皮,虽然有一点痛感,但真的没有破皮。

  锤练劫体,最好是受伤,可肖青枫没办法,他还吞了铁甲虫的内丹,有了铁甲虫的基因,无论是小鬼的刀,还是于皮匠的刀,都根本划不开他经铁甲虫妖丹改造后的二级劫体的表皮。

  这就没办法了。

  实话说,肖青枫甚至都有些失望了。

  他要练劫体啊,要受伤才好,可对手太不给力,失望。

  于皮匠一刀没能划开肖青枫脖子,却是大惊失色。

  但他刀法诡异娴熟,尤其速度快得异乎寻常,一刀无功,他手腕展动,瞬间就在肖青枫身上划了数十刀。

  咽喉,胸膛,腋下,甚至划到了胯间。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你妹。”

  肖青枫纵容他划,也想试试,自己这二级劫体,哪里有弱点,所以也不阻挡,直到于皮匠一刀划向他胯下,他这才出手,也不拦于皮匠的刀,而是食中二指一并,一指戳在于皮匠太阳穴上。

  于皮匠刀法进攻性极强,但自身的防御能力,可就一般了,给肖青枫一戳,啊的一声,翻身就倒,竟然晕了过去。

  肖青枫伸脚,一脚踩在于皮匠手腕上。

  “啊。”于皮匠一声痛叫,醒过来,腕骨给肖青枫踩碎了。

  他是江湖人,心性狠厉,翻身坐起,捧着手腕,恶狠狠盯着肖青枫道:“技不如人,无话可说,你是条子还是多管闲事,能报个名吗?”

  “我是警察,重案司的。”肖青枫亮了一下证件:“肖青枫。”

  “哪一派的?”

  “铁剑门。”

  铁剑门是宿主父亲肖亮的师门,不过肖亮其实没有正式入门,跟郭义一样,只能算是外门弟子,原宿主练的功夫里,大多是肖家祖传的,就是肖家拳,没有名目。

  “西凉铁剑门?”于皮匠眉头一凝:“没听说铁剑门有你这种横练功夫啊?”

  他对自己的刀技极为自信,哪怕是先天境高手,只要给他的刀近了身,他都能瞬间给大卸八块。

  但他在肖青枫身上划了几十刀,居然表皮都划不开,这就太不可思议了。

  “你不知道,不等于不存在。”

  肖青枫拿出手铐:“是铐上,还是我给你双手都踩碎了?”

  “我认栽。”于皮匠伸手。

  他是江湖人,输在肖青枫手上,也心服口服,所以并不抵赖,铐上后,直接就招了。

  前前后后,他杀了近二十个女子,全都剥了皮,大部份做成了皮鞋,少部份收在地下室里。

  这些女子的尸体,则给他埋在后院,做了菜肥。

  他自己种菜,自己吃,偶尔还送给邻居,邻居还都说他是好人。

  肖青枫无动于衷,大魔王什么没见过。

  但吕昔就不行了,看到那些菜,不由得毛骨怵然,人肥种出来的啊,想着那些吃菜的人,她差点儿就吐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