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纲手齐雨 > 第五十四章 纲手:团藏做的关我何事

我的书架

第五十四章 纲手:团藏做的关我何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喂,鼬,你当初在暗部,有学过八门遁甲吗?教我两手呗。”

  高空中被宇智波信操纵飞行的三尾背上,齐雨一屁股坐下,脱下鞋后一直揉着自己右脚。

  “没。”

  不愧是鼬,言简意赅。安安静静当个美男子,好似刚刚抵挡了昼虎的不是他一样,哦不,好似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齐雨不要脸的程度,连带土都诧异,转头瞥了他一眼。八门遁甲对资质的要求,岂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学的?不然木叶早发达了。

  八门遁甲不是木叶村不教,而是对资质要求过于变态了,当年迈特凯父亲为了救儿子迈特凯,和不知火玄间与惠比寿三人。

  合体的忍刀七人众当场被他踹死四个,逃了三个,当年可是震惊一时的战绩。如此好东西,要是谁都能学,忍界早就叫木叶了,木叶会不想着推广?

  “我和信带三尾离开,你们先解散吧。”面具斑突然开口。

  ‘嗖’

  齐雨还没来得及啰嗦两句呢,鼬好似放学进击食堂一样,瞬间就没影了,也不怕这几百米高空会把他摔死。

  ‘嗖’

  老实人鬼鲛也跟着跃了下去,齐雨摊摊双手,也只好跟着跳下去。

  “没事吧?”见三人走后,带土对宇智波信问到。

  “呼~,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此刻不用死撑的宇智波信,立即展露疲惫。

  他体质特殊,虽然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但终究不是宇智波的血脉,别说开须佐能乎玩了,连平常使用万花筒瞳术都不易。

  一直维持操控物质的瞳术操纵三尾到现在,他也在极限边缘了。

  ‘唰~’

  只见一只白绝冒出,覆盖在了宇智波信身上,然后液化一般,融合到了宇智波信身体。

  随着白绝的能量传递给了宇智波信,刚刚还摇摇欲坠的信,立即又生龙活虎起来。

  虽然宇智波信加入最晚,但他那纯粹的意志和理想,让带土很信任他,所以透露了白绝的许些能力给他。

  效果斐然,宇智波信如今对面具斑死心塌地,言听计从。

  ……

  “照美冥见过火影大人!”巨大湖泊处,战后照美冥前到猿飞日斩这里会面。

  “照美冥么?初次见面,非常感谢你给木叶提供的情报了。”见到照美冥前来,猿飞日斩微笑说到。

  “让火影大人见笑了,照美冥没有实力面对他们,只能向木叶求助了,毕竟没有比你们更懂对付写轮眼的了。”

  猿飞日斩闻言笑脸立即一顿,看到神情真诚的照美冥,才复杂的收下心情,和照美冥寒暄起来。

  ‘???’

  此刻旁边的团藏看着猿飞日斩和照美冥和谐聊着,神情非常难受,你们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我团藏?

  一秒钟时间,团藏脑子急速运转,明明三尾是根部忍者偶然发现的,他也是以最快的速度探查并实施捕捉计划的。

  为什么会在捕捉三尾成功时,一下子出现这么多变故?空忍一伙的袭击,晓组织,甚至雾隐村和猿飞都来了。

  作为一个疑心病重度患者,团藏脑补了十部棋子与棋手的年度大戏,作为受害者的他,看了一眼从小长到大的基友,一口气堵在胸口。

  他变了……

  “猿飞,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回去木叶的路上,无功而返的团藏,背对猿飞日斩沉声问到,背影相当萧瑟。

  猿飞日斩:???

  猿飞日斩收下嘴上的老烟枪,狐疑的看向团藏,什么瞒着他?自己有什么瞒着他吗?好心好意赶忙来救他,咋是这副德性呢?错付了?

