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杨琛和曾离再回到病房的时候,胡婧已经睡着了。

  曾离走过去摸摸她的额头,对杨琛道:“已经不烧了,睡一觉,应该明天就能出院了。”

  “你看她骂我的时候中气十足,哪像是个病号?”

  曾离无奈道:“你们怎么见面就吵啊?”

  “她总是找我茬儿,我感觉她看我不顺眼。”

  杨琛其实知道为什么,拍《青衣》的时候,有一场戏是胡婧扮演的裴锦素大骂自己演的乔炳璋是渣男,从那之后胡婧就开始找自己的茬儿,但这些肯定不能告诉曾离。

  “你们怎么跟小孩儿一样!”曾离嗔怪一声,对杨琛道,“你要不然先回吧,这里我看顾着就好。”

  杨琛从背后抱住曾离,亲了亲她的耳垂:“我留下来陪你。”

  曾离身子一僵:“婧婧还在呢!”

  “没事儿,她睡着了。”杨琛的嘴唇落攀上曾离白皙的脖颈,“我真想把你吞进肚子里。”

  曾离拿脸蹭着杨琛的头发:“你就是我的冤家。”

  杨琛手臂一用力,把怀里的曾离转过来,一低头擒住她的唇,直到曾离喘不过气了把他推开,嗔怪道:“你怎么跟疯了一样,我的嘴都肿了。”

  “我感觉我要着火了,渴得厉害。”

  曾离笑起来:“那我给你倒杯水吧?”

  杨琛再次把她揽入怀里:“你才是我解渴的灵药。”

  “那我给你降降温。”曾离伸手捧住杨琛的脸,“凉吗?”

  “嗯,你的手怎么这么冰?”杨琛大手覆盖住她的柔嫩洁白的小手,拿到嘴边哈了口气,“刚刚应该我来刷碗的。”

  “我哪有那么娇嫩。”曾离笑道,“我这是老毛病了,一到冬天就手脚冰凉。”

  杨琛握着她修长白皙的手指:“以后我来做你的暖手宝。”

  “油嘴滑舌!”曾离道,“时间真的不早了,你还是回吧。”

  杨琛握着曾离的手捧住自己的脸,可怜巴巴道:“我不想跟你分开。”

  曾离凑上来亲亲他的唇:“只有一张陪护床,夜里这么冷,你睡哪儿?”

  杨琛闻言心头一热:“要不我们挤挤?”

  曾离指着那张宽度不超过一米的陪护床:“怎么挤?”

  “要不咱们先试试?”杨琛拉着曾离走过去,灵机一动,“咱们可以抱着睡!”

  “谁要跟你抱着睡?”曾离羞恼地锤了他一下。

  “试试嘛!就试试。有护栏,反正摔不下去。”杨琛抱住曾离躺到了床上。

  两个人四目相对,曾离看到杨琛那快要冒火的眼睛,心头一慌:“这是医院,你不要乱来!”

  “我知道。”杨琛深吸一口气,把曾离狠狠揉进自己的怀里。

  曾离搂着杨琛的腰:“就这样躺一会儿吧。”

  “嗯。”杨琛应了一声,张口把曾离的耳垂含到嘴里。

  曾离小拳头锤了一下他的背:“你能不能别使坏,安分一会儿。”

  杨琛道:“我去把灯关了吧。”

  “关灯干嘛?”

  “灯亮着我睡不着。”

  曾离抬头看了看胡婧,她还在睡着,松了一口气:“那你关了吧,老老实实睡觉。”

  杨琛闻言麻利地爬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关了灯。

  “你脱衣服干嘛?”黑暗里,曾离发出一声压抑的惊呼。

  “我没脱。就脱了羽绒服,羽绒服太厚了,睡着太憋屈,不舒服。”杨琛道,“你也把外套脱了吧,床这么小,你不嫌憋屈吗?”

  曾离想了想,也坐起身,把自己的羽绒服脱下来,叠成方块:“给你当枕头吧!”

  走廊外边的灯光还能通过窗户照进来,杨琛借此爬上了床。

  “你下来啊,压得我喘不过来气了。”曾离拧了拧杨琛的脸。

  “那你挪挪,我没地儿躺了。”

  “你压着我,我怎么挪?”

