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婆不知道我是大魔王 > 64 姐夫破案,当然有他自己的法门

我的书架

64 姐夫破案,当然有他自己的法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并不知道,大魔王不是有病,而是腹黑。

  傻子的人设,让他觉得蛮好玩的,让别人都当他傻子,他却反过来把别人看成傻子,一个人抱着胳膊,在肚子里偷笑。

  大魔王以前在大魔天,也经常这么玩,扮猪吃虎,搞恶作剧,等别人醒过神来破口大骂,他就在那里打着哈哈笑。

  典型的黑肚子。

  吕昔带着肖青枫出去,没一个小时,回来了。

  课里杨大个要笑不笑的问:“怎么样,教傻子学车,感觉如何。”

  “爽。”

  吕昔把一大杯凉水一口气灌了下去,长长的吁了口气,纤指向课里的人一指:“我不是说谁,我是说,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垃圾,在学车这一点上。”

  “切。”

  “小丫头片子,知道你哥有多长吗?”

  “这丫头别是给气傻了吧。”

  “哼。”吕昔双手叉腰,一脸傲娇:“二十分钟,学会开车,所有程序,看一遍就会,你们谁行?谁?”

  “你就吹吧。”杨大个是岩鹰的徒弟,一课里,最不服气郭郁青的就是他。

  而因为肖青枫打断了岩鹰的手,他也最恼火肖青枫,吕昔吹肖青枫,他当然不信。

  “不信你们自己看,哦,回来了。”

  她的叫声中,肖青枫把警车开进了院子里,一个漂亮的漂移,简洁利落的把车子停进了停车位。

  “漂移,你们看到了没有?”吕昔兴奋得尖叫:“谁,有谁,学车第一天,就可以玩漂移的?”

  课里的人都是眼睁睁看着肖青枫把车停好的,那一把漂移,虽然称不上有多惊艳,但确实还不错。

  关健是,他今天第一天学车啊。

  “谁知道呢。”杨大个不服气:“也许他早就会了。”

  “就是。”

  “也不一定,我儿子五岁,也能开车了,脚短够不着,加条塑料凳子,不是说傻子有七岁的智力吗?比我儿子还大两岁呢。”

  “就是,小孩子学这些东西,反而比大人快,因为他们没脑子,根本不知道怕。”

  “哼,你们就使劲黑吧。”吕昔恼了,小鼻子一翘:“反正姐夫绝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种傻子。”

  这时郭郁青从楼上下来了:“别闹了,有案子,行动。”

  刑侦是纪律单位,一声行动,所有人立刻跳了起来。

  肖青枫这会儿把车头盖打开了,正对着手机琢磨呢,吕昔跑出来:“姐夫,怎么了,车出问题了?”

  “没有。”肖青枫摇头:“我就看看。”

  今天学会了开车,他对车子又感兴趣了,对着手机,搜索资料,研究琢磨里面的内部结构。

  “先别看了,有案子。”

  “哦。”肖青枫合上车前盖,吕昔自动坐到副驾驶位,道:“姐夫,你来开。”

  “行。”

  肖青枫刚上手,正是兴致盎然,上车,发动车子,跟在车队后面。

  到凶案发生地,是一幢平房,屋主是渔民,出海打鱼,三天后回来,发现他老婆赤身裸体死在床上,就报了警。

  法医检查了一下尸体,跟郭郁青汇报:“是给掐死的,死前受过性侵,已提取体液。”

  杨大个给出初步分析:“门窗没有破坏的痕迹,邻居也没到呼救打斗的声音,可能是熟人作案。”

  他是岩鹰的大弟子,刑侦方面,确实有一手。

  郭郁青相对就要差一点,听了杨大个的分析,她问:“你认为可以从熟人入手?”

  “是的。”杨大个点头:“摸清周边邻居,需要的情况下,以提取的体液做DNA对比。”

  其他刑侦人员也都赞同杨大个的看法。

  但杨大个这会儿却突然转头,问肖青枫:“对了,肖侦察员,你连破三案,可是神探啊,你有什么高见?”

  说是有什么高见,嘴角边其实挂着一丝冷笑。

  其他刑侦人员也都看着肖青枫,有好奇的,但更多是看笑话的眼光。

  肖青枫本来站在一边,天热,人死了三四天,臭了。

  听到杨大个的问话,他也不搭理,只打开阴阳定魂眼,一眼就看到了尸体边上哭泣的女子。

  “闻香,你知道害死你的人是谁吗?”肖青枫问。

  闻香是死者的名字,她丈夫报案说了的。

  他是以秘术问的,除了死者灵魂,旁边人听不到。

  闻香听到肖青枫的话,转头一看,看到肖青枫三只眼晴,尤其额头上那只眼晴神光闪闪,立刻就跪下了,哭叫道:“神君在上,小女子冤枉啊,害死我的,是一个收长头发的。”

  “收长头发的?”肖青枫问。

  “是。”闻香道:“那天那个收头发的来,我想把头发卖给他,让他进屋,他说要自己剪,说长度够,才卖得起钱,我让他剪,结果他突然掐着我脖子,强奸了我,还把我掐死了。”

  就在这时,外面一个电音喇叭喊:“收长头发……龟胶……鸡内金……。”

  “就是他。”闻香听到声音,一下激动了。

  “你跟我来。”

  肖青枫灵力一抬,把闻香灵魂招进法阵中。

  杨大个见肖青枫不应声,可就冷笑了:“怎么着,肖侦察员不肯发表你的高见吗?”

  “不会是祖传秘诀吧。”

  “传子不传女。”

  “那老婆传不传?”

  其他刑侦人员群起嘲讽。

  郭郁青在一课,一直没有树立起威信。

  一是她专业能力确实一般,女人搞刑侦,本就少见,然后还要当领导,一班糙汉子们自然不服。

  另一个,则要怪在肖青枫身上,隔三岔五的,就给一傻子扛在肩头打屁股,这威信能树得起来才是个怪哦。

  加上还有岩鹰的因素,所以一课的刑侦人员敢当着她的面嘲讽肖青枫,郭郁青一张俏脸红了白,白了红,却没有什么办法。

  人家不服她,未必还压服啊?

  一个给傻子扛肩头打屁股的女人,你拿什么压服人家啊。

  倒是吕昔不服气,胀红了脸叫道:“姐夫破案,当然有他自己的法门。”

  “唷,还真是有秘诀啊。”杨大个嘿嘿冷笑:“看来我们这一次,又要期待肖神探大显身手了。”

  “我现场破案。”肖青枫说着,眼光淡淡的看着杨大个:“敢打赌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