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娱之生于1984 > 2、日头没有辜负我们,我们也切莫辜负日头

我的书架

2、日头没有辜负我们,我们也切莫辜负日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人总喜欢在孩子的身上去触到时间。

  对于杨琛来说,他从出生开始就能够感受到韶华在指尖溜走。

  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地让自己变得更好。

  学武术,学舞蹈,学声乐,学编曲。

  他开始喜欢看书,喜欢游泳,喜欢京戏,甚至会拉二胡,浮躁的心慢慢沉淀下来,不再漫无头绪地朝着那个手机不离手的时代奔跑。

  他喜欢《堂吉诃德》里的那句话:我生性自由散漫,不喜欢拘束。我没有欺骗这个,追求那个;没有把这个取笑,那个玩弄。我有自己的消遣。

  他感受着自己在一点点地变好,每进一寸都有进一寸的欢喜。

  也正是这种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疏离感,让他与同龄人格格不入,再加上顶着“别人家孩子”的标签,就更是交不到铁磁儿的死党了。

  还好,他还有个妹妹。

  杨琛拍开杨璐的房门,凑到床边捏住杨璐的鼻子。

  “啊,烦死了!”杨璐闭着眼睛打开杨琛的手,“不练武,不吃早饭,我要睡觉!你赶紧滚啊!”

  “你不是说迟早要打败我,做我的姐姐吗?半途而废可不是好习惯!”杨琛抓住她的手,把她从床上拖下来,“快起来!”

  “被子!被子掉地上了!”杨璐惊叫着,“妈!妈你管不管了!被子掉地上了!”

  ……

  这就是老杨家每天清晨的日常,已经成了习惯。

  院子里,杨林已经穿好了练功服,打着武术套路。

  作为体育学院的老师,杨林什么拳种都练,但练得最好的还是通背拳。

  醒懈有度,身步有章,讲究冷弹脆快,打起来也很好看。

  爷儿三个在院子里晨练,林菲在做饭,米粥的香气渐渐铺满院子,院子里的绿植花卉都舒张开了毛孔,沉醉在这安宁祥和的烟火气里。

  一套拳打完,林菲招呼着吃饭。

  饭桌上,林菲冲着杨林使了个眼色。

  杨林咳嗽一声,起身从书架上拿来一本书。

  杨璐眼尖,惊呼道:“哥,你的书出版了!”

  杨琛凝目看去,黄色的封皮上画着一只猴子,还有三个大字:悟空传。

  杨琛愣了愣,从妹妹手里接过书翻了两页,问道:“不是说出版社不给出版吗?”

  林菲笑起来,伸手捏了捏杨琛的脸:“惊喜吗小琛琛?”

  “自费的?”杨琛放下书,按捺下心中的喜悦,尽管只是一个文贼,但是那种拿来主义的快乐早就把羞惭冲刷得一干二净。

  “唉!”林菲叹了口气,“这孩子一点儿也不好玩儿。”

  说着揉揉杨璐的脑袋,“还是我家璐璐乖。”

  杨林拿起筷子,招呼道:“吃饭吧!”

  “花了多少钱?”杨琛拿起馒头,抄了一筷子凉拌黄瓜。

  杨林道:“没多少。我找了北体大的出版社。主要是书号贵,印了3000册,一共花了两万二,我算过了,定价15,扣去渠道费,只要卖出去2500册就能回本。”

  杨琛叹气道,“万一卖不出去不就赔钱了?其实这本书我已经发到网上了,目前热度很高,相信总会有出版社有兴趣的。”

  杨林问道:“网上?就是你说那个互联网?”

  “嗯。”

  林菲插话道:“那能靠谱吗?网上能有多少人?电脑那么贵,有几个人能买得起?”

  杨琛想了想,答道:“现在互联网用户差不多100多万吧。我也不清楚,水论坛的时候,和网友讨论过,大差不差。”

  林菲惊讶道:“有那么多了吗?看来我们国家有钱人还挺多。”

  “妈,咱们家都买了电脑,中国12亿人口,100多万算多吗?”

  林菲想了想说道:“那你有空教教你爸怎么上网。”

  突然被艾特的杨林抬头看过来,疑惑道:“什么?”

  “没事儿,你闲下来跟着琛琛学学怎么上网。”林菲回了一句。

  默不作声许久的杨璐转了转眼珠子,问道:“哥,怎么在网上发文章?”

  “怎么?你也想学?”

  “哎呀,哥你就教教我嘛!”杨璐撒娇道,“你都是大作家了,身为你的妹妹总不能给你丢脸吧?”

  “行,等放学回来就教你。”

  杨琛说完暗自嘀咕着,“看来得建个小号,批层马甲了。”

  杨璐得了答复,看向杨林问道:“爸,书还有没有?给我几本我要拿去送给同学。”

  杨琛连忙阻止:“别!自费出版的书,我们自己收藏就行了,送给别人也太羞耻了。”

  “这有什么可羞耻的?”林菲不乐意了,“自费出版就不是出版了?只要能卖出去不就行了?我已经给你姥爷大姨舅舅都打过电话了,过两天我们家还要摆宴庆祝一下,到时候一人送一本。亲戚们都会来,还有我和你爸的同事,你到时候就站妈旁边,给妈涨涨脸。”

  “不用了吧。又不是什么大事儿。”杨琛想到那个场面就一脸绝望,连忙看向杨林,“爸,你快说说我妈!”

  杨林已经吃完了饭,放下碗擦擦嘴,笑道:“我听你妈的。”

  “老爸,你都对不起你这浓眉大眼啊!”

  话还没落,脑门就挨了林菲一巴掌,“呸,臭小子没大没小的!”

  杨林和杨璐默契对视,嘿嘿笑起来。

  杨琛挣扎道:“那要不然再等等,等到时候书卖出去了或者出版社找上门儿,拿了版税之后再请客,到时候我出钱请亲戚们到大饭店摆两桌!”

  “谁知道网上靠不靠谱?人家出版社能正好看到你的书?”

  “靠谱!绝对靠谱!我爸不是喜欢足球吗?去年世界杯亚洲十强赛国足主场输给卡塔尔。”杨琛看向杨林,问道:“老爸,你还记得那篇《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吗?”

  杨林黑着脸点头,去年国足失利,到如今一年过去气儿都没顺过来:“记得,文章写得好,那不是刊登在《南方周末》报上吗?”

  “那篇文章就是老榕发在网上的,48小时点击数万,热度上去了,才被纸媒全文刊登的。”

  杨林点点头,问道:“你的书在网上反响怎么样?”

  “相当火热。”杨琛拍胸脯得意道,“如今论坛里谁不知道我杨二郎?”

  “杨二郎?”饭桌上的三人一起看过来。

  杨琛暗暗抹了把冷汗,得意忘形啊,等晚上放学回来,得快点儿换马甲把以前那些痕迹给抹掉。

  “网名儿。”杨琛打着哈哈,“我吃完了。我和小妹先去上学了。”

  “哥,我还没吃饱呢!”被杨琛揪起来的杨璐不乐意了。

  杨琛比了个手势,杨璐心领神会,“爸,妈,我也吃饱了,我和哥先走了,你们慢慢吃。”

  杨琛拿起书包,拐回来把放在桌上的《悟空传》装进去,冲着林菲脑门亲了一口,又抱了抱杨林。

  “爸,妈,谢谢你们。”杨琛奔跑着窜出屋子。

  “死小孩儿,都多大人了。”林菲笑骂着,冲着院子里喊,“路上小心点儿,看着你妹妹!”

  “知道了!”

  日头洒落金辉,正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