  杨琛用手臂支起身子,曾离这才侧身躺好。

  杨琛掀开被子钻进去,伸出手臂把曾离抱进怀里,感受着她丰腴的身子,舒服地舒了一口气。

  陪护床太小,两个人躺在床上几乎严丝合缝。

  曾离躬了躬身子:“你能不能老实点儿?”

  “我也不想的。”杨琛道,“就我现在这种处境,除非是太监,要不然怎么老实?”

  “你要不然还是回去吧?”

  “不可能。”杨琛斩钉截铁。

  曾离头疼地叹了口气:“这是医院。”

  “我知道,咱俩都穿着衣服呢。”杨琛紧了紧抱着曾离的手臂,让她往自己身上贴了贴。

  曾离气得咬了他一口:“那就这样睡,反正难受的是你。”

  杨琛没有应声,病房里安静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杨琛轻声问:“离姐,你睡了吗?”

  无人应声,杨琛叹了口气,蛄蛹了一下。

  腰间软肉一疼,杨琛问道:“离姐,你还没睡?”

  曾离闷声道:“你想干嘛?”

  “我没干嘛,就是有点儿难受。”

  “你活该!”曾离再次拧住他腰间的肉,磨牙道,“忍着!”

  杨琛感觉到了杀气,一动不敢动:“我睡不着。”

  曾离没搭理他。

  又过了一会儿,杨琛再次开口:“离姐,你怎么这么香?”

  话刚出口就被曾离堵上:“杨琛,你怎么这么烦?”

  杨琛这次彻底闭嘴,他嗅着曾离身上的香味,伴随着她均匀柔细的呼吸声,渐渐睡了过去。

  他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行走在天上,一团柔软的云把自己包裹着,花噙玉露,心寄东风,畅快难言。

  猛然间脸上一疼,杨琛从天上坠落,一下子睁开了眼。

  “你干嘛呢?”胡婧叉着腰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杨琛猛然一个激灵。

  草!

  不会这么丢人吧?

  杨琛感受着怀中的丰腴,低头一看,曾离紧紧抱着他,把头埋在他的胸口不敢见人。

  胡婧瞪着杏眼:“不过一个晚上的工夫,你们俩就混到一张床上了?”

  “你乱说什么呢?”杨琛道,“我们都穿着衣服呢。再说还不是为了看护你?你以为这张小床睡着很舒服吗?”

  “我看你就很舒服。还照应我?睡得跟死猪一样,天都亮了,还睡呢?松手!”

  胡婧说着就要掀被子。

  杨琛心中一惊,连忙按住被子:“你先出去!”

  胡婧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不是说你们穿着衣服吗?”

  “那你也不能掀我的被子!”杨琛咬着牙,“你先出去!”

  曾离抬起头,脸蛋通红:“婧婧,你先出去一下吧。”

  胡婧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指着杨琛道:“你个死渣男!”

  杨琛没理她,看着她开门出去,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这么恶心?”曾离满脸红润,锤了杨琛一下。

  杨琛有些心虚:“我怎么了?”

  曾离掀开被子,一股生栗子味儿传出来,杨琛一下子闹了个大红脸:“我不是故意的。”

  曾离指着他的裤子,那里湿了一片:“我看你一会儿怎么出去见人。”

  杨琛尴尬得恨不得钻进地缝里,他把头埋到曾离胸前,讪讪道:“现在怎么办?”

  曾离偷笑着:“你活该,谁让你使坏的。一晚上都不老实。”

  “我还不老实?”杨琛喊冤,“我要不老实还会这样吗?”

  曾离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

  杨琛恨恨地亲了她一口:“现在怎么办?”

  曾离拿起自己的羽绒服递给他:“你等会儿穿我的,我这是长款,应该能遮住。”

  杨琛起身把曾离的银色羽绒服穿上看了看,松了一口气,拉上拉链:“还行,那你穿我的。”

  羽绒服被当枕头枕了一夜,有些瘪,曾离走过来帮他拍了拍。

  杨琛伸手把她搂进怀里:“离姐,你真好。”

  “呸,大早上就不安生。”曾离捏捏他的脸,“走吧,给婧婧办出院手续。”

  “等等。”杨琛快步走到窗前打开窗户,捞起被子甩了甩,驱散了些气味儿,这才牵住曾离的手,“走吧。”

  曾离再次被他逗乐了:“你这是干嘛呢?”