  都警告他了,凡事三思不要急,看看现在这惨淡的收场。

  ……

  “宇智波信的时空瞳术,操控物质的能力;宇智波鼬疑是神器八尺镜的盾。小南,看来宇智波信和宇智波鼬,比我们想象的要更为危险。”长门说到。

  虽然白绝是属于面具斑那边的,但一般这样的情报,不会隐瞒长门,毕竟看到的人很多。

  只是长门对于面具斑更为警惕了,很庆幸自己这次让他们一起去截取三尾,让如今他获得更多万花筒的信息。

  “可是宇智波信……,我一直没有查到他的过往,连宇智波鼬和宇智波石奈都不知道他以往的存在,真是奇怪。”小南皱眉凝重的说到。

  “可能是面具斑暗中培养的吧,想来他那样阴暗的人,自然不会只有一手准备。”

  “时空瞳术,虚化能力,呼~,看来我得多准备几套后手了。”小南郑重说到。

  ……

  “你这样做,会不会太冒险了?别小看他们,小心被他们发现,如今你的联盟起步了,经受不了他们报复的。”火之国某个黑市,大蛇丸听着附近众说纷纭的人们,向纲手说到。

  两人使用变身术,到达了这里,纲手要造谣,大蛇丸则是被纲手逼着去做一件事。

  而此刻附近的众多人,都在议论着前两天于火之国东部发生的三尾争夺战。

  四个万花筒写轮眼现世,其中还有两个是时空瞳术,他们曾为祸雾隐村,他们的目的是尾兽,连木叶村长老志村团藏严密策划的围剿都完全失败了。

  每一条都是骇人听闻的信息,偏偏似乎不是谣言。

  “这一切都是团藏做的,关我纲手什么事?”纲手两手一摊,把锅完全给了团藏。

  纲手一点都没在意,团藏可是突破次元的锅王啊,没人会怀疑他的。反正他命格在那,忍界随便揪出一件烦心事,那位木叶的根,总是会粘上一些根须。

  这样的人如果不死,那就是最好背锅的。

  在知道晓组织参与后,无法回收的棋局,纲手没有放任不管,而是顺势推波助澜。

  借用团藏的名号,把空忍与和马曝光,再透露晓组织部分信息。

  这样,四个万花筒写轮眼的压力下,各村会开始提防,并增加对人柱力的保护。

  如此不仅给晓组织造成麻烦,也能更方便她纲手后续牵线各村展开联合交流。



  “你什么时候收网?”

  “你急什么,我男人在里面我都没你急,好好做你的事,记得把肉体活性之术拿回来。”纲手不耐烦的说到,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大蛇丸婆婆妈妈的?

  说实话,现在大蛇丸内心挺急的,纲手可是说了,她收网的时候,大概率会有比她大爷爷细胞还好的东西。

  见识过白绝本体的手臂后,大蛇丸勉强相信。他这么心甘情愿的给纲手打工,见证纲手这股新风只是百分之一的理由。

  其他的全部是馋万花筒,你老公的我可以不要,那么还有三个万花筒,收网的时候,总不至于他大蛇丸连个时空瞳术万花筒都拿不到吧?

  ……

  ‘嘭~哐啷~’

  木叶村火影岩内部某处基地,团藏气得拍碎了桌子。

  看着刚刚得到的一些情报,虽然他团藏的名气更大了,粉丝更多了,但他不开心。

  ‘神农是空之国首领,这些年一直游走各村盗取秘术和觊觎尾兽,意图恢复某种能灭世的武器。’

  ‘降土原名和马,几年前政变的大名十二护卫,一直以毁灭木叶为目的。’

  ‘晓组织面具男时空瞳术万花筒,曾经掀起九尾之乱,和暗中控制四代水影矢仓引发多年血雾之里的罪魁祸首。’

  ‘晓组织意图夺取九只尾兽,晓组织首领有至高瞳术轮回眼。’

  ‘木叶长老志村团藏以自身和三尾为诱饵,欲布局除三方贼寇,并还三尾于雾隐村,奈何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没错,这几天上面这些信息传遍了忍界,感觉到事情不对劲的团藏,却无力反驳,连保持沉默都奢侈。

  除了最后一条他志村团藏的‘壮举’,其他的信息,他们根部都在那一战之后两天内收集到了,甚至很多人不相信的轮回眼,他也知道。

  这种情况,他团藏如何辩驳?甚至……敢辩驳吗?毕竟要为了木叶啊。

  团藏知道这些信息时头疼欲裂,别说晓组织了,空忍和原十二大名护卫就让他脑疼不已。

  这不明摆着刺激空忍吗?万一他们狗急跳墙……

  还有,和马的那件事,他和猿飞日斩都清楚,当年好不容易解决,怎么又闹起来了?大名还真是不省心呐,团藏脸色有些阴郁。

  不过,他更想知道,是谁在陷害他。这些信息透露出去,他团藏成了众矢之的。

  尤其是最后一条,简直欲除他团藏而后快啊。

  这手段,团藏下意识认为是那位基友,但想想两人的感情日斩还不至于这样对他。

  但那又是谁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