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刷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原宿主对阳冬映象不好,也是这个原因,这女人嘴上极为刻薄,只要见了面,明里暗里,总要嘲讽几句。

  郭郁青其实也听到了,她只是皱了一下眉头,自她嫁给肖青枫,这样的议论听多了,没办法的事情。

  她心里因此更烦躁,看一眼背后的肖青枫,暗想:“先别叫他来好了,但回去妈妈又要问,哎,烦死了。”

  上楼,郭郁青眼光给里面的珠宝吸引了。

  女孩子嘛,对亮闪闪的东西,总是无能抵抗的。

  那服务员看她长得漂亮,气质也时尚新潮,然后背后还带着一个高大壮实一脸严肃全无表情的象保镖的男子,以为她是哪家的小姐太太,很是奉承,捧了一只很贵的镯子出来。

  “这是满绿的玻璃种,一块整翠就只能掏这么一只,小姐皮肤好,戴这个,特别配你。”

  服务生色灿莲花,郭郁青也眼光发亮,拿过来在手上对比。

  这时过来一个小男孩,大约五六岁的样子,他走到郭郁青面前,手突然一松,手中竟然弹出一条花花绿绿的蛇来。

  “呀。”

  郭郁青全无防备,惊叫一声,手一松,镯子落地,摔成了三截。

  “摔断了?”郭郁青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那小男孩发现闯了祸,转身就跑,他手里的其实不是蛇,是一个蛇形玩具,平时叠放着,突然弹出来吓人。

  这纯粹是熊孩子的恶作剧,真要怪他,也怪不上。

  服务生也吓坏了,结结巴巴的道:“摔断了,要……要照价赔……赔偿。”

  “多少钱?”郭郁青问。

  “三百九十八万。”

  “多少?”郭郁青吓一跳。

  “三百九十八万。”服务生拿出标价单:“这是进口的满翠镯子,这是价格单,小姐你看。”

  郭郁青看着标价单上那个数字,眼前一阵发晕。

  她这些年,就存了五万多块钱,家里可能有一点,但存得也不多,三百九十八万,无论如何是赔不起的。

  “我……我……”她我了两声,却说不下去了。

  “摔了,唷,这镯子可贵。”

  背后响起阳冬的声音,她挽着那男子也上来了,看到这一幕,凑过来,好象是惋惜,眼中其实满满的都是幸灾乐祸。

  她过来看了一下价格单,惊叫起来:“四百万啊,啊唷唷,这下糟了,青青你工资多少钱一月啊,有一万没有,这可有得赔了,对了,妹夫也在,妹夫好象也有工作吧,上次说是哪儿来着,停尸房,唷,那工作应该来钱,也许赔得起。”

  她幸灾乐祸声中,店老板过来了,问了一下,他态度倒还不错,道:“这位小姐,情况我清楚了,不能全怪你,是那个小孩子让你受惊,我们店方也有责任,但是呢,你是一个大人,也有一定的责任,所以,我的意见是,一家一半,你赔一半,再打个折,赔一百八十万,我再送你件小礼物,你看可不可以。”

  这是个会做生意的人,提出的方案合情合理。

  可问题是,哪怕一百八十万,郭郁青也是绝对赔不起的。

  “我……我……”郭郁青胀红了脸:“我没有那么多钱。”

  “那怎么办?”店老板皱起眉头:“如果你完全不赔的话,我也许只能报警了,然后走法律程序。”

  “报警,哈。”阳冬哈的一声笑:“她自己就是警察。”

  “原来还是一位警官啊。”

  店老板上下看一眼郭郁青,道:“这位警官,我尊重你的职业,再给你减三十万,但至少一百五十万是要赔的。”

  “我……”郭郁青说不出话来。

  一百五十万,她也赔不起啊。

  “我可以替她赔。”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郭郁青回头,是阳冬挽着的那个男人,不过她不认识,阳冬为人风流,经常周旋于各公子哥之间,这也不知是她换的第多少个了,郭郁青实在是认不全。

  这人上前,对店老板道:“我是王惠民,桥头王家的。”

  店老板眼光一亮:“金桥王家。”

  “嗯。”王惠民下巴微抬,一脸傲慢。

  “久仰。”店老板立马堆下笑脸去:“王家金桥鞋业,名动四海,即然有王公子出面,一切好说。”

  “嗯。”王惠民再又一点头,转眼看向郭郁青。

  他眼光从郭郁青的脸,落到她的胸,再从胸前落下去,滑过她的腰,大长腿,再又回上来。

  郭郁青出门换下了警服,这会儿上身是一件白色收腰的半袖,下身一条浅黄色齐膝窄裙,配了肉丝,再加上鱼口高跟凉鞋,把她的身材衬得极为傲人。

  这一刻的她,就如一朵盛开的鲜花,而王惠民的眼光,就仿佛那即将要摘花的人,充满了贪滥。

  “但是呢。”王惠民眼光回上来:“郭小姐,我可以帮你赔,但你也要陪,嗯,一百五十万,你就陪我三十天好了,一天五万,怎么样,这个价可以吧。”

  “你。”郭郁青脸上一怒。

  “哎。”王惠民竖起一根指头:“别发脾气啊,我王家是生意人,做生意讲究一个你情我愿,和气生财,你如果不愿意,那没关系,当我没说就行。”

  这时阳冬插嘴了:“青青,我看你还是答应的好,这生意做得过啊,一晚上五万,南头最头牌的小姐,一晚上也不过就是这个价呢。”

  这是把郭郁青当小姐了,郭郁青更怒:“阳冬。”

  “哎。”阳冬跟王惠民一个口气:“你别冲我发脾气,我是为你好,这一百五十万,你是无论如何要赔的,女人嘛,自己赔不起,那就找男人罗,这没什么丢人的,王公子肯替你赔,那是看得起你,要不你另找个男人替你赔,哦,我差点忘了,你还有个傻男人呢,那啥,妹夫,别玩游戏了,你女人闯祸了,要你赔钱呢。”

  肖青枫手中一直拿着手机在玩,最近他迷游戏,游戏真是个好东西,尤其是在女人逛街的时候。

  听到阳冬的话,肖青枫哦了一声,头还是没从手机上抬起来,只分出一只手,从上衣的兜里拿出一张卡来,随手往前递:“刷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