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禁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行人搭乘公交到了公司楼下。

  董旋仰望着面前的大楼,艳羡道:“真有钱,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能在这种写字楼里工作,当一个白领。”

  “我也一样。”乔震宇道,“可惜……”

  “别感慨了,走吧,咱们现在不就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吗?”邓朝说着已经迈开了步子,他小时候是典型的叛逆少年,可没有过这样的梦想。

  到了晨露影视,前台接待就迎了过来:“杨总他们已经在会议室等你们了,请跟我来。”

  前台带着他们到了会议室,敲了敲门:“杨总,他们到了。”

  一道清越的声音传出来:“进!”

  前台对着几人笑了笑,点点头:“进去吧,加油!”

  几人深吸一口气,推开了会议室大门,排成队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人有点儿多,他们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稍稍有些拘谨。

  杨琛抬眼看过去,清一色嫩出水的少男少女,笑道:“都来了,找个位置坐吧!”

  在这种场合,尽管杨琛很年轻,但说的话却很有力量。

  几人连忙应着是,坐了下来。

  “不要那么生分,以后都是一家人了。”杨琛站起身,“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吧。”

  杨琛走到杨森身后,扶着椅子:“这一位就是咱们晨露影视的老总杨森先生。”

  几个人刚坐下呢,闻言又赶忙站起来,冲着杨森鞠躬:“杨总好。”

  杨森摆摆手,笑道:“不用这样,都坐下吧。”

  杨琛转到刘山莉身后,开口道:“这一位你们应该都见过,刘山莉刘总,演艺部总监,也是你们以后的顶头上司。”

  “刘总好。”

  刘山莉身上很有亲和力:“你们不要听杨琛瞎说,什么顶头上司,我就是你们的大管家,以后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需要帮助的都可以联系我。”

  杨琛又走到车笑身后,开口道:“这一位是我们公司的项目策划部总监,车笑车总。”

  车笑还不适应这样的场合,尤其是这些人里还有自己的同学。

  董旋在朝着她鞠躬的时候还对她眨了眨眼,车笑当下也站起身对着他们鞠了一躬:“以后请大家多多指教。”

  杨琛迈着步子来到尚竞和娄南中间,笑道:“这两位尚导、娄导,你们以后拍戏就是要在他们手底下混饭吃,所以你们要注意多拍拍他们的马屁,这样到了拍戏的时候或许可以少挨点儿骂。”

  尚竞和娄南闻言绷不住了,尚竞和杨琛关系更亲近些,当下就笑道:“你这是柿子挑软的捏,就会来编排我们。”

  杨琛耸耸肩,故作委屈道:“没办法,那几位我也惹不起啊!”

  尚竞和娄南都清楚杨琛和那三人的关系,倒也没有觉得折了面子,而是忍俊不禁,指着杨琛笑骂道:“欺软怕硬。”

  沙益、邓朝他们见杨琛穿针引线,如鱼得水,气度从容而洒脱,心中既艳羡又钦服。

  这时又有人敲门:“杨总,离姐她们到了。”

  “进来吧!”杨琛应了一声。

  曾离和胡婧走了进来,杨琛悄悄对她们眨眨眼,顺手为她们拉开椅子:“来了,先坐吧。”

  等两人坐下,杨琛才对着邓朝他们道:“这两位大美女你们应该认识,曾离、胡婧,她们论起来是你们的前辈,是我们晨露影视第一批的签约艺人。”

  几个新人齐刷刷再次鞠躬:“师姐好!”

  曾离和胡婧刚来还不知道什么情况,见状曾离求助地看向杨琛。

  杨琛道:“这是咱们公司新签的艺人,让你们来认认脸。”

  杨琛说完没有回原来的位置,而是就在曾离附近拉了一把椅子坐下,玩笑道:“我就不用介绍了吧?”

