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娱之生于1984 > 109、好久不见

我的书架

109、好久不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要拍电影?”

  杨森按了按太阳穴,头疼道:“你准备要多少投资?”

  拍电影属于临时起意,所以杨琛心里其实也没有具体的预算,不过前世冯小钢拍的那部《天下无贼》投了大概三千五百万。

  这里边刘天王和刘若瑛的片酬就占了一千万,若是去掉这一部分,大概有个两千万也就差不多了。

  听到杨琛报出的数字,杨森愈发头疼:“现在咱们公司刚刚开了三部剧,《宝莲灯》还在做后期,哪有钱?”

  “钱的事我来想办法,你帮我建个组。”杨琛闭着眼睛养神。

  “你想办法?你哪来的钱?”

  “我还有几套房子,先拿出来办抵押贷款吧。”杨琛再次感受到什么叫钱到用时方恨少。

  “那能贷出来几个钱?”杨森想了想摇头道,“何必这么急呢,等一段时间电视台回了款,或者咱的剧上了,到时候再拍也不迟啊!”

  杨琛叹了口气:“我怕梁老头撑不到那时候啊!”

  杨森张口欲言,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没多说什么。

  ………

  圈子里没有新鲜事儿,晨露影视要拍电影的消息很快就长了翅膀一样飞了出去。

  大多数人并不看好这个项目,因为晨露影视的根子一直都是电视剧,尽管曾经也拍了一部《高原如梦》,而且票房口碑都不赖,但是之后再也没在大银幕上发过力,换句话说就是招牌没立住。

  不过这一点儿不影响演员们趋之如鹜,因为这年头的电影资源太少了,而且还有大半的资源被港台演员占了。

  包括后来的“四旦双冰”说起来名头很响,但其实也算是占了合拍片的光,男主角都是港台的,女主角才是大陆的。

  10年以前大陆基本没有像样的小生,就是因为没有资源,而后来内地捧出来的小生又是一个个黑点多到炸,反而港台的小生一个个都是白莲花。

  ………

  2002年,12月14日,《英雄》上映。

  “老谋子还是厉害,虽然剧情单薄了点儿,但色彩和画面是真的美。”杨琛牵着曾离的手,走出了电影院。

  天上飘着小雪花,两个人戴着帽子和墨镜踩在薄薄一层的积雪上,发出吱呀的声音。

  “你的电影筹备的怎么样了?”曾离抱着杨琛的胳膊,随口搭着话。

  杨琛洒脱地笑:“缺钱、缺导演、缺演员。三缺。除了有个剧本,其他的都还没头绪呢。”

  “我听说公司资金紧张,你把房子都抵押了?”

  “消息传的真快。”杨琛叹了一声。

  “我那里还能给你凑一些,你先拿去用吧。”

  杨琛停住步子,曾离也随着停下来,“怎么了?”

  “没什么。”杨琛捧住曾离的脸,额头相抵,“离姐,你怎么这么好?”

  曾离眸子里全是笑意,拿鼻尖蹭了蹭他的鼻子:“你别嫌少就好。”

  杨琛亲了她一口,笑道:“那我得先问问我的小富婆小金库有多少。”

  曾离脸红了一下,从羽绒服口袋里掏出一张卡:“我只有六十万,都在这里了。”

  杨琛心中暖洋洋的,亲了亲她的眉心:“收起来吧。”

  曾离有点儿委屈:“我只有这么多了。”

  这是曾离第一次在杨琛面前露出这番娇憨的模样,杨琛没忍住吻了上去,曾离搂着他的脖子,浅浅的迎合着。

  许久两人才分开,杨琛蹲下身子,“我背你啊!”

  曾离笑起来,趴到他的背上。

  杨琛扶着她的大腿,背着她走在大街上:“把钱收好了,傻乎乎的。”

  曾离搂着他的脖子,闻言咬了咬他的耳朵:“你说谁傻?”

  “你傻。”

  “你才傻。”曾离恨恨地在他耳朵上印下浅浅的齿痕。

  “那是你自己辛苦挣的钱,好好收着。”

  “反正是你给我发的片酬,就当物归原主了。”

  “傻话。”

  “你是不是嫌少?”

  “你现在就在说傻话。”

  “那你为什么不收,你不是缺钱吗?”

