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成了女idol > 第1章 我变成女人了?

我的书架

第1章 我变成女人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晨,天色灰青透着亮,街边的路灯已经熄灭,马路上的车辆越驶越多。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王巷被大脑传来的阵阵痛感疼醒。

  “特么的,差点没撞死我。”

  剧烈的疼痛感让他不禁使劲拍了拍后脑勺,迷迷糊糊拍了半分钟。

  睁开眼的一瞬间。

  “这是哪?”

  环顾整个房间,少女气息扑面而来,空气中弥漫着香水和淡淡的酒精味。最重要的是,旁边还躺着一个身材修长,衣着有点简单的女人。

  “我去。”

  王巷赶忙滚下床。

  接下来更让他发现了更为震惊的事情。

  他的头发变长了,胸肌变得又大又软,还有就是,他少了点东西。这一切的线索都指向了一个答案——他变成了一个女人。

  这种荒唐的事情他第一想法就是在做梦,随后……

  啪!

  在自己脸上狠狠抽了一耳光.

  “疼,不是梦,呜呜呜~下手重了。”

  低咽的哭声慢慢响起,床上那个女人烦躁的哼哼两声,拿被子蒙住脑袋。

  王巷下意识捂住自己的嘴巴,拼命的告诉自己…要冷静。

  身处这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而他对自己现在的状况一无所知。现在要搞清楚自己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移到梳妆台,对着镜子照了照。

  镜子里的脸五官很精致,皮肤偏黑,记忆中自己好像见过这张脸,此刻却完全想不起来。

  偏头看向床上熟睡的女人,悄悄咪咪再跪移过去,掀开被子,露出女人乖巧的睡颜。

  “允儿?”

  “内~”睡梦中的女人无意识的回了一声。

  再次仔细环顾一圈房间,入眼处能看到的字体全是韩文,偶尔出现几个汉字读起来也不通顺。最主要的是这些韩文他居然看得懂。

  他不记得自己学过韩语。

  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

  客厅很大,还有一面同样很大的镜子,跟墙面无缝贴合,其他的墙面上挂着几张海报。

  沙发和茶几以及桌子周围堆满了空酒瓶,可见昨晚的战况有多么激烈。

  王巷瘫坐在沙发上,两眼紧盯着手机屏幕,屏幕上是一个和他现在长得一样的女人照片,一旁还有这她的简介。

  “我这是穿越了?还是?鬼、上、身?”

  “我原来的身体是被车撞死了?”

  “我以后只能作为一个女人活着?那我还怎么把妹?”

  低头看着自己的两腿之间,再想想未来的生活。

  “呜呜呜~哇~”

  惨烈的哭声响彻整座公寓,把睡梦中的人一个个强制性的叫醒。

  “呀!xi ko lo(吵死了),cu gai nai(想死吗)?”

  看着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来的个头娇小,身材却一点也不小甚至可以说宏伟的女人。王巷哭的更加大声了。

  哭的不是不是现在,而是在未来他对这样的美女,只能看,不能吃的悲哀。

  “哇~呜呜呜~我可怎么活啊!”

  随着哭声,一个接一个的女人从各个房间里走出来。

  都是他喜欢的类型,他都吃不了。

  “别哭了,我还没死呢!”金晓渊可不会惯着他,一脚踹了过去,“权宥利,一大早你嚎什么呢?昨晚喝傻了?”

  揉了揉胳膊,有点疼。脑海里冒出一个想法:这个女人好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欧尼,怎么能打宥利欧尼呢!”乖乖徐小贤搂着王巷,温声安慰道:“欧尼,你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没吃药呗!”秀英调侃道。

  “哈哈哈,也许是药吃多了。”孝渊立马接梗。

  “哈哈哈……”

  “欧尼!不要这么说。”

  在她们眼中,这位队友的傻事平时没少干,虽然不清楚这次是发了什么病,但她们显然并没有在意。

  听着她们的取笑声,王巷愈发觉得自己很惨,脸埋进徐小贤的怀里。

  王巷泪水慢慢浸湿衣服,不自在地推开他:“欧尼,别这样,都湿了。”

  “你居然嫌弃我?哇~”

  撒娇卖惨这一套,王巷拿捏的那叫一个轻轻松松,小贤见状只能连忙摆手说道:“没有,没有。”

  “那就好。”

  王巷:当女人也不错嘛!除了不能吃,做啥都行。

  众人:???!!!

  允儿:我感觉有人想抢我‘演技允’的称号,而且我有证据。

  “啪啪啪。”

  金太妍拍了拍手:“好了,这家伙一看就没事了,我们先把客厅收拾一下。”说着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一副喝多醉酒后的模样:“昨晚喝的太多了。”

  崔秀音挑眉,脸上写满几个大字“你把两杯叫很多?”内心OS:都没我喝的多,这次我可是喝了三杯。

  sunny站在一旁一个眼神都不想给。

  所有人用鄙夷的目光注视着金太妍,小队长显然习惯了队友们不尊重自己的情况,脸不红心不跳地继续道:“收拾完该睡觉继续睡觉,该会自己家的,赶紧走~”

  最后的‘走’字尾音拖得很长,两眼紧盯着某位不听话的成员,可最后又在某位不听话成员的武力威胁下,吭哧吭哧把她的活给做了。

  --------------------------------------

  天朝,魔都。

  魔都第一人民医院一间病房内。

  一个中年妇女眼巴巴地盯着身穿白大褂的男子,有些卑微,语气带有一丝祈求地问道:“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

  医生看了看手里的病历表,又看了看病床上如同沉睡的男子,皱起眉毛。一旁的中年妇女见状直接软瘫在地,哇的一声嚎啕大哭。

  “哇~呜呜呜~”

  医生知道自己引起了误会,赶忙拉起她,连说:“不是你想的这样,你儿子没事,没事。”

  “哦哦。”张琴闻言止住了哭声,慢慢起身,再次小心翼翼的问道:“那医生,我儿子……”

  医生蹙起眉头,随后想起什么,抿出一抹笑,“你儿子的症状有点奇怪,车都撞成那样,他只是受了点外伤。哦~我是说你儿子福大命大。可~按理说早该醒了,可是~”

  “医生,你是说我儿子成植物人了?”张琴哽咽的说着,似乎医生承认这件事实下一秒她便会重新嚎啕大哭起来。

  医生摇摇头:“植物人是大脑皮层功能严重损害,受害者处于不可逆的深昏迷状态,丧失意识活动。而我之前说了,你儿子只是受了皮外伤,加上一点轻微的脑震荡……”

  听着医生巴拉巴拉说了半天张琴一句也没听懂,打断道:“那我儿子什么时候能醒?”

  “按医学常理来说,他早该醒了。额~”见张琴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医生忙道:“你儿子可能是这段时间精神高度集中,累了,休息几天可能就会醒了。”

  张琴看向病床上的儿子,轻轻抚了抚他的脸,满脸心疼。是这段时间工作压力太大了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