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目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2001年,中国电影还没有院线制,目前各省的电影院基本上都掌握在各省电影公司手上。

  《高原如梦》挂在北影厂名下,就连总监制也是挂的中影老总童刚的名。

  也是通过童刚,尚竞请来了几个省电影公司的代表,组织了一场看片会。

  会议室里,童刚没在,中影来的是韩三坪。

  电影公司代表请来了八个,这些省份里都有票仓城市,北上广深成武重杭,而这八个城市也是杨琛计划中的路演目标城市。

  杨琛对韩三坪还挺好奇的,后来中国电影的片头基本都挂着这位的名字。

  韩三坪理的小平头,轮廓硬朗,不过态度却挺温和,不仅不以盛气凌人,反而给杨琛一种屁股坐在了他们制片方的感觉。

  韩三坪带着杨琛三人见了电影公司的代表,又一一作了介绍,一番寒暄之后众人一起去了放映室。

  其实这些电影公司的老总都是冲着中影的面子来的,基本都是抱着【来都来了,随便看看】的想法,至于排片,要是电影挣不了钱,中影的面子也没用。

  杨琛他们之前已经看过成片,心里对影片的质量还是有些底气的。

  川藏线上的独特人文景观和XC高原的奇丽风光在摄影镜头之下绽放出强烈的艺术震撼力。

  在这种天高地远、云天一线的环境里,去展现当代军人的风采,莫名就有一种景美、人更美的感受。

  而且与原版相比,这部电影搭上了两首歌,从奔驰在大草原上的《蓝莲花》,到故事最后的《平凡之路》,堪称画龙点睛。

  最起码在杨琛看来,这绝对是一部好电影,打个七分没问题。

  不过现在电影想进院线杨琛说了不算,还是得这些电影公司的老总说了才算。

  这是自重生以来,杨琛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看别人的脸色,如坐针毡,坐如喽啰,这就是他此时的感受。

  一个半小时的电影放完,这些老总没有说话。

  直到片尾曲终,一位四五十岁的老总才摸着自己的光头咂了咂嘴:“这首歌写的挺好,我喜欢。”

  “歌确实不错,两首都好。”一位三十来岁的女老总看向杨琛,“应该是杨琛唱的吧?”

  杨琛故作腼腆的笑了笑,朝着对方拱拱手。

  这时韩三坪在旁边微笑开口:“几位老总,你们觉得这部电影怎么样?”

  “其实电影也挺好。”一位老总抽着烟,“不过,我说实话,好电影是好电影,但是能不能吸引观众进场,这恐怕得两说。”

  韩三坪道:“别急嘛。关于这部电影的宣传问题,杨琛有些想法,让他来跟大家说说。”

  杨琛接到韩三坪的眼神示意,连忙走上前台,开口道:“大家好,初次见面,我是杨琛。几位老总之前可能不认识我,甚至没听过我的名字,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杨琛,之前出过书,发过歌,但都没折腾出名堂来。这部电影更是我的处女作,所以要说银幕号召力我确实没有。”

  杨琛说到这儿,喘了口气。

  旁边的那位女老总还挺捧场:“杨琛,我就是你的歌迷!加油!”

  “谢谢高总捧场。”杨琛笑笑,双手合十作谦卑态:“我想说的是,我的第二张专辑马上就要发了,而且主打歌就是我们这部电影的主题曲,所以我想借这个机会,来一场八城巡回路演,以歌开道,吸引观众进场。”

  “停一下。”一位老总举手示意,“电影就说电影的事,怎么扯到专辑了?”

  杨琛解释道:“这算是搭个顺风车,专辑宣发和电影宣发,双线并行。”

  “我看可以!”那位女老总第一个响应,她来自江南水乡,但身上却无多少温婉,反而有一种勃发的英气,“只要你去我们那儿多演上几场,八个拷贝,我要了!”

  之前提意见的这位老总有些不满:“高妹子,咱们现在谈的是生意,不是看脸就行的!”

  “我就是看脸怎么了?”高总怼了一句。

  杨琛面上微笑着,提高了音量:“王总,我跟您解释一下,我名下有四本畅销书,至今总销量破四百万,我发行的第一张专辑总销量破两百万,而《高原如梦》作为我的第一部电影,我的心理预期是可以破千万。当然,要想达到这个目标,还需要诸位老总多多支持!”

  王总还想说话,被韩三坪打断:“好了,老王啊,你跟一个孩子较什么劲儿?对待年轻人,我们还是要多支持,毕竟中国电影的未来还要靠他们这些年轻人。咱们这些老家伙,能做的就是把他们扶上马,再送一程,至于能走多远,那再看他们的本事!”

  韩三坪说完环视众人,开口道:“电影大家都看过了,我先说说我的想法。首先,这是一部好电影,而且杨琛路演的想法是很好的,不管效果怎么样,只要折腾起来,闹出来动静,总是能激发观众的观影热情的。所以大家能支持的还是要多支持。”

  韩三坪说着看向高总,拍了拍巴掌:“高总就给我们大家打了个样!”

  韩三坪一鼓掌,会议室里掌声响成一片。

  掌声落下,韩三坪接着道:“当然,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各位老总还是要根据各自地区的市场来安排,虽然拷贝不用各位花钱,但是我希望诸位拿到了拷贝之后就要安排相应的场次,争取能够最大化利用。”

  韩三坪的声音并不响亮,不急不缓,但是他说话的时候,所有人都要侧耳细听。

  最终八个省份,谈下来22个拷贝。

  也就是说除了江南的那位女老总一个人要了八个拷贝之外,其他七个省份加起来只要了十四个。

  回家的路上,杨森开着车,眼角余光扫过杨琛的脸:“怎么?不高兴?”

  “没有,我们这小成本电影,能有22个拷贝放出去,还要什么自行车?”

  这个年代的影院大多都只有一个大厅,但是座位都是几百座,甚至上千座的也有。

  一个拷贝一般都是分成几份,90分钟的电影分下来,前20分钟放完,就把这个拷贝送到下一个影院,以此类推。

  所以22个拷贝,其实就放映规模来说,还算可以。

  杨琛只是经过这件事之后,心里第一次生出了一个明确的目标。

  先让天下谁人不识君,再让所有人在自己说话的时候都要侧耳细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