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娱之生于1984 > 44、花房姑娘

我的书架

44、花房姑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现在还想把这本小说搬上银幕吗?”

  杨琛不知道前世俞飞虹有没有拍过这部戏,俞飞虹给他留下的记忆好像只剩下了【惊鸿仙子】。

  至于《竹》这部电影是杨琛今生在电影频道看的。

  “或许吧。”

  俞飞虹觉得自己曾经萌生的那缕要把《银杏银杏》拍成电影的执念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的脆弱,脑海里曾经幻想的那些唯美画面正在变得支离破碎。

  她忽然有些气恼:“你一直都是这么理性的吗?哪怕是对待爱情?”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杨琛故作诧异,“你难道不觉得我刚刚那该死的表现欲像极了一只开屏的孔雀吗?”

  俞飞虹一下子被逗乐了,心里又好气又好笑,看着杨琛脸上故作的委屈,心中忽然涌出一种冲动,伸出两只手捏住杨琛的脸蛋,往两边拉成一副鬼脸。

  杨琛没有挣扎,任由脸蛋被她蹂躏着,说出的话变得有些含糊:“你说我们现在像不像一对正在打闹的情侣?”

  俞飞虹淡定地收回手,翻了个白眼儿给他,“想什么呢?你二十,我三十,你最好不要给我拒绝你的机会,不然我怕你哭鼻子!”

  杨琛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我一直觉得,爱情应该是一种超越年龄限制的东西。”

  俞飞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怎么?这个时候不怕它经不起时间的消磨了?”

  “我之前的表述可能不够准确。时间消磨不了任何东西。因为时间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它只是一个道标,改变一件事物本身的是它自身的变化。”

  杨琛说着看向俞飞虹:“就像年龄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它只是我们自身成长变化的一个周期性标志。

  所以二十岁和三十岁唯一的区别就是你可能比我看过更多的风景。而爱情就是我愿意陪着你去看更多的风景。”

  俞飞虹这一刻忽然觉得心尖一颤,她避开杨琛的眼神,“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吧。”

  杨琛没有穷追猛打,闻言站起身,看着俞飞虹穿上鞋子,伸手把她从椅子上拉起来。

  银色的月辉洒落人间,披在身上。

  两人并肩而行。

  俞飞虹轻轻挣了挣被杨琛握在手里的手,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抵消了她的挣扎。

  两个人这一刻能够感受到彼此的温度,仿佛心脏也在随着彼此跳动,在某一个瞬间达成了一种共振,一种静谧而温馨的氛围随着这种共振扩散开来。

  俞飞虹发现自己内心强行构筑的防线正在这种氛围里崩溃。

  从夜色里走向路灯下的光明,俞飞虹再次抽了抽自己的手,这一次却轻易地挣脱了出来。

  她怔了怔,心中生出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杨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有人在唱歌哎!”

  俞飞虹恍然回神,看向歌声传来的方向。

  “是崔建的《花房姑娘》!”杨琛抓住俞飞虹的手,慢慢奔跑,“我们过去看看!”

  路灯下一个抱着吉他的青年坐在椅子上,正对着话筒唱着歌,身旁的吉他盒子里放着一些零钱。

  可惜这么美好的夜色却没有几个人听他唱歌,衬得他的歌声里也显露出几分孤独。

  一曲唱罢,也没有人往他的吉他盒子里放钱,也不知道那盒子里的零钱是不是他自己放的。

  杨琛走过去,在盒子里放下两百块钱。

  青年略显激动地向他道谢,可能不是为了这两百块,而是因为这种认可。

  灯光下,他终于看清了杨琛的脸,迟疑道:“你是?你是杨琛?”

  杨琛竖起食指挡住嘴巴,青年马上会意,不过还是有些激动和亢奋:“我听过你的歌!”

  “谢谢!”尽管青年只是听过自己的歌,而不是自己的歌迷,但是杨琛不在意这个,他向青年道,“能不能用下你的吉他,借你的场子唱首歌?”

  “当然可以!”青年把吉他递给杨琛,“需要帮你调话筒吗?”

  杨琛道:“我想站着唱。”

  青年很快调好了话筒。

  杨琛站在那里,抱着吉他,他常常说音乐是一种情绪,而摇滚正是情绪的一种强烈的表达方式。

  杨琛拨动吉他的弦,看着站在远处的俞飞虹,亢奋的情绪在这一刻炸开:

  “我独自走过你身旁

  并没有话要对你讲

  我不敢抬头看着你的

  噢脸庞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

  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你的惊奇像是给我

  噢赞扬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

  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

  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杨琛离开话筒,迈开步子向着俞飞虹走去:

  “”你带我走进你的花房

  我无法逃脱花的迷香

  我不知不觉忘记了

  噢方向

  你说我世上最坚强

  我说你世上最善良

  我不知不觉已和花儿

  噢一样

  你说我世上最坚强

  我说你世上最善良

  你说我世上最坚强

  我说你世上最善良

  你要我留在这地方

  你要我和它们一样

  我看着你默默地说

  噢不能这样

  我想要回到老地方

  我想要走在老路上

  这时我才知离不开你

  噢姑娘

  我就要回到老地方

  我就要走在老路上

  我明知我已离不开你

  噢姑娘

  ……”

  杨琛的眼神是如此炙热,那种情绪化成歌,让歌声变得有力量,这种力量哪怕离开了话筒,也吸引了一些路过的人围过来。

  俞飞虹忽然有一种落荒而逃的冲动,她也这么做了。

  杨琛放下吉他,旋律戛然而止。

  “嗨!小伙儿,还不快去追?”一位牵着狗的中年大叔冲着他喊。

  “哈哈哈……”旁边的人也笑起来,“小伙子,加油啊!”

  杨琛冲着他们拱手,把吉他还给青年,迈着步子朝着俞飞虹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俞飞虹踩着高跟鞋,自然跑不了多远。

  杨琛迎风奔跑着,心中生出一种无忌的快意来。

  他看到了俞飞虹的身影,加快步子跑过去。

  “我刚刚忽然有了灵感,你这部戏的主题曲有了。”杨琛略微缓了口气,对着俞飞虹道,“不过这首歌需要我们两个一起唱。”

  “啊?”俞飞虹略微有些窘,“可是我不会唱歌啊。”

  “没关系,我教你。”

  杨琛自然地牵起她的手,十指相扣,两颗心仿佛贴在了一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