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死人说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春秋他们走没多久,运尸车送了死尸来,肖青枫做了登记。

  那死尸惨,就一堆尸块,给砍成了七八块,用个袋子装着的,脸也给剁烂了,根本认不出人来,只从尸体看出,是个男子,年纪应该不大。

  “什么仇啊这是?”肖青枫有些好奇:“这么剁稀巴烂的。”

  他一时无聊,灵气也弱,即便打开不灭青莲,也吸不到多少灵气。

  实话说他昨夜运功就达到大天魔功的第一层,还是灵体中自带的功力,真要靠吸这个世界的灵气来练功,一百年也达不到第一层的。

  他这会儿也懒得吸了,指尖在额前一点,额头上立刻现出一只眼晴。

  眼晴一睁,眼珠子却奇怪,竟有两个瞳仁,一黑一白,相互旋转,有如阴阳鱼。

  这是阴阳定魂眼。

  世界一切,不离阴阳。

  他这眼,可看阴阳,便可看穿一切,所以称为定魂眼。

  大魔天数千年征战,这只阴阳定魂眼,洞晰一切,从不出错。

  阴阳定魂眼盯着碎尸,立刻看到了碎尸上的一个人,三十来岁年纪,中等个头,剃着个小平头。

  这是这人的魂,呆呆的坐在碎尸旁边,也不知在想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肖青枫问。

  小平头转眼往肖青枫这边一看,看到肖青枫阴阳定魂眼中发出的青光,身子一颤,立刻爬起来,颤声叫道:“我叫林求之。”

  “你是怎么死的?”肖青枫又问。

  “我是给西城收废品的崔世泽砍死的。”林求之说着,哭了出来。

  “他为什么要砍死你。”

  “为了一块古玉。”林求之道:“我是收头发的,前几天在一户人家,收了一块古玉,我跟他熟,就向他炫耀,结果他眼红,就在背后动了刀子。”

  他说着跪了下来,哭道:“我死得冤啊,求高人为我做主。”

  自己要炫耀,有什么冤不冤的?

  肖青枫撇了撇嘴,道:“你说那个崔世泽杀了你,有什么证明吗?就算要为你做主,也不能因为你一面之词,就去抓他啊?”

  “有有有。”林求之连连点头:“他杀了我后,把我的尸体在后院砍碎,然后把刀和血衣还有我的包以及那块古玉,全埋在他后院的老桂树下面,只要挖开,就可以把我的东西都找出来。”

  他死后,灵魂离体,崔世泽所做的一切,他无能为力,但全都看在了眼里。

  肖青枫点点头。

  林求之又哀求:“请高人为我做主,或者帮我给警方通个信也行。”

  灵魂知道一切,但对一切都无能为力,报警都做不到的。

  这个可以有。

  肖青枫又点点头,摆摆手:“行了,闭嘴吧。”

  眨眼到了中午时分,到饭点了。

  对街有家小饭馆,肖青枫常年在这里包伙,中午吃一餐。

  肖青枫可吃不惯,眼珠子一转:“哎,看那婆娘吃什么,到她那里混一顿。”

  溜溜达达,便往刑侦司来。

  郭郁青是刑侦司一课课长,新升的职。

  这会儿也吃饭了,刑侦司自己有小食堂,一课的人都在,七八个人,弄了一桌子菜,还有酒。

  郭郁青举杯:“我知道大家伙最近都辛苦了,我这一杯,聊表心意。”

  “我说郭课长,你这酒敬得没诚意啊。”

  她对桌一个方脸中年人要笑不笑的看着她。

  这人叫岩鹰,是副课长兼刑侦队长,本来这刑侦一课的课长应该是岩鹰的,结果给郭郁青空降,岩鹰心里有火,就总是不阴不阳的。

  不过他是刑侦一课的台柱子,一课的案子,百分之九十都是他带队破的,郭郁青也得给他面子。

  “那要怎么才有诚意?”郭郁青笑着问。

  “真有诚意,就跟我喝一杯。”

  岩鹰说着站起来:“不过要喝交杯酒。”

  交杯酒是夫妻才能喝的,他这是故意为难人啊。

  课里的人,却大多是岩鹰的人,顿时就起哄了。

  “确实,交杯酒才有诚意。”

  “就喝杯酒嘛,有什么关系了,又不是上床。”

  “对啊,郭课长,跟他喝。”

  郭郁青胀红了脸,想生气,却有些众怒难犯。

  她是空降的,在课里,基本就是孤家寡人一个,真要翻脸,她这课长也当不下去了。

  她边上还有个女孩子,叫吕昔,这时开口道:“郭课长结婚了的,怎么好喝交杯酒呢,岩队长你别为难人。”

  岩鹰眼光一闪,瞪了她一眼,要笑不笑的道:“什么叫为难人呢,我这杯酒,可是有诚意的,我放句话在这里,只要郭课长跟我喝了这杯酒,昨天的无名碎尸案,我七天内包准给你破了,郭课长,我这酒,有诚意了没有?”

  喝酒,七天破案,那如果不喝呢?

  也许就破不了案。

  反正郭郁青才是课长,上头追责,首先就问责郭郁青,而不是岩鹰。

  吕昔当然也能想到这一点,一时间也不好插话了。

  郭郁青脸一阵红一阵白。

  便在这时,一只手突然伸过来,端起她面前的酒,一下泼在岩鹰脸上。

  岩鹰啊的一声叫,跳将起来,脸上身上却已经酒水淋淋。

  “傻子?”

  岩鹰看清了泼酒的人,居然是肖青枫,又是恼怒又是惊愕:“你犯的什么傻啊?”

  “你不是要喝酒吗?”肖青枫冷冷的看着他:“喝啊,还要喝不。”

  他说着,又去倒酒。

  “你疯了你。”郭郁青先前没注意,这会儿看清了是肖青枫,忙扯住他,又跟岩鹰道歉:“对不起啊岩队,他是个傻子,你知道的。”

  “傻子就可以泼我酒吗?”岩鹰恼怒无比:“傻子,给爷跪下叩头,否则爷今天就不客气了。”

  “不客气,好。”肖青枫顺手端起旁边另一杯酒,又泼在岩鹰脸上。

  先前那一杯,岩鹰是没注意,这一杯,他是留了神的,可肖青枫泼得实在太快,他闪了一下,却还是没有闪开,又给泼了一脸。

  “啊。”

  岩鹰这下真的怒了,一声狂叫,身子一纵,一掌就向肖青枫脸上抽过来。

  肖青枫不闪不避,猛地起脚。

  脚比手长啊,岩鹰手没到,他脚先到了,一脚踹在岩鹰肚子上,把岩鹰踹飞了出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