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娱之生于1984 > 107、一个小目标

我的书架

107、一个小目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觉间时间进入八月,随着《宝莲灯》的拍摄进入尾声,《武林外传》终于播出了。

  这是杨琛第一部领衔主演的电视剧,他自然很重视,首播平台放在了中央电视台电视剧频道。

  在八月份这个时间段内,可以说新剧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占据收视份额的还是一些重播多次的老剧,比如说《穿明》《天下粮仓》《橘子红了》《风云》等等,就连重播了一年的《少年包青天》《春光灿烂猪八戒》等剧都比一些新剧收视率高得多。

  而《武林外传》在剧方和央视的联合宣传下,一经开播收视率就达到百分之二点五,第二天就直接翻倍,开播十天收视率更是攀升到百分之十七,此后的平均收视率一直稳定在百分之十三左右。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横向对比02年目前的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剧是《天下粮仓》,但是平均收视率也只有百分之十一,可以说《武林外传》已经拿下了02年的收视冠军。

  而纵向对比,自然不能跟《渴望》、《西游记》这些收视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神剧相比,但是01年的央视大剧《大宅门》,也是去年的收视冠军,阵容逆天,全是大腕,不说斯琴高娃、陈保国这些主演,就连老谋子也在其中演了个太监,收视率也不过是百分之十七点七四而已。

  所以对圈内人来说,《武林外传》就是一匹黑到不能再黑的黑马,导演尚竞名不见经传,演员当中只有杨琛算是有点儿名气,但更多也是歌手的名气加成,至于投资,所有的故事都在一间客栈里,尽管集数达到68集,但恐怕总投资还不会超过《大宅门》。

  所以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就这么一部没有大投资、没有名演员、没有大导演的三无电视剧,何德何能可以取得如此逆天的收视率?

  而随着收视率的出炉,所有人都明白,这部戏爆了,大爆特爆。

  尽管首播权价格不高,但是后续还有第二轮第三轮,晨露影视绝对可以赚的盆满钵满。

  最关键的是四月份才播出的《穿明》,那也是一部大爆剧,收视率达到了百分之十,此前仅次于《天下粮仓》。

  也就是说,截止目前为止,02年收视率排行榜上,晨露影视一家公司就占了冠军和季军之位。

  而此前的《激情燃烧的岁月》和《青衣》都同样是难得的好剧,不仅收视率高,而且口碑也很好。

  包括《一脚定江山》的收视率也同样不俗。

  圈内人这才发现,晨露影视这个圈子里的新人不知不觉已经站稳了脚跟。

  不过是区区两年多时间,就已经出品了五部电视剧和一部电影,不仅高产,而且只要出手,必有中的。

  之前已经捧出了黄海鹰、曾离、,而随着《穿明》和《武林外传》的播出,杨琛、车笑、胡婧、乔震宇、沙益、胡戈、邓朝、董旋这些人很明显也会名声大噪。

  街头巷尾的那些孩子们挂在嘴边的话都成了“葵花点穴手”、“排山倒海”、“额滴神呐”,由此可见《武林外传》的火爆。

  于是乎,晨露影视顿时成了个香饽饽。

  之前《宝莲灯》立项的时候,三千万的投资额已经让晨露影视出了一次风头,要知道《大宅门》的投资也仅仅只有区区1200万而已,当时的消息一出演员就已经为角色抢破了头,不过当时那些演员也只是冲着大制作的名头去的。

  而如今,晨露影视的名头本身就已经有了足够的吸引力了。

  ………

  外界纷纷扰扰,到了9月份,杨琛才终于结束了《宝莲灯》的拍摄,也可以抽出时间来看看这个全新版本的《武林外传》。

  自家的那套小复式里,杨琛躺在沙发上枕着车笑的大腿看着剧,不过尽管换了演员,但是杨琛还是觉得似曾相识。

  所以车笑看得哈哈笑的时候,他倒是更沉浸于一种情怀当中,他的笑点反而更集中在沙益扮演的吕秀才身上。

  盗圣白展堂成了落第吕秀才,这种反差感和身份的错位反而让他忍俊不禁。

  每当沙益在那“子曾经曰过”,他就觉得好笑,不过这个笑点倒是不足为人道了。

  “这部戏的收视率很好,本来央视还想要买断二轮版权的,不过因为央视购买版权之后不允许其他卫视同步播放,这样一来其他地方卫视就只能买第三轮了。所以公司拒绝了。”

