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成甜宠文里的炮灰女配 > 第01章 你就不该存在

我的书架

第01章 你就不该存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整个大院的人都知道,叶清就是个小可怜。

  叶清是叶老的孙女,是叶霸总的女儿,长得漂亮性格又好,就是命有点不好。

  叶霸总年轻时候,爱上了一个山村来的姑娘。

  不顾叶老一家人的反对,执意跟这个姑娘领了结婚证,那就是叶清的妈妈。

  那时候大院里的人们都说,叶霸总爱的不过是叶妈妈那张漂亮的脸蛋。

  叶清那时候刚出生,不知道叶霸总和她妈妈之间的恩怨纠葛。

  她只知道,叶霸总和她妈妈的爱情没有超过三年,连七年之痒都没有到,就提前结束了。

  叶霸总说她妈妈光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却什么也不懂,做不到他想要的那种贤内助。

  叶妈妈是被逼着和叶霸总打了离婚证的,就算得到了一点补偿,也跟净身出户差不多。

  后来,叶霸总和大院里另外一家的女儿结了婚,还对外说这才是他想要的贤内助。

  “老祖宗都讲究门当户对,我当年太年轻不懂事走错了路。”

  叶霸总是这样对外人解释,他和叶妈妈当年那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的爱情的。

  “现在我纠正了这个错误,我和我现在的妻子才是最合适的,我们之间的爱情才是真爱。你说当年,哎,当年不过是我在错误的时间遇上了错误的人。”

  就这样,才刚两岁的小叶清就有了一个面甜心苦的后妈,更是在叶霸总二婚七个月以后,有了一对龙凤胎的同父异母的弟妹。

  从那时候起,叶清就成了地里的小白菜,过上了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爹的日子。

  其实,叫叶清说,就算没有这个叶后妈,叶霸总这个渣男,也会化身后爹。

  她是自己个磕磕绊绊在大院里长大的,爹不亲爷不疼,有亲人却跟没亲人似得,过得是孤女的日子。

  大院里人们见了她,也不过说一句可怜,来一声叹息,却不会为她出头做点什么。

  而这些同情和怜悯,正是她最不需要的。

  被叫做‘小可怜’的叶清,在年满十八岁以后,就被早就等的不耐烦的亲爹叶霸总,以及叶后妈,还有龙凤胎弟妹,叫到了叶霸总叶后妈龙凤胎甜甜蜜蜜一家人居住的别墅里。

  在叶霸总集团律师的见证下,她的手里被塞了一根笔,把她的名字‘叶清’二字,签在了自动放弃遗产的文件上。

  再被迫不及待的押着,在签名上嗯了指印,她才被准许从别墅里离开。

  只是,迎接她的不是她以为的脱离了,这恶心的一家人的新生活,而是被龙凤胎联手,猛地推向按说不应该在别墅区,出现的高速行驶的大货车的方向。

  电光火石间,她精准的抓住了龙凤胎的手腕,拖着这两个杀人犯,一起撞向了迎面撞过来,根本来不及躲闪的大货车。

  她感觉她的身体飞起来了,轻飘飘的浮在半空中。

  在下面是惊慌失措的叶霸总和叶后妈,他们知道龙凤胎想要谋杀她,却又震惊和愤怒于她拖着龙凤胎同归于尽的决绝。

  叶后妈所有的得意和嚣张,悉数化为悲恸的泪水,一边咒骂着叶清,一边大声喊着快给家庭医生打电话救命。

  叶妈妈就是这个时候赶过来的,她开着小汽车直接从叶霸总和叶后妈的腿上碾过。

  在车还没有挺稳的时候,她已经从车里跳了出来。

  泪水爬满了她的脸颊,她在看到被撞飞,躺倒在血泊中的叶清以后,双腿一软就瘫倒在地上。

  她根本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等她爬到叶清面前,两只手两只脚早就血肉模糊。

  “小清,对不起,妈妈来晚了,妈妈来晚了……”

  叶妈妈伸出血肉模糊的两手,颤抖着把叶清紧紧的抱在怀里,失声痛哭。

  有人出于同情给她打了电话,但,她还是来迟了,只看到了她的女儿被大货车撞飞的那一瞬间。

  那一刻,她的心疼的都要碎了,她宁可被撞飞的是她,而不是她的女儿。

  “妈妈,不怪你,不是你的错。”

  按说变成灵魂的叶清,不可能再流眼泪了。

  但,还是有透明的液体,一滴一滴从她的眼眶里淌落。

  叶妈妈不是不要叶清,在被逼着离婚,被逼着净身出户的时候,她坚决要求带走叶清。

  但,叶霸总和叶老却不答应,还用叶清来威胁叶妈妈,逼着她放弃了叶清的监护权。

  叶妈妈抱着叶清一整夜都没有睡,也默默的流了一夜的眼泪。

  她偷偷告诉了叶清一个秘密,才两岁的小叶清抬起被她养的肉乎乎的小手,给她擦了擦眼泪,也凑在她耳边低声说。

  “妈妈,我爱你,你和弟弟要好好的。”

  是的,叶清还有一个同父同母的亲弟弟。

  龙凤胎故意要把她推到大货车底下,是因为她的存在让叶后妈和他们无法忍受。

  最后的最后,叶妈妈带着叶弟弟回去了叶家,断了双腿的叶霸总和叶后妈,再怎样愤怒不甘,也阻止不了叶家落入叶妈妈和叶弟弟的手里的事实。

  叶老经历了这一番打击之后,老两口一下子老了几十岁,不得不搬到了疗养院去住。

  叶清最后一次看了一眼叶妈妈和叶弟弟,就被一个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旋涡给吸了进去。

  等她被旋涡吐出来的时候,才发现竟然是时空变换,星转斗移之下,她来到了一处陌生的古色古香的时空里。

  一个跟她长得有七八分相似的年轻少妇,被两个婆子推搡着来到了一处厅堂里。

  上首坐着一个慈眉善目,保养良好看上去才二十多岁的妇人。

  但,叶清却知道这就是一个佛口蛇心的,根本不是看上去那样温柔善良。

  无他,这妇人跟她那个叶后妈长得一模一样。

  在叶后妈旁边的围着的,是几个或高,或矮,胖瘦不一的妇人。

  她们一个个都以叶后妈马首是瞻,七嘴八舌的斥责被逼着跪在地上的年轻少妇。

  “叶清,你这个媳妇儿是怎么当的。”

  叶后妈蹙眉看着跪在下首,唯唯诺诺不敢吭声的年轻少妇,张嘴就是一顿训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