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不灭青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多谢投票的朋友们,继续求票。

  ……

  肖青枫的灵体,给不灭青莲包着,而不灭青莲平时是不打开的,气机透不出来,别人在他身上,就只能看到原宿主的境界。

  原宿主什么境界,归元五级,跟大龙比,还差两级呢。

  至于大龙高两级还输给了肖青枫,这也不稀奇。

  境界是境界,武功是武功。

  武功练得好,完全可以越级杀的,归元境打爆抱丹境,也不是什么特别稀奇的事情,尤其用兵器或者灵器,后天甚至有可能干掉先天。

  生死搏杀,虽然境界很重要,但绝不是境界高就一定赢的,否则大家不要打了,各自亮亮实力,就可以收工回家了。

  陆成相信,肖青枫打败大龙,是他的武功高。

  但陆成对自己的武功,相当的自信啊,他确信自己绝对可以打败肖青枫。

  陆成大步走向肖青枫,到几步外停住,抱拳:“鄙人陆成,出身青龙门,你叫肖青枫是吧,哪一派的?”

  肖青枫刚好对着壶嘴喝了一口茶,吸到一片茶叶。

  肖青枫对着陆成一呸,那茶叶飞出去。

  啪唧。

  湿茶叶拍在了陆成额头上,跟肖青枫的阴阳定魂眼有点儿相似。

  陆成无论如何想不到,肖青枫如此不按常理出牌,武者相逢,行个礼,盘盘道,这是正常礼数啊。

  象肖青枫这样,一声不吭就呸人一脸,这是污辱人格,是真的要不死不休的。

  而且肖青枫这茶叶呸过来,陆成竟然没躲开,这更让他羞怒。

  陆成一张脸刹时涨得通红,怒吼一声:“找死。”

  吼声中,他双臂上陡然发出青光,纹着的那两条青龙仿佛活了一般。

  “死。”

  他一步跨前,一拳轰向肖青枫脑袋。

  狂怒之下,这一拳,他出了全力,两千斤的石碾,他可以一拳打出三步开外,可见拳力之强。

  打在人脑袋上,绝对可以把人脑袋打碎。

  他怒极了,就是要一拳轰爆肖青枫的脑袋。

  肖青枫右手中的茶壶都没放下,眼见他拳到中途,肖青枫左手捏拳,一拳迎击。

  轰!

  劲风炸裂,树下的树叶激飞出去。

  同时飞出去的,还有一个身影。

  这个身影飞出去近十米,才轰然落地,激起一地尘土。

  灰尘散去,露出身影,正是陆成。

  陆成一只右拳已经完全碎裂,小臂的骨头跟大龙一样,从肘后穿了出来,白骨森森,让人触目惊心。

  “师弟。”大龙大惊,立刻跑过去。

  陆成没要大龙扶,他自己爬了起来,左手把手腕一扯,穿出的臂骨重新扯进肉里。

  这种痛,一般人无法忍受,他却只是眼皮子跳了两下。

  他狠狠的盯着肖青枫,深深的吸了口气,稳住声调,道:“阁下好功夫,我青龙门与你不死不休。”

  说着转身:“走,去找师父。”

  他上车,简单包扎一下,单手开车,走了。

  肖青枫又喝了一口茶,把茶壶放下,仰躺着,闭上眼晴。

  这样子,悠闲啊。

  正所谓云淡风轻秋正好,一行白鹭上青天。

  但关春秋与曹奇对视一眼,却同时打个冷颤。

  “傻子好凶。”

  “凶。”

  两人声音都在发抖。

  现在的傻子对于他们来说,绝不是秋天,而是隆冬。

  大地冰封,寒风呼啸啊。

  中午饭点,肖青枫溜溜达达的,就往刑侦司来。

  小食堂里,一课几个人正在吃饭,郭郁青不在,她这些日子没脸,一般情况下,都躲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吕昔一眼看到肖青枫,也吓一跳,四目一对,她忙陪个笑脸:“姐夫。”

  肖青枫点点头:“青青呢。”

  “课长在办公室。”

  “哦。”肖青枫应了一声,自己拿了两个盘子,一个盘子打饭,一个盘子打菜,都堆成小山一样,呼噜呼噜的吃起来。

  几个刑侦队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骇然。

  这两大盘子,足够他们七八个人吃的,这傻子也太能吃了吧。

  “肯定是驴货。”一个刑侦队员低声叫:“人傻,货大,肯吃,能干。”

  其他几个刑侦队员就笑。

  吕昔瞪他们一眼:“吃你们的吧。”

  她自己端了碗,就去楼上,到郭郁青办公室,郭郁青也在吃饭,没胃口,漫不经心的。

  “姐。”吕昔凑到郭郁青身边:“姐夫来了。”

  “啊?”郭郁青吓一跳:“那傻子又来做什么?”

  她站起来,却发现无处可去。

  上下楼,只有一条道,她要是下去,一定会给肖青枫看到。

  难道跳窗?

  那更是个天大的笑话。

  郭郁青在房中转了两个圈子,无法可想,急得要哭了,心中一发狠:“他今天要是敢胡来,我就真的不活了。”

  肖青枫把两大盘子饭菜吃得干干净净,剔着牙齿,拿个一次性纸杯,泡了一杯浓茶。

  一边剔着牙,一边端了杯子,就往楼上来。

  几个刑侦队员都在后面看着,人人都在期待,这傻子再把郭郁青扛出去,狠狠的打屁股。

  那真的是爽啊。

  看到肖青枫上楼,吕昔都吓一跳,忙陪个笑脸:“姐夫,吃好了啊。”

  “嗯。”肖青枫点点头,也给了她个笑脸。

  可怜的姑娘,看到他这笑脸,就如同小鸡崽看到了黄鼠狼的笑脸,那叫一个胆颤心惊。

  其实她主要是替郭郁青担心。

  可怜的青姐,这么漂亮的人儿,平时又这么骄傲要面子的,却给一个傻男人扛在肩头打屁股,真的是没脸啊。

  看到肖青枫进了办公室,郭郁青腾地站起来,怒视着肖青枫道:“你来做什么?”

  肖青枫一摆头:“走吧。”

  “去哪里。”

  “跟我来就行了,那么多废话。”

  肖青枫转身,走到门口,见郭郁青没动,他回头一瞪眼:“嗯?”

  郭郁青不由得一颤。

  真的想哭啊。

  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啊。

  只好跟上。

  如果不听话,这傻子肯定又会动手,再把她扛在肩头打屁股,太丢脸了。

  见郭郁青跟上,肖青枫心下暗笑:“终于乖一点了。”

  到门外看到吕昔,他点一下头,道:“你也来吧。”

  “啊。”吕昔一愣,见郭郁青跟着出来,她忙点头:“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