  杨琛不知道该怎么说,六十万之于两千万确实是杯水车薪,但是却不能这么衡量。

  美人恩重,杨琛一颗心快被曾离填满了,“我不缺钱,《武林外传》正在慢慢回款,我之所以抵押房子是想要先把剧组架子搭起来,先启动项目,懂了吗?”

  曾离闻言反而有些失落,臻首搁在杨琛肩头:“那好吧。”

  杨琛念头一转:“那张卡呢?”

  曾离疑惑:“怎么了?”

  “先装我口袋里我再告诉你。”

  曾离把卡塞进杨琛衣兜,笑起来:“你刚才不是不要吗?”

  “谁说不要了?”杨琛道,“我想了想,觉得可以给你一个包养我的机会。”

  “谁要包养你啊?”曾离捏住他的脸。

  “你想想,我长得这么好看,会唱歌、会演戏,还能给你暖被窝,一年收你一万块,这不过分吧?六十万包我六十年,贵吗?”

  曾离愣了一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六十年啊,那可真便宜!”

  杨琛故意惊呼:“呀,这不行,看来价格报低了!”

  曾离恨恨磨牙:“不行,说好的六十年,你可别想反悔!”

  杨琛叹息着:“唉,赔本了!”

  曾离得意地笑起来。

  “说你是个傻姑娘,你还不信。六十万啊,进我口袋了。”

  “我乐意啊!”曾离意气风发,“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小白脸了,我们回家!”

  “遵命,我的女王大人!”

  ………

  “让我帮你找个导演?”霍璇推了推眼镜,看着面前的杨琛,“你要拍电影?”

  “对,您人脉广,给我推荐两个。”

  “《天下无贼》?我记得这个本子是在王学褀手里吧?”

  “嗯,这个本子是我写的,前几年他买了过去,但是一直没拍,我前两天又买回来了。”

  霍璇翻着剧本,良久才点点头:“是个好故事。投资预算多少?”

  “两千多万吧。”

  霍璇惊了一下:“多少?”

  “两千多万。”杨琛重复了一遍,“老师,不用这么惊讶吧?两千多万而已。”

  “呵!你这是嫌我眼皮子浅咯?”霍璇道,“两千多万,还而已?你刚刚踏足电影业,不怕打水漂?”

  “总要交学费的。”

  霍璇被他噎了一下,想了想开口道:“那行,我想想吧。”

  ………

  “你就是霍老师给我介绍的导演?”

  “你就是霍老师说得人傻钱多的投资人?”

  初一见面,两个人都很惊讶。

  杨琛看着面前的女人,心头荡起涟漪:“好久不见,于姐姐。”

  “好久不见。”

  …………没时间了,先传后改。

  大人总喜欢在孩子的身上去触到时间。

  对于杨琛来说,他从出生开始就能够感受到韶华在指尖溜走。

  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地让自己变得更好。

  学武术,学舞蹈,学声乐,学编曲。

  他开始喜欢看书,喜欢游泳,喜欢京戏,甚至会拉二胡,浮躁的心慢慢沉淀下来,不再漫无头绪地朝着那个手机不离手的时代奔跑。

  他喜欢《堂吉诃德》里的那句话:我生性自由散漫,不喜欢拘束。我没有欺骗这个,追求那个;没有把这个取笑,那个玩弄。我有自己的消遣。

  他感受着自己在一点点地变好,每进一寸都有进一寸的欢喜。

  也正是这种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疏离感,让他与同龄人格格不入,再加上顶着“别人家孩子”的标签,就更是交不到铁磁儿的死党了。

  还好,他还有个妹妹。

  杨琛拍开杨璐的房门,凑到床边捏住杨璐的鼻子。

  “啊,烦死了!”杨璐闭着眼睛打开杨琛的手,“不练武,不吃早饭,我要睡觉!你赶紧滚啊!”

  “你不是说迟早要打败我,做我的姐姐吗?半途而废可不是好习惯!”杨琛抓住她的手,把她从床上拖下来,“快起来!”

  “被子!被子掉地上了!”杨璐惊叫着,“妈!妈你管不管了!被子掉地上了!”