  车笑一边伸出修长的手指给杨琛按着太阳穴,一边轻声细语给杨琛说着《武林外传》的具体情况。

  杨琛之前的精力都放在《宝莲灯》的拍摄上,而《武林外传》自然就放手给了公司去决定,不过他本身就是甩手掌柜,倒也区别不大。

  此时闻言笑道:“怎么样,我的眼光不错吧?”

  车笑道:“目前《武林外传》二轮三轮的版权都已经卖出去了,即使刨去成本,收益也高达近三千万,再加上后续还有重播权,这部戏应该是咱们公司收益最大的一部剧了。”

  “很正常,我还觉得少了呢。”

  中国的情景喜剧有两大巅峰,一部叫《我爱我家》,另一部就是《武林外传》。

  当初的《激情燃烧的岁月》利润率都高达百分之两百,《武林外传》68集,而《激情燃烧的岁月》只有22集,这个收益率不算离谱。

  “让子弹再飞一会儿,等到《宝莲灯》再上映,咱们公司也真正算是一座山头了。”杨琛笑着搂住了车笑的腰,《穿明》和《武林外传》的收益结算之后,晨露影视的总资产也终于快要破亿了。

  说起来身为一个穿越者,折腾了这么久,身家还没破亿,可以算是穿越者之耻了。

  如今一个小目标遥遥在望,杨琛心中快意许多,他嗅着车笑身上的味道,有些蠢蠢欲动:“妞妞,你身上怎么这么香?”

  车笑按住他不老实的手,没好气道:“你刚刚还喊累呢,怎么?这么快就缓过来了?”

  杨琛紧紧搂着车笑的腰,头埋在她的小腹处,呻吟道:“金钱和女人是一个男人最好的兴奋剂。”

  电视里还在放着《武林外传》,里边的杨琛还在比划着葵花点穴手,而电视外的沙发上,杨琛却在跟佟掌柜交流着枪法。

  那一套暴雨梨花枪施展下来,佟掌柜也只能搂着他的脑袋说“额滴神呐”。

  ………

  《宝莲灯》拍摄完毕,但是后期却还有大量特效要做,所以上线播出恐怕要等到明年了。

  不过随着《武林外传》的回款,公司的流动资金倒很是宽裕,而且随着晨露影视在影视圈攻城拔寨,公司的信心很足,冲劲满满,所以一口气又开了三部戏,一部是《天下第一》,另一部是《雪花女神龙》,还有一部就是情景喜剧《炊事班的故事》。

  不过《炊事班的故事》倒是有个合作方,就是空政电视艺术中心。

  其实其他两部剧也是有合作方找上门的,不过晨露影视都拒绝了。

  很明显是晨露影视如今称得上奇货可居,有心想往影视圈发展的都想搭上顺风车。

  不仅是资金在往晨露影视涌,这段时间里,导演、剧本、演员找上门的不要太多。

  随着杨琛决定不再拍电视剧,车笑也把精力都投在了学业和公司上,晨露影视所属的演员一姐是曾离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一哥之争却渐渐有了苗头。

  时间不够了,先传后改,见谅。

  …………

  知乎上有个问题:离开互联网和手机你能活几天?

  杨琛可以明确回答这个问题:谢邀,人在98,刚上高中,至今已14年,合5000余天。

  ……

  已经进了九月,京城的天还是闷热。

  夕阳还未落下,杨琛穿着171中学的校服,斜挎着书包,走进一条巷子里。

  胡同口两个下棋的大爷打着招呼:“阿琛回来了?”

  “回来了。又下棋呢?”

  杨琛笑着应声,走到两人身边,瞄了两眼棋盘,“呦,王大爷这是又要赢了啊!挂角马,炮五平六,马后炮,绝杀!”

  王大爷闻言拿着扇子一拍脑门:“还真是嘿!”

  “不行不行!这把不算!琛小子话忒多,懂不懂观棋不语啊!”

