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娱乐圈的中心必然是大陆,这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事情。

  吴晶叹了口气:“小琛,我跟你说实话吧,我之所以想去香江,最关键的原因是大陆的功夫片越来越少,我都快没戏拍了。香江确实在没落,但是那里毕竟是功夫片的鼻祖,我觉得还是能有机会的。”

  杨琛这才明白吴晶的心思,想了想开口道:“不然你来我这儿?之前就有想过请你,不过我一直以为你不缺戏拍,也没好开口。”

  吴晶考虑了一会儿,还是摆摆手:“算了,我还是想拍功夫片,毕竟就是练这个的,真要让我去演别的,我自己都没信心。”

  见杨琛还要说话,吴晶道:“你听我说小琛,你的心意我明白,不过我不想再拍电视剧了,我想拍电影,拍真正的功夫片。”

  “拍电影?”

  “对,你也知道的,在这方面咱们大陆跟香江差得远,人家有龙虎武师,有专业的武指,有成熟的制作班底,所以我是真的想去学习学习。”

  杨琛沉吟道:“你真的想清楚了?你现在抛下大陆的事业跑去香江,估计要重头开始,到时候没有三五年恐怕很难出头,而三五年之后大陆和香江的电影行业得调个个儿,一个萝卜一个坑,你到时候再回来恐怕这里已经没你的位置了,你总不能再熬三五年吧?”

  吴晶笑道:“这不是有你吗?等我到时候学得差不多了,就回来投奔你,你总不能放任不管吧?”

  杨琛拍了拍脑袋,反应过来,对啊,差点忘了自己这个变数,“那行,既然你想好了,我支持你,你到了那边好好看,好好学,把本事学到手了你就回来找我,到时候我出钱,你出力,咱们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一言为定!”吴晶伸出手。

  “一言为定!”杨琛也伸手拍上去。

  两个人对视一眼,哈哈笑起来。

  杨琛想了想,开口道:“晶哥,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做导演?”

  吴晶愣住了:“导演?”

  “对,电影是导演的艺术,演员始终是导演的工具,你既然心里有想法,想拍真正的功夫片,完全可以自导自演嘛!”

  吴晶心头一跳,想了想,开口道:“我之前还真没想过这事儿。我自己有几斤几两我知道,演员我都没整明白呢,哪里敢去想做导演的事儿。”

  杨琛笑道:“没关系,你现在就可以想,把这个也当作一个目标,去了那边多留些心思,我等你学成归来,咱们一鸣惊人。”

  “行,我试试!”吴晶郑重点头,“其实之前说去香江,我心里也不把稳,忐忑得厉害。不过现在有你当后盾,我心里稳当多了。”

  杨琛笑着指着吴晶:“好家伙,我算看出来了,你今天请我吃饭原来不是让我为你践行,是投石问路来了!”

  “嗨!谁让你你脑子好使呢,这才多久工夫,我还是小演员呢,你都混成大老板了。我这也算是人生大事,肯定要问问你的意见。”

  “屁!你别给我戴高帽。”杨琛还能不了解这家伙,就是个典型的犟种,“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就算我反对,你肯定还是要去!”

  吴晶嘿嘿一笑:“吃菜吃菜,今天这顿就当是为我践行了,待会儿你结账啊!”

  ………

  吴晶其实已经得到刘嘉良导演的邀约,去拍一部功夫片,名字叫作《醉猴》,不过很可惜只是个小配角而已。

  尽管只是配角,但他却因此诞生了去香江发展的念头。

  又经过和杨琛的一番长谈,他彻底下定了决心,开始对大陆的工作做收尾。

  2002年11月半,吴晶南下香江,赵闻卓回国,这俩人再次失之交臂。

  杨琛见到了赵闻卓的孩子,是个带把的,才俩月,肉嘟嘟还挺可爱。

  “你这么喜欢孩子?”

  赵闻卓看着杨琛脸上的笑很意外,要知道像杨琛这个年龄的,二十未满,自己都还是大孩子呢,很少有喜欢小孩儿的。

  杨琛看着婴儿床上的娃娃,某个瞬间心里还真有也造一个小孩儿玩的冲动。

  杨璐长大了就不好玩儿了,小时候多可爱啊!

