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婆不知道我是大魔王 > 24:不是故意要偷窥

我的书架

24:不是故意要偷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女子一手放在胸前,捏一个手印,另一手放在腿上,同样捏一个手印。

  女子胸前的指间,捏着一个东西,闪闪的放出灵光。

  肖青枫感应到的灵气,就是这东西放出来的。

  肖青枫细看一眼,那东西有手指粗细,七八寸长短,乌沉沉的,好象一截枯木。

  可能是什么灵根,而且灵气不弱,相比于肖青枫上次从林求之那里得到的那块灵石,这灵根的灵气,至少要强十倍都不止。

  不过不管是什么吧,也不管灵气强还是弱的,即然是别人手中的东西,那就没办法了。

  大魔王自有他的骄傲,别人不讲理,他更不讲理,但如果别人不惹他,他倒也不至于无事生非,去抢别人的东西。

  跌份。

  肖青枫刚要掉头游开,那女子突然睁开眼晴。

  四目相对,那女子眼中射出怒意,胸前的手急收,掩着胸脯,嘴一张,吸了口水,一喷,那水竟然凝成一根冰箭,向肖青枫疾射过来。

  肖青枫知道这女子误会了,他也不好解释,屈指一弹,把射到胸前的冰箭弹碎,掉头游走。

  他出水,穿上衣服,摇头一笑,刚要离开,潭水忽地沸腾,一个水浪高高涌起,大约有四五米,凝成莲花之形。

  水浪顶上,站着先那个女子,这会儿倒是穿上衣服了。

  这女子大约也就是二十来岁年纪,瓜子脸,极美,就是眼光极冷,更带着怒意。

  她手中有一张弓,她拉开弓,一箭就向肖青枫射来。

  这一箭相比先前的水箭,威力至少大了十倍不止。

  “她这弓还可以。”

  肖青枫暗暗点头。

  但即便强了十倍,在肖青枫眼里看来,也不过如此。

  他跟先前一样,屈指一弹,把射到胸前的水箭弹碎,转身就走。

  如果换了其他人,要解释一下,自己是感应到灵气,下潭底寻找灵物,不是故意要偷窥。

  但大魔王有他自己的骄傲,他素来话就不多,解释这种事情,一般是不屑为的。

  你懂就懂,不懂就拉倒。

  要干就来,打服你为止。

  不过眼前是个女子,肖青枫倒不止于就此去把她打一顿,离开就行了。

  潭中女子一箭不中,次箭又至,开弓如电,瞬时间连射七箭。

  “这箭术勉强还行。”肖青枫暗暗点头,他也懒得弹了,甚至不回身。

  潭中女子箭法极精,每一箭都是射他的后脑,肖青枫气机感应,每每箭到脑后,他才微一偏头,箭就射空了。

  潭中女子七箭射完,肖青枫已转过山头,消失了。

  错开潭中女子眼晴,肖青枫随手指一只草蝗,身子缩小,跳到草蝗背上,草蝗展翅飞了起来。

  别小看蝗虫,飞行能力极强的。

  潭中女子急追出来,但肖青枫的身子居然能缩小,这完全出乎潭中女子的意料,她持着弓,四下一搜,没有搜到肖青枫。

  潭中女子不甘心,随手取一道符,往空中一丢,那符化一只巨鹰,潭中女子往巨鹰上一跳,巨鹰飞起来,在空中搜索。

  “这女人可以啊。”

  肖青枫暗叫:“功力不过尔尔,居然有灵符在身,而且手上好象还有储物戒,先前那灵根也不错,手中弓也可以,宝物很多啊,看来是个富家女,或者是什么名师之徒。”

  再想到先前一眼看到的景象,暗笑:“身材也很有料,嗯,练弓的女子,别的不说,这方面发育得好。”

  潭中女子给看了身子,激怒欲狂,但她坐着巨鹰在空中搜了好几圈,却始终搜不到肖青枫。

  她无论如何想不到,肖青枫居然可以把身子缩小,而且还能控制一只草蝗飞行。

  如果肖青枫是以灵力施展遁术之类飞行,她都感应得到,但肖青枫灵体给不灭青莲包裹,灵气不泄,只借着草蝗飞行,她就完全感应不到了。

  肖青枫骑着草蝗,在山中转了半天,没什么收获,有些泄气了,就出山来。

  吃了中饭,他想:“这丹经上的药物,很难找,即便是碰到了,我一时半会也不认识,要不干脆去买点儿吧。”

  他上网搜索,搜到了两家卖灵药的店子,一家在南头,叫百草堂,一家在北头,叫神农阁。

  神农阁比百草堂要大得多,因为北头比南头要大得多,南头本就是北头人过江开埠发展起来的,现在有三百多万人口,而北头却有一千一百多万人,差不多四倍,各种大店老店,也自然是北头的强。

  不过肖青枫这会儿不可能先去北头,还在试手呢,先弄点儿药,炼两炉丹试试再说。

  他骑了摩托车,找到百草堂。

  百草堂分为三层,外观跟一般的药铺相差不大,它本来也就是卖药的。

  里面一排柜台,有两个药师,旁边单独有一个柜子,后面坐着一个胡子半白的老者。

  肖青枫预先抄了一张丹方。

  他本来是想先从五大丹入手,后来一想,换了个方子,抄了另外几种丹方的药。

  他把丹方递给老者,道:“老先生,帮忙看看,这几味药你们有吗?”

  老者接过丹方,一看,抬头就扫了他一眼,道:“这里面的飞星草,黑胎根,我们店里没有,其它这几味,三十年的,五十年的有,百年以上的,只有续断有。”

  “三五十年哪里够。”肖青枫失望摇头。

  灵药难寻,就只能从年头上入手,即便不是灵药,有得个百年以上,那也勉强可用。

  可这店里居然只有三五十年的,那基本是不能用的,药力太差。

  “百年之药,都要入深山,深山中多妖兽,难挖啊。”老者摇头。

  这话倒也有理,肖青枫想了想,道:“那也行吧,你捡着有的那几味药,年头最久的,给我各来三份。”

  其实抓药应该是副,一副两副三副,肖青枫不懂这些,就按份量来了。

  “好咧,我给你算一下。”

  老者把药钱算了一下,道:“三十八万七千二,尊客第一次来,算你优惠,给三十八万就好。”

  这药钱可不便宜,原宿主一月的工资,也不过就是三千多块,郭郁青正经工资八千多,乱七八糟加起来,平均也就是一万出头,郭义则只有六千多。

  当然,也是因为这些药物稀少珍贵,对身体作用大,如果是平常的药物,便宜的也不过几块钱一副而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