  几个刚刚八卦过杨琛的新人见到这一幕,不时拿余光去看车笑,面上却还是眼观鼻、鼻观心,正襟危坐。

  “不认识我也没关系,以后来日方长。今天叫大家过来,主要是公司现在有两部戏即将开拍,这两部戏的主角就是公司给你们准备的见面礼。”

  杨琛说着把桌上的资料向着沙益、邓朝他们推了过去,“这是这两部戏的大概资料,你们可以先看一下,做个了解。”

  见几人都在认真翻着资料,杨琛继续道:“公司想要问问你们的意见,对哪个角色更感兴趣。不过我先声明,这两部戏都是公司的重点项目,不存在厚此薄彼。”

  会议室安静下来,翻着资料的几人不时目光交流着,眼神闪动。

  “对了。”杨琛忽然看向胡戈,“我听刘总说,胡戈还没有签约,是有什么顾虑吗?”

  胡戈此时还没满20岁,就一毛头小子,此时忽然听到杨琛点了自己的名,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像极了被老师点名答不上题的小学生,害羞尴尬,紧张得都快窒息了,吞吞吐吐说不出话。

  “别紧张。”杨琛见状心中好笑,没想到老胡现在这么青涩,安抚道,“晨露影视是很有诚意的,要不然公司的内部会议不会连你也一起叫过来。你有什么顾虑,可以现在说出来,我看能不能帮你解决。”

  在场的人都知道杨琛的年龄还没有胡戈大,但是众人见到这一幕却没有产生丝毫违和感,甚至早已经忘了杨琛的年龄。

  杨森、尚竞这些人是都已经习惯了杨琛成熟的处事方式。

  而新来的沙益、邓朝他们尽管是初次见面,但杨琛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游刃有余也已经折服了他们,那种风度和气场让他们觉得自己就是在面对一位能决定他们命运的公司老总。

  本来胡戈混在人群里,倒也没什么感觉,此时被单独点了名,面对这种压力,忽然就知道了那些影视剧中面对老板批评的职员为什么会缩成一个鹌鹑了。

  这就是职场吗?好可怕,想回家。

  胡戈也不知道为什么本来紧张着呢,思绪忽然就飞了。

  他甚至都没听到杨琛后边说的话,直到沙益咳嗽了一声,在桌面下拉拉他的裤子,他才一下回过神,见众人都在看着他,一下子像是火烧了屁股一样站起来:“对不起!”

  众人倒是被他的反应整愣住了。

  还是杨琛道:“你别紧张,晨露影视又不是龙潭虎穴,有什么想法尽管说。”

  胡戈深吸了一口气,悄悄看了杨琛一眼,“我是听说《宝莲灯》选角,所以想试试「沉香」的角色。”

  杨琛不置可否:“既然说到《宝莲灯》,我就跟大家先解释一下,我知道你们本来都是冲着这个项目来的。不过这部剧算是个难得的大制作,而且因为有大量特效,所以筹备时间会长一些,估计会到明年年中才会开机。所以,关于角色的问题公司正在讨论,其中的主要角色还是会在你们中间挑,包括「沉香」也一样,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所以,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胡戈愣了一下,没太明白杨琛的意思,不过此时他只能懵懂地摇头:“我没问题了。”

  “好,那你等下可以跟刘总谈谈合约的事。”杨琛说了一句,略过这个话题,“言归正传,资料你们也看了,有没有什么想法?”

  邓朝率先开口:“我看这部《穿明》的女主角是曾离师姐?”

  杨琛点头道:“没错。”

  邓朝试探道:“这些角色是我们随便挑吗?”

  杨琛闻言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你可以先说说自己的意向,具体的角色安排,会由公司讨论之后决定。”

  邓朝对上杨琛的眼神,忽然想到董旋说的那个八卦,心头一惊,连忙低下头:“我没什么想法,还是公司来安排吧。”

  “好,那我知道了。”杨琛点点头,看向沙益,“老沙,你呢?想演哪个角色?”

  沙益眼观鼻、鼻观心,心中正暗自摇头呢,太岁头上动土,胆子不小,忽然听到杨琛叫「老沙」,他还愣了一下,抬头看了看,见杨琛确实在看着自己,心中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还挺舒坦,这应该是在表达亲近吧,当下开口道:“我想试试「吕轻侯」这个角色。”

  “可以。”杨琛道,“那这个角色就是你的了。”

  娄南闻言欲言又止,不过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尚竞悄悄对着沙益比了个大拇指。

  邓朝、乔震宇都有点儿慌了,不是说公司讨论之后才决定的吗?