  不过也就是想想而已,一旦有了小孩儿,自己以后还怎么浪?

  杨琛念头飞扬,随意和赵闻卓搭着话,忽然想到刚跟自己一起拍摄了《宝莲灯》的蒋秦秦,问道:“卓哥,这事儿秦秦姐应该知道了吧?”

  赵闻卓脸上笑容敛去,“嗯,我跟她说了。”

  “那你们?”

  “是我对不住她。”赵闻卓叹了口气,“不说这个了,你最近怎么样?”

  “我?吃好喝好睡得香,挺好的。”

  “房子的事儿还得谢谢你。”

  “外道了!咱们还说什么谢?”

  ………

  跟吴晶不同,《风云》热播之后,赵闻卓可谓是当红炸子鸡,正是炙手可热的时候。

  不过这俩人的路线却再次背道而驰,一个把精力从电影转移到了电视剧上,另一个却要从电视剧跳向大银幕。

  杨琛心中感叹着,忽然想到老谋子的《英雄》快上了,最近的宣发正炒得热火朝天,也正是这部电影真正拉开了中国商业大片的时代帷幕。

  “想什么呢?”车笑从公司回来,见杨琛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发呆,走到他身边坐下,脱下高跟鞋,揉了揉脚,“累死了!”

  杨琛回过神,坐起身,把她的脚捧到怀里轻轻揉着:“辛苦了。”

  “公司第一次同时筹备三部戏,一个个忙得脚不沾地,你倒好,窝在家里也不怕发霉。”

  “今年连着拍了两部戏,总要让我缓口气吧。”杨琛有些心虚地笑着,“而且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学校上课啊,一节课都没缺过。”

  车笑摇摇头:“算了,你天生的富贵命,就不是操心的人。”

  “哎,剧筹备得怎么样了?”

  “好歹是你的公司,求你稍微上点儿心吧。”车笑翻了个白眼儿,“尚导的《炊事班的故事》已经开机半个月了,其他两部戏《天下第一》和《雪花女神龙》也差不多了,演员档期都已经约好了,随时可以开拍。”

  “行,过段时间等开机了我去跟组。”

  车笑狐疑地看着他:“你想跟哪部戏?”

  “两头跑呗,我就是一监工的。”

  车笑道:“《雪花女神龙》也是一部难得的大女主戏,我本来以为你会给曾离的,就算是再不济也该是胡婧的,没想到你居然给了董旋。”

  “签了人家总要给机会的嘛。”

  车笑张嘴想说点儿什么,但却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没了立场,她蹬了一脚杨琛,赤着脚向楼上走去。

  杨琛莫名其妙地起身跟上:“怎么了这是?”

  “要你管?”车笑冷笑一声,“你是我什么人啊?”

  杨琛恍惚有些明白了,笑着凑上去抱住她:“我是你男人。”

  “呸,臭不要脸!”

  杨琛一个公主抱把她抱了起来:“爱妃,辛苦了一天,朕伺候你沐浴吧!”

  “你别闹,我很累。”车笑搂着他的脖子,闭着眼睛轻声呢喃。

  杨琛疼惜地蹭蹭她的脸:“别太辛苦了,公司请那多人,就是帮着你做事的,把事情放下去,定责到人,你只要负责拍板就行,何必事事躬亲呢?”

  “我什么都不懂,拿什么拍板,还是要多看着,多学点儿东西,我心里才踏实。”

  “那你睡一会儿,我去做饭。”杨琛抱着她来到卧室,给她盖好被子,亲了亲她的唇,下了楼。

  所有人都在进步啊!

  杨琛叹了口气,打开冰箱,正准备炒俩菜,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喂?爸,怎么了?”

  “嗯?怎么回事儿?严重吗?”

  “好,哪个医院?”

  “嗯,那先不说了,我现在过去。”

  挂断电话,杨琛抹了把脸,心头忽然有些慌,他快步走上楼,推开卧室门:“妞妞,我得去趟医院,饭……”

  杨琛声音渐低,只是这么会儿工夫,车笑已经睡着了。

  想了想,杨琛拿来一张便签纸,写了两句话,匆匆下楼离开。

  开着车一路疾驰,很快到了医院。

  “爸,老头儿没事儿吧?”