  杨琛抱住曾离哀求道:“离姐,你得答应我,这件事情烂在肚子里,谁也不能说,胡婧也不行!”

  曾离笑弯了腰:“哎呦我眼泪都出来了。”

  “你别笑了!”杨琛微微一蹲身,手臂用力箍住曾离的大腿把她抱了起来,曾离的视野猛然升高,吓了一跳,连忙去抱杨琛。

  杨琛的头被她抱在怀里,眼前一黑,往前蹭了蹭,闷声道:“离姐!”

  曾离揉揉杨琛的头发,笑道:“好了,你先放我下来!”

  “那你答应我,谁也不能说!”

  曾离闻言再次笑起来:“我知道了!”

  杨琛这才放下曾离,唉声叹气:“我从没有这么丢脸过!”

  “好了,没事的。”曾离捧住他的脸,忍住笑,在他眉心亲了一口,“很可爱!”

  杨琛满头黑线:“可爱?离姐,你拿我当孩子哄?”

  曾离没绷住再次笑出来:“你能不能别再逗我笑了,我肚子疼。”

  “我哪里逗你了?!”杨琛气急败坏,“你认真点儿好不好?”

  “好!我不笑了。”曾离伸手揉揉脸,牵住杨琛的手,故作严肃道,“咱们去找婧婧吧。”

  “我总觉得你会因为这件事笑我一辈子。”

  曾离愣了下,叹道:“会是一辈子吗?”

  杨琛心头一紧,反手握住曾离的手,握得指尖发白:“想笑就笑吧,我愿意被你笑一辈子。”

  曾离手被杨琛握得生疼,脸上却灿烂起来:“好啊,那我就笑你一辈子。”

  两个人说笑着走出病房,看到了一个人孤零零坐在走廊拐角的胡婧。

  两个人连忙快步走过去,曾离道:“你坐这干嘛?”

  胡婧的眼神落在两人牵着的手上,曾离下意识抽了抽手,但是杨琛握得很紧,没抽动,心里叹了一声「冤家」,索性也由着他了。

  “你们俩什么情况?”胡婧站起身,拍拍屁股,杏眼怒睁看向杨琛,“杨琛,我有没有跟你说,别打曾大美的主意?”

  杨琛举起和曾离握在一起的手,“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我有什么办法?”

  “你特么少跟老娘装,臭渣男!”胡婧骂了一句,看向曾离,“曾离,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他有女朋友?”

  曾离愣了一下,用力抽着被杨琛握住的手。

  “离姐!”杨琛心慌得厉害,他怒目看向胡婧,胡婧也不甘示弱地瞪着他。

  杨琛下意识错开了眼神,他这一刻才发现原来自己不恨胡婧,恨的是自己。

  曾离道:“你捏疼我了,松开吧。”

  杨琛怅然若失地松开手,前一刻两人打情骂俏,下一秒好像就要分道扬镳,他想说点儿什么,但却开不了口。

  胡婧走过来撞开他,搂住曾离的胳膊:“我们走。”

  杨琛亦步亦趋地跟着:“我送你们吧?”

  “你少在那装好心。”胡婧道,“你要追曾大美可以,先跟你女朋友分手!”

  杨琛咬牙道:“胡婧,你能不能尊重一点儿你的老板?”

  胡婧冷笑一声:“呦呦呦,露出你的真实嘴脸了?拿老板的身份压我?你有什么手段就用出来,看我怕不怕你!”

  杨琛看了曾离一眼:“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尊重你?渣男值得尊重吗?渣男是好听的,你丫就是一臭流氓!”

  杨琛脸色阴沉:“我不是乔炳璋,你也不是裴锦素,你别拿那套话来骂我!”

  “呦,听出来了?你以为你比乔炳璋好到哪去了?我差点儿忘了,《青衣》就是你写的,乔炳璋对应的就是你自己吧?”