  乔震宇看了看剩下的角色,有了邓朝的趟雷,跟曾离演对手戏的「朱允炆」先排除掉,那就只剩下《武林外传》的厨子「李秀莲」和《穿明》的「朱棣」了,当下举起手,开口道:“我想试试「朱棣」这个角色。”

  杨琛想了想,点头道:“可以。”

  乔震宇松了口气。

  车笑忽然哼了一声。

  杨琛有点儿尴尬,咳嗽了一声,“今天先到这里吧,你们不要急着决定,可以再多考虑考虑,考虑好了就跟刘总说。你们先回吧,资料可以带上,不过不要外泄。”

  ………

  一行人鱼贯出了会议室。

  直到下了楼,众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沙益看了胡戈一眼:“你怎么也下来了?”

  胡戈有点儿懵:“不是让咱们先回吗?”

  沙益奇怪道:“你不签约了?”

  “签约?也没说让我签约的事儿啊?”

  沙益笑了:“你不是想演「沉香」吗?”

  “对啊!”

  沙益摇头道:“傻小子,你不签约怎么演?你没听杨琛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吗?”

  胡戈这才明白过来,当时紧张得都迷糊了,哪里能想到这个,脸一下苦了:“大师兄,我咋办?”

  “凉拌!等着吧,刘总应该会再联系你的。”

  胡戈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其实之前老师和同学都建议我签,不过我家在上海,还要上学,所以就很犹豫。”

  “拍戏可以请假的。”董旋笑道,“而且签了约有工资,片酬另算,相当于带薪上课。”

  在场的只有胡戈和董旋还是在校生,不过董旋比胡戈大三岁,所以对这个小弟她还是挺照顾的。

  他们在这说着,乔震宇扛了扛沙益的肩膀,对着一直沉默的邓朝努努嘴。

  众人见状安静下来,沙益问道:“朝儿,没事儿吧?”

  邓朝扯扯嘴角:“没事儿。”

  “你笑的比哭还难看,这还叫没事儿?”

  邓朝苦笑道:“你们没看出来吗?”

  沙益被噎住了,干咳一声。

  乔震宇和董旋也面面相觑没出声。

  胡戈有些奇怪,傻fufu的:“看出来什么?”

  沙益搂住他的脖子,揉揉他的脑袋:“大人的事儿小孩儿少打听。”

  董旋迟疑了一会儿,开口道:“没事儿的,曾离不是你师姐吗?你跟她解释一下就好了。”

  沙益也道:“对,吹吹枕头风。”

  乔震宇苦笑道:“其实我本来也想演「朱允炆」的,不过朝儿先开了口,也算是给我趟了雷。”

  “你们在说什么呢?”胡戈被他们这种氛围感染,悄摸摸地压低了声音,“我怎么都听不懂?”

  沙益被他那鬼鬼祟祟的模样逗乐了:“这小子还没开窍,是个傻的。”

  “怪我。”邓朝叹了口气,“我就是想着能跟师姐对戏,忘了这茬儿了,真没那意思。”

  “主要还是你太明显了,都看出来你是冲着曾离去的。”董旋道:“我大概看了剧本,还有吻戏呢!”

  沙益道:“哎,你们说这剧本不会是杨琛准备自己演呢吧?”

  胡戈终于听懂了,他两手食指碰了碰:“你们是说杨琛跟曾离真的有这个?”

  “这傻小子才反应过来。”沙益道,“我估计是八九不离十。”

  胡戈道:“我觉得你们想多了。”

  “嗯?”众人都愣了。

  胡戈道:“吻戏不是很正常吗?而且杨琛不像那种小心眼儿的人吧?”

  众人给他整无语了。

  邓朝道:“这不是小不小心眼的事儿,人家是老板,懂吗?”

  邓朝说着咬咬牙:“我还是得跟曾离师姐说说,解释一下。你们是没看到当时杨琛看我的眼神,唉!”

  沙益叹道:“不过说真的,你这位师姐不愧是校花,确实漂亮。”

  邓朝翻了个白眼儿:“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我都快前途无亮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