  杨林拍拍他的肩膀:“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是癌。”

  杨琛的脑壳嗡地一下炸开了:“不会吧,过年的时候我还去看过他,他那时候还好好的啊!”

  “他之前应该是在瞒着你,医生说他来的太晚了,现在已经发现到中后期了。”杨林道,“去看看他吧。”

  杨琛点点头,进了病房,梁老头在床上躺着,打着点滴,见到他进来,老头儿笑了笑:“来了?”

  杨琛沉默着走过去,盯着老头瘦的皮包骨的脸看了半晌,嘴角牵起一抹强笑:“你怎么回事儿?身体不舒服怎么不跟我说?”

  “嗨!本来以为是小毛病,熬一熬总能熬过去的。”

  ………这两天有点儿事,忙到很晚,时间不够了,先传后改,见谅。

  大人总喜欢在孩子的身上去触到时间。

  对于杨琛来说,他从出生开始就能够感受到韶华在指尖溜走。

  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地让自己变得更好。

  学武术,学舞蹈,学声乐,学编曲。

  他开始喜欢看书,喜欢游泳,喜欢京戏,甚至会拉二胡,浮躁的心慢慢沉淀下来,不再漫无头绪地朝着那个手机不离手的时代奔跑。

  他喜欢《堂吉诃德》里的那句话:我生性自由散漫,不喜欢拘束。我没有欺骗这个,追求那个;没有把这个取笑,那个玩弄。我有自己的消遣。

  他感受着自己在一点点地变好,每进一寸都有进一寸的欢喜。

  也正是这种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疏离感,让他与同龄人格格不入,再加上顶着“别人家孩子”的标签,就更是交不到铁磁儿的死党了。

  还好,他还有个妹妹。

  杨琛拍开杨璐的房门,凑到床边捏住杨璐的鼻子。

  “啊,烦死了!”杨璐闭着眼睛打开杨琛的手,“不练武,不吃早饭,我要睡觉!你赶紧滚啊!”

  “你不是说迟早要打败我,做我的姐姐吗?半途而废可不是好习惯!”杨琛抓住她的手,把她从床上拖下来,“快起来!”

  “被子!被子掉地上了!”杨璐惊叫着,“妈!妈你管不管了!被子掉地上了!”

  ……

  这就是老杨家每天清晨的日常,已经成了习惯。

  院子里,杨林已经穿好了练功服,打着武术套路。

  作为体育学院的老师,杨林什么拳种都练,但练得最好的还是通背拳。

  醒懈有度,身步有章,讲究冷弹脆快,打起来也很好看。

  爷儿三个在院子里晨练,林菲在做饭,米粥的香气渐渐铺满院子,院子里的绿植花卉都舒张开了毛孔,沉醉在这安宁祥和的烟火气里。

  一套拳打完,林菲招呼着吃饭。

  饭桌上,林菲冲着杨林使了个眼色。

  杨林咳嗽一声,起身从书架上拿来一本书。

  杨璐眼尖,惊呼道:“哥,你的书出版了!”

  杨琛凝目看去,黄色的封皮上画着一只猴子,还有三个大字:悟空传。

  杨琛愣了愣,从妹妹手里接过书翻了两页,问道:“不是说出版社不给出版吗?”

  林菲笑起来,伸手捏了捏杨琛的脸:“惊喜吗小琛琛?”

  “自费的?”杨琛放下书,按捺下心中的喜悦,尽管只是一个文贼,但是那种拿来主义的快乐早就把羞惭冲刷得一干二净。

  “唉!”林菲叹了口气,“这孩子一点儿也不好玩儿。”

  说着揉揉杨璐的脑袋,“还是我家璐璐乖。”

  杨林拿起筷子,招呼道:“吃饭吧!”

  “花了多少钱?”杨琛拿起馒头,抄了一筷子凉拌黄瓜。

  杨林道:“没多少。我找了北体大的出版社。主要是书号贵,印了3000册,一共花了两万二,我算过了,定价15,扣去渠道费,只要卖出去2500册就能回本。”

  杨琛叹气道,“万一卖不出去不就赔钱了?其实这本书我已经发到网上了,目前热度很高,相信总会有出版社有兴趣的。”

  杨林问道:“网上?就是你说那个互联网?”

  “嗯。”

  ……时间不够了,先传后改,见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