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遮天之不祥再起 > 第二十二章 土著与仙山原居民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 土著与仙山原居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山洞上方,无形之中,一道声音响起:

  “请各指引者注意,在两个时辰内,进行列纹传送,前往矿山开采!”

  话音平息,山洞内,人群沸腾起来,每个人得内心都燃烧起了斗志。

  坊间传闻,矿山内部开采,可不单单只是有矿石,还有各式各样得奇物,可能会有天地凝聚而成的一些奇宝,甚至还有蕴含惊人灵能得矿晶兽,也可能会有些残留的秘籍等奇物。

  矿山,经久不绝,人潮不断,矿山一直会有很多人向往并前往,有人希望能有奇遇一夜暴富,有人希望能夺机缘,增强实力。

  “注意,接下来,我将刻阵,你们所有人聚在陆白身后成一排,马上启程前往矿山!”春柔双手叉腰,大大咧咧说道。

  群人闻言,尽皆开始排列起来,不过一分钟,所有人排成一对,接着陆白后方排起了一个长队,有人在讨论,有人在憧憬,有人向往。

  春柔回头,大吼一声,这声音与她那精美的长相有些相违

  “所有人,肃静!要是谁在窃窃私语,将会被剔除资格。”,顿时,群人安静下来,看着前方春柔,春柔走到山壁侧,从腰中拿出一支毛笔。

  毛笔约半尺,通体陈旧且破损,看似毫无作用,接着,春柔玉指轻轻一点毛笔头,瞬时,毛笔之上发出隐隐的七彩光,春柔趁热打铁,使用这刚发出的七彩之光毛笔,在山壁上刻画起不算很复杂的图腾。

  当图腾被刻画好时,春柔额头大汗四起,沾湿她的衣襟,她的灵力似乎耗费了一大半,这一刻,她那雪白肌肤贴着透明白纱,看似秀色可餐,陆白看着,吞了几次口水。

  春柔在她乾坤袋中掏出一粒金丹吞服下去,气息暴涨,直至恢复如初,这时春柔才转过头,嫣然道:

  “传送图腾已经刻好,陆白你先开始,往山壁里面走,后面的所有人跟着陆白步伐,我当最后一人,你们到了矿山请原地稍等!有人会指引你们。”

  紧接着,春柔走出,朝着长队末尾处走去,陆白不解着:“我们现在是要穿墙吗?”

  “废话,别墨迹,快点,你就闭上眼睛就行,直直的向前走就行,”

  墙壁上刻画的图腾开始散发强大的灵力,甚至从这头能听到里面传出来一些人的话语声。

  陆白闭上眼,谁让他是第一个呢?凭着感觉,陆白手握刚刚与春柔战斗捡起来的那根木棍朝着山壁里面走去。

  .......

  “喂,谁呀?令牌拿出来”

  一道粗犷的声音将陆白唤开眼,睁开眼的陆白诧异着,惊得嘴都合不拢,这是那里?这里是一间昏暗且幽闭的房间。

  环顾四周,与曾经自己在蓝湖旁的小屋很像,小屋内有一名男子,墙上挂着一张地图,地图上显示的通道复杂交替,陆白站在这里,看着身后的墙壁,陆白沉思,难道自己是从墙壁里面走出来的?

  “喂,回答我的问题,若是再不回答,就当外来者,当场击毙了。”

  陆白回过神,从腰中兜里,拿出令牌,递给眼前这位男子,男子接手,他融合自己的灵力在令牌之中,随后将令牌扔回给陆白。

  “小子,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送你过来的是春柔,没错吧?”

  不知说什么的陆白只好点头,看着封闭的小屋,陆白有一大堆问题想问。

  站在对面的那位男子,身高与陆白相仿,却长得一身横肉,眉间眼里充满着杀气,他的语气似乎故意显得很温和,道:

  “以后,我就是你在这里的头,我也就是负责九,十矿场也就是做好的矿场中的一个小队长,这次因为所有那些内门弟子走完了,你算是我的第一位队员。”

  陆白微笑,看着身旁的板凳,试探问道:

  “我有点累,我能坐下吗?我还有好多问题没有问。”

  “坐下吧,看你样子,也不像土生土长的仙山人,他们一个个心高气傲的,你倒是不错,看起来挺惹人喜欢。”

  “还有记住哟,我名为株屠。”

  陆白坐下,双手轻轻扣在一起,显然,刚来到这里还很不习惯,他看着那面泛着黄色符文的墙壁,指着说道:

  “我是从这里出来的吗?”

  笑声传出,是株屠的,笑得很浪荡,似乎很久都没这么笑了,接着他有些欢快的说道:

  “你不会这个都不知道吧,要是这样,你可和那些土著一样了,没什么区别,如果按照我以前的性格,我一定会狠狠宰你一手,不过,现在不会了,至于那墙壁,是有些大能专门刻画的传送符咒,上面的符文被激活了,你就传送过来了,而要激活它,有两个因素,一个就是你们领导者的那只笔,俗称通灵笔,二就是你拿出的令牌,只有两者同时具备,才会传送过来,这时你们的指引者才会给你们挑选传送地点。”

  解释完之后,陆白豁然开朗,怪不得听群人说,跟了春柔会不愁吃穿,原来所有人去那里,都是随她而定。

  房内,墙角处,有一小道口子,阳光依仗小口射了进来,将显得暗黄的环境渲染得明亮通透,陆白看完,看着株屠身后的那扇铁门,兴趣大发,问道:

  “这,这扇门打开,就是矿山吗?”

  株屠没有停顿的思考,张嘴消息传出,似乎都未过株屠大脑,他就回答道:“没错,这里走出去,沿途十几分钟,就是你们仙山一直想来发家致富的矿山,而你从今天开始,就有资格去采矿了,你也可以先去你住处休息一晚,等明天再去。”

  “那我的指引者多久会来一次?”

  “你放心,你是为了宗门采矿,春柔会和我监管你的健康与劳动产物,她平常最多一周来一次,而你采的矿品质比较好,估摸着你的指引者两三天就会来一次。”

  “对了,你是八大仙山的主仙山传送过来的?”

  陆白点头,株屠大笑着,陆白也随着他笑了起来,但想着株屠刚刚的话语中还有些话,自己还未明白,便开口问道:

  “你刚刚说,我是土著?土著是什么意思?难道仙山还有土著吗?”

  株屠走过来,搬着板凳,坐在陆白旁边,陆白仅仅是坐在他旁边,他都能感觉到这个株屠每一次呼吸吐纳散发的灵气强的离谱,一定是一个高手!

  接着,株屠坐在陆白身边,轻言细语着:“看来,你还真不知道,那我就跟你讲讲,土著和他们仙山居民的故事吧,”

  陆白则是洗耳恭听,醉剑仙从未和自己谈论起,这仙山居民与原居民的瓜葛,这其中一定有些神秘的往事。

  “你可要听好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