  ……

  这就是老杨家每天清晨的日常,已经成了习惯。

  院子里,杨林已经穿好了练功服,打着武术套路。

  作为体育学院的老师,杨林什么拳种都练,但练得最好的还是通背拳。

  醒懈有度,身步有章,讲究冷弹脆快,打起来也很好看。

  爷儿三个在院子里晨练,林菲在做饭,米粥的香气渐渐铺满院子,院子里的绿植花卉都舒张开了毛孔,沉醉在这安宁祥和的烟火气里。

  一套拳打完,林菲招呼着吃饭。

  饭桌上,林菲冲着杨林使了个眼色。

  杨林咳嗽一声,起身从书架上拿来一本书。

  杨璐眼尖,惊呼道:“哥,你的书出版了!”

  杨琛凝目看去,黄色的封皮上画着一只猴子,还有三个大字:悟空传。

  杨琛愣了愣,从妹妹手里接过书翻了两页,问道:“不是说出版社不给出版吗?”

  林菲笑起来,伸手捏了捏杨琛的脸:“惊喜吗小琛琛?”

  “自费的?”杨琛放下书,按捺下心中的喜悦,尽管只是一个文贼,但是那种拿来主义的快乐早就把羞惭冲刷得一干二净。

  “唉!”林菲叹了口气,“这孩子一点儿也不好玩儿。”

  说着揉揉杨璐的脑袋,“还是我家璐璐乖。”

  杨林拿起筷子,招呼道:“吃饭吧!”

  “花了多少钱?”杨琛拿起馒头,抄了一筷子凉大人总喜欢在孩子的身上去触到时间。

  对于杨琛来说,他从出生开始就能够感受到韶华在指尖溜走。

  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地让自己变得更好。

  学武术,学舞蹈,学声乐,学编曲。

  他开始喜欢看书,喜欢游泳,喜欢京戏,甚至会拉二胡,浮躁的心慢慢沉淀下来,不再漫无头绪地朝着那个手机不离手的时代奔跑。

  他喜欢《堂吉诃德》里的那句话:我生性自由散漫,不喜欢拘束。我没有欺骗这个,追求那个;没有把这个取笑,那个玩弄。我有自己的消遣。

  他感受着自己在一点点地变好,每进一寸都有进一寸的欢喜。

  也正是这种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疏离感,让他与同龄人格格不入,再加上顶着“别人家孩子”的标签,就更是交不到铁磁儿的死党了。

  还好,他还有个妹妹。

  杨琛拍开杨璐的房门,凑到床边捏住杨璐的鼻子。

  “啊,烦死了!”杨璐闭着眼睛打开杨琛的手,“不练武,不吃早饭,我要睡觉!你赶紧滚啊!”

  “你不是说迟早要打败我,做我的姐姐吗?半途而废可不是好习惯!”杨琛抓住她的手,把她从床上拖下来,“快起来!”

  “被子!被子掉地上了!”杨璐惊叫着,“妈!妈你管不管了!被子掉地上了!”

  ……

  这就是老杨家每天清晨的日常,已经成了习惯。

  院子里,杨林已经穿好了练功服,打着武术套路。

  作为体育学院的老师,杨林什么拳种都练,但练得最好的还是通背拳。

  醒懈有度,身步有章,讲究冷弹脆快,打起来也很好看。

  爷儿三个在院子里晨练,林菲在做饭,米粥的香气渐渐铺满院子,院子里的绿植花卉都舒张开了毛孔,沉醉在这安宁祥和的烟火气里。

  一套拳打完,林菲招呼着吃饭。

  饭桌上,林菲冲着杨林使了个眼色。

  杨林咳嗽一声,起身从书架上拿来一本书。

  杨璐眼尖,惊呼道:“哥,你的书出版了!”

  杨琛凝目看去,黄色的封皮上画着一只猴子,还有三个大字:悟空传。

  杨琛愣了愣,从妹妹手里接过书翻了两页,问道:“不是说出版社不给出版吗?”

  林菲笑起来,伸手捏了捏杨琛的脸:“惊喜吗小琛琛?”

  “自费的?”杨琛放下书,按捺下心中的喜悦,尽管只是一个文贼,但是那种拿来主义的快乐早就把羞惭冲刷得一干二净。

  “唉!”林菲叹了口气,“这孩子一点儿也不好玩儿。”

  说着揉揉杨璐的脑袋,“还是我家璐璐乖。”

  杨林拿起筷子,招呼道:“吃饭吧!”

  “花了多少钱?”杨琛拿起馒头

  …………没时间了,先传后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