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章 白莲花滚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的,还有。”

  叶清没有闪避,老太爷的视线,坦然的跟他对视着。

  “景越为什么会闯祸,其中内情孙媳不说,老太爷也心知肚明。要是他继续留在京都,保不齐还会再出三五桩这样的祸事。”

  “到那时,老太爷您就是想保住他一条性命,也是很难做到的。”

  她不说,老太爷也知道。

  真正闯祸的是谁,景越是做了谁的替罪羊。

  只是景越自己非要背这口黑锅,老太爷也不可能为了他,而执意追查出景峰这个罪魁祸首来。

  谁叫景越自己不争气,是个扶起来的阿斗。

  为了景侯府的将来,为了景侯府的利益,老太爷对于他的关心,也是有限度的,自然也会维护景峰。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老太爷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再度在心里惋惜了一下,才问道。

  “等侯爷惩治了夫君以后,在动身吧。”

  景越闯了这么大的祸事,景侯爷不扒他一层皮,打的他屁股开花,那是不可能的。

  或许,景侯爷一个狠心,直接打断他两条腿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

  叶清从老太爷的书房返回来,刚踏进她的小院里。

  迎面就传来景侯府暴怒的吼声:“打,给我用力的打!”

  紧接着,就是景越被打板子以后的鬼哭狼嚎声。

  间或还有侯夫人景后妈,以及白莲景婉的拉架,劝架声。

  她一进来,眼尖的景后妈就发现了她。

  急忙撇下被打的‘嗷嗷’鬼哭狼嚎的景越,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她跟前。

  还没有开口,景后妈的眼泪说下了,刷的一下就下来了。

  她先拿帕子擦了一把眼泪,才哽咽着跟叶清说道:“景越媳妇儿啊,你快去劝劝侯爷,景越说了,他不是有意的,只是跟孙洋在开玩笑。”

  “哦,不是故意的?”

  叶清理都不理,那边鬼哭狼嚎的景越一眼,看着变脸比翻书还快的景后妈。

  这时候,景后妈早没有了,她刚穿越过来,在厅堂里看到的那副目中无人,高高在上的侯夫嘴脸。

  只剩下一腔慈母心,还把担心继子的关切,都真真切切的刻在了脸上。

  “嗯,不是故意的。”景后妈点头。

  “不是故意的都把人家的腿给摔断了,头摔破了,要是故意的,这不得要了人家的命啊。”

  叶清才不给景后妈发挥的余地,直接硬邦邦怼了回去。

  “知道的您是关心他,不知道的,您这仿佛觉得他闯祸闯的还不够大,想让他直接闹出人命啊。”

  “该说您真不愧是后娘,对继子真是操心不够,想要直接挖坑埋了他。您也不怕没了他以后,,往后再有什么黑锅,谁来给你背啊?”

  “你,你这说是什么话?”

  景后妈被叶清怼的心里一梗,脸上的慈和假面再也戴不住了。

  “我就是关心,关心景越,不行吗?”

  “我可是谢谢您的关心了,真心的,用不着。”

  叶清一边说着,一边用胳膊搡开景后妈,朝着鬼哭狼嚎的景越走了过去。

  可能觉得下人打的板子力度不够,景侯爷一把抢过下人手里的板子,亲身上阵。

  他用力的举高板子,狠狠的打了下去。

  “嗷……!”

  景越的痛呼声都劈了嗓子,景侯爷那一板子下了死手,直接打断了他的一条腿。

  经受不住这痛苦的景越,脑袋一耷拉,就无声无息了。

  景侯爷手里的板子落地,愣愣的盯了会昏死过去的他,才叫人叫了府里的府医。

  景后妈被叶清怼过以后,不再往前面凑,叶清指挥着两个粗使婆子,把昏死过去的景越抬到了卧房里,扔到了外面的小塌上。

  府医来的很快,后面还跟着老太爷身边的管事。

  景越的屁股都被打开了花,还断了一条腿。

  以前总会挤开叶清的他的乳嬷嬷,这个院子的管事妈妈,还有景后妈特意安排过来的几个花容月貌的丫头。

  这会子,没有一个人上前。

  就只有粗使的婆子,在一旁听候府医的使唤。

  府医给他治伤,老太爷派过来的管事,则把除了两个粗使婆子以外的,所有丫头婆子一并押了出去。

  连带着她身边的陪嫁丫头,也都被带了下去。

  顿时,叶清耳边就清静了。

  她移到小榻旁边,一边摇着手里的扇子,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

  果不其然,连一盏茶的时间都没有到,就有人带着丫头进来院子了。

  不是别人,正是白莲花女主景婉。

  她一进来,看也不看叶清一眼,只捏着帕子,默默望着景越垂泪。

  叶清心里好笑,食指冲着她一指,冷冷喝道:“滚……!”

  刚睁开眼的景越,顿时不高兴了,梗着脖子跟她嚷嚷道:“哎,我说你,怎么跟妹妹说话呢?”

  “闭嘴!不闭嘴的话,你也给我滚!”

  叶清才不惯他,抬手,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屁股上。

  ‘嗷’的一声过后,景越再顾不得惺惺作态,装模作样的景婉,被屁股那里传来的疼痛给打败了。

  景婉用力的瞪了她一眼,才恨恨的扭头离开了。

  “大少奶奶,药熬好了。”

  粗使婆子把刚熬好的药端了进来,叶清接过,随手给了她们几个银锞子。

  回身,就把苦涩的汤药,灌进了动弹不得,只能趴着的景越的喉咙里。

  “蜜饯,快拿蜜饯来,苦死了……!”

  景越吐着舌头大声喊着,叶清随手把装满蜜饯的盘在塞到他手里。

  院子里又有了动静,她就丢下拼命往嘴里塞蜜饯的景越,去了院子里。

  “大少奶奶,老太爷让小的把她们偷盗的,贪墨的东西都抬回来了。”

  院子里一字排开了,十几个箱笼。

  不用看箱笼里面的东西,光是做箱笼的木头,就非常值钱了。

  叶清不管这些财物是景越的,还是她的嫁妆,统统放回了摆着她嫁妆的库房里。

  “大少奶奶,除了那些箱笼,这里还有几张房契,地契,还有铺子的契约。老太爷吩咐了,都交给大少奶奶保管。”

  管事看着箱笼入库,又掏出来一沓纸契,也全都交给了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