  对面的老张头说着一抬头,杨琛早就溜了,笑骂道:“这臭小子溜得倒快!”

  ……

  胡同里的小男孩正趴着打面包,所谓的面包就是用纸叠出来的四方板正的玩意儿,打翻了面儿就算赢了。

  小女孩儿则一边唱着“马兰开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的小调,一边跳着皮筋……

  杨琛走进一小四合院里,院门口是两棵银杏树,迎面砌着一照壁,院子里种了几棵桔子树,已经结了果,鲜艳的青色只是看着就已经酸倒了牙。

  “妈,我回来了!”

  杨琛进了屋子,把书包甩到沙发上,四仰八叉葛优瘫,长长舒了口气。

  林菲手里拿了半拉桔子走过来,递到杨琛嘴边,“妹妹呢?”

  “谁知道那疯丫头跑哪儿野去了。”杨琛撇过头,“我才不吃,酸死了。”

  坐起身一把揪住跟着林菲进来的小博美的脖颈子,逗弄起来。

  “你个死孩子怎么说话呢?”林菲把桔子强塞进杨琛嘴里,“当哥哥的也不说让着点儿妹妹,惹得她每天都要告你的状。”

  想想那些小说里重生后以幼稚之龄与富贵交,堪比甘罗公瑾,不由内心惭惭。

  个人的力量与时代的浪潮比起来如同蜉蝣之于天地,何况他知道未来三十年这头雄踞东方的醒狮能够爆发出怎样璀璨的能量,内心就更没有了太强的驱动力。

  在京城二环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是多少国人的梦想,已经提前实现的杨琛也渐渐没有刚刚重生时那种时不我待的急迫,他感觉自己正在被这个时代同化。

  就像清早上的火车站,黑暗无行人的长街,冒着热气儿的卖豆浆的小店,车马悠悠,暮色悠悠,这些臆像与腾飞的巨龙交织纠缠,构成了一幅迷人的写意画,让杨琛如饮淳酿,只愿酒醉不复醒。

  一场洪水摧不毁众志成城的中国,奋斗的泪泉与牺牲的血雨会让这扎根更深的花开得更加明艳!

  1998啊!

  这是众多傍晚中的一个,并不比昨天或者明天的更为独特。

  杨琛阖上双眼,渐渐睡去。

  明天还要上学。

  good good study,day day up!

  这是个娱乐匮乏的年代。

  杨琛无比庆幸自己有个双胞胎妹妹,对他来说,逗弄那个小不点儿是他最大的乐子。

  十余年来,尽管杨琛在外人眼里是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外相积石如玉,列松如翠,内秀也是上学跳级的天才学霸。

  但是对杨琛来说,除了撺掇父母在京城拿下了几套房子,其他的一事无成,既没有改变经济基础,也没有改变上层建筑,小蝴蝶煽动了两下翅膀,连湖面都荡不起涟漪。

  他前世本就是个普通人,心气儿不高,随遇而安,追忆起来除了会写两笔酸臭文章也没什么特长,不会炒股,也不会做企业,更不懂军工。

  想想那些小说里重生后以幼稚之龄与富贵交,堪比甘罗公瑾,不由内心惭惭。

  个人的力量与时代的浪潮比起来如同蜉蝣之于天地,何况他知道未来三十年这头雄踞东方的醒狮能够爆发出怎样璀璨的能量,内心就更没有了太强的驱动力。

  在京城二环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是多少国人的梦想,已经提前实现的杨琛也渐渐没有刚刚重生时那种时不我待的急迫,他感觉自己正在被这个时代同化。

  就像清早上的火车站,黑暗无行人的长街,冒着热气儿的卖豆浆的小店,车马悠悠,暮色悠悠,这些臆像与腾飞的巨龙交织纠缠,构成了一幅迷人的写意画,让杨琛如饮淳酿,只愿酒醉不复醒。

  一场洪水摧不毁众志成城的中国,奋斗的泪泉与牺牲的血雨会让这扎根更深的花开得更加明艳!

  1998啊!

  这是众多傍晚中的一个,并不比昨天或者明天的更为独特。

  杨琛阖上双眼,渐渐睡去。

  明天还要上学。

  ………

  时间不够了,先传后改,见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