  胡婧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这么一说,裴锦素也是你写的,你自己在书里骂自己,你是神经病吧?”

  杨琛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没话说了?”胡婧看着杨琛那张脸,恨恨道,“你别用你那张桃花脸装可怜,我还是那句话,想追曾大美,先跟你女朋友分手!想享齐人之福,也不看看什么年代了,怎么不美死你?”

  杨琛被骂得根本不敢去看曾离,胡婧这姑娘词锋犀利得他根本招架不住,他虽然隐晦地表达了威胁,但是胡婧根本不吃他这一套。

  而且他虽然这样说,但却不会真的那样去做,不仅是因为曾离,更重要的是,如果那样做了,他自己都会觉得自己恶心。

  曾离都被胡婧惊到了,此时才回过神,拉拉胡婧的袖子:“好了。”

  胡婧犹自愤愤不平,恨铁不成钢道:“好什么好?你也是个不长心的!一个晚上的工夫你就被他骗到了手,你是不是真的想活成筱燕秋?”

  杨琛没忍住道:“你骂我就骂我,说离姐干嘛?”

  “用得着你假好心吗?”胡婧战斗力爆表,火力迸发,“你要是真有良心,你就不该来招惹她。你就是觉得她心软,觉得她好骗,你昨晚搂着她的时候是不是特得意,觉得这姑娘真傻!”

  “你够了!”杨琛深吸一口气,“我从没这样想过,我发誓。”

  曾离见胡婧还要说话,连忙一手牵起一个,把他俩隔开,向着医院外走去:“好了,一会儿该有人过来了!”

  杨琛握住曾离的手:“离姐,我真的没有那样想过!”

  胡婧冷笑一声:“呵呵。”

  “胡婧你欺人太甚!”

  “是你先欺负曾大美的!”

  “我没欺负她!”

  “渣男!”

  “你……”

  “好了!”曾离一声怒喝,“你们要不然自己找个没人的地儿吵,这里是医院!”

  杨琛和胡婧互相瞪了一眼,安静下来。

  三个人沉默着,杨琛忽然道:“离姐……”

  曾离道:“闭嘴!”

  “不是……”

  “别说话了,好吗?”曾离道,“我头疼。”

  曾离拉着两人到了停车场,对杨琛道:“你把我们送回去吧。”

  胡婧道:“我才不坐他的车!”

  “你闭嘴!”曾离拉着她上了车后座。

  杨琛见曾离浑身散发着冷气,发动车子,向着曾离住的地方驶去。

  后视镜里,曾离正闭目养神,忽然睁开眼:“都被你们吵忘了,婧婧的出院手续还没办呢!”

  杨琛道:“我刚刚就想提醒你的。”

  曾离道:“咱们拐回去吧。”

  “没事儿,先把你们送回去,等会儿我再跑一趟。”

  曾离叹了一口气:“你们俩人以后能不能不要吵了?”

  杨琛道:“我真的没想跟她吵,是她找我的茬儿。”

  胡婧道:“你要是别欺负曾大美,鬼才愿意跟你吵!”

  “我说了,我没……”

  “好了。”曾离打断两人的话,看着后视镜里的杨琛,唤了一声,“杨琛。”

  “嗯?”杨琛透过后视镜对上曾离的眼神,心头一跳,生出一种不妙的预感,“离姐,你还没吃早饭吧?咱们一起去吃点儿?”

  胡婧道:“你别打断曾离说话。曾大美,说出来,让他死了这条心。”

  “算了。”曾离闭上眼睛,“我累了,想睡一会儿。”

  杨琛松了一口气:“好,到家我会叫你。”

  胡婧叹了一口气,把曾离搂进自己的怀里,擦去曾离默默流出的眼泪:“真傻。”

  杨琛透过后视镜看到这一幕,狠狠抽了自己一嘴巴。

  胡婧道:“你好好开车,干嘛呢?”

  “对不起。”杨琛道。

  “你这话应该对曾离说。她是个傻姑娘,你不要伤害她。”

  曾离长长的睫毛颤着,像极了蝴蝶的翅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