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木叶之我用木遁横扫忍界 > 第四十一章 日向飞鸢的命运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一章 日向飞鸢的命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次,你的行动太过于冒险!”

  昏暗的地下室,很快只剩下团藏和青鸟两人。

  “为了完成任务,我不得不冒险一搏。”

  青鸟低着头回答道,他想不明白团藏说这句话的意思。

  这次任务,如果没有青鸟挺身而出,其他三人可能都会死,任务也会失败。

  按理说,青鸟表现如此突出,团藏应该对他刮目相看,更加重视,可现在却说他过于冒险。

  团藏这是在关心自己?

  青鸟心中随即将这个可能丢弃,团藏关心的只会是他自己,是那个火影之位。

  “完成任务没有错,但你的未来会有更大的作用,我不希望你死在这些没有意义的任务上。”

  果然,是怕自己死太早!

  “我明白了,我会努力活到我发挥作用的那一天。”

  青鸟低垂的头颅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

  “你明白就好,你的生命不只是属于你。”

  或许是青鸟的资质太好,对比起原著中的大和,团藏对青鸟更加重视。

  当然,这个重视也不过是想着等青鸟强大之后能更好的帮助他实现自己的野心而已。

  “回去吧,这次任务的后续你不用再理会,我会处理好的。”

  “好好修行,如果有什么疑问你同样可以多来咨询我。”

  进行了一波关怀表演的团藏语气亲切了不少。

  “多谢团藏大人,容我告退。”

  尽管对团藏的做派嗤之以鼻,但青鸟表面上依然恭敬,他微微鞠躬,随后离开了这里。

  “甲,你没事吧?”

  回去的路上,青鸟遇见了日向飞鸢,她依然还是任务时的打扮,显然一直在等着自己。

  “我没事,倒是飞鸢前辈你需要尽快去治疗伤势。”

  日向飞鸢依然带着面具,她说道:“这次任务,多亏了你。”

  “身为队伍中的一员,这不是我应该做的吗?”

  青鸟没有居功,这次之所以如此拼命,同样也是为了他自己。

  “虽然是这样,但是还是……谢谢你!”

  日向飞鸢有些艰难的说出这句话。

  对于性格冷淡的她来说,这是她第一次对另一个人真心的道谢。

  要知道,当时的她跟松木一样,心中充满绝望。

  面对砂忍的带队上忍,她已经坚持不住,没有青鸟的帮助,她撑不到其他木叶忍者的到来就会死去。

  尽管她不怕死,但是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她的心中,同样有着必须要去完成的使命,有着她拼尽全力也想要达成的心愿。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青鸟的帮助对她来说不仅拯救了她的生命,更赋予了她未来。

  “飞鸢前辈太过客气了,你之前对我也有过很多帮助。”

  对于日向飞鸢的坚持,青鸟有些无奈。

  “对了,不知道飞鸢前辈为什么一直戴着面具,即便是在基地内也从不摘下来?”

  眼见对方还要继续纠结这个问题,青鸟不得不转换了话题。

  说实话,这个问题他一直想问,但碍于之前并不熟悉,所以一直没有冒昧的问出来。

  现在倒是可以借此机会了解一番。

  听到青鸟的问题,日向飞鸢愣了一会,面具下,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如果不方便回答的话就算了,恕我冒昧了。”

  眼见日向飞鸢久久没有说话,感觉气氛有些尴尬的青鸟开口补救道。

  “这并不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只是因为我脸上带着一些让我厌恶的印记而已。”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日向飞鸢下意识的摸了摸额头,语气清冷的回答道。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青鸟点了点头,从日向飞鸢的话中,他听出了一股挥之不去的恨意。

  联想到日向飞鸢出身于日向一族的分家,很显然,那个令她厌恶的印记就是所谓的笼中鸟了。

  “曾经有人告诉我,从我出生起,我就肩负着保护宗家的使命,甚至我以后的孩子也要肩负这个使命。”

  “而这句话,同样有人对我的祖父,父亲说过。”

  “于是,我的祖父因此死了,我的父亲也牺牲了。”

  或许是压抑太久了,日向飞鸢不由的说出了藏在心中的苦与恨。

  “但是我不相信这个命运,他们辱我骂我,我就逃出那个冰冷的地方!

  “我发过誓,不打破这所谓的宿命,不清除这个印记,就再也不会摘下面具。”

  日向飞鸢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她在说完这些话后,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平复了心情。

  “抱歉,让你听了这么多废话。”

  日向飞鸢转过身,幽幽的说道:“我还要去治疗伤势,先告辞了。”

  说完,她不等青鸟回答就快步离开,身影很快消失在过道尽头。

  唉!

  叹了口气,青鸟没有追上去。

  他现在也猜出了日向飞鸢身为日向一族,却为何会出现在根部的原因。

  从日向家族中逃出,主动寻求加入根部,托庇于团藏的羽翼之下。

  而团藏出于某种目的,或许是看重日向飞鸢的资质,或许是对日向一族有什么觊觎,收留了日向飞鸢,并为她担下了来自日向一族的压力。

  不得不说,比起那些不得不接受命运的分家之人,日向飞鸢明显更富有反抗性。

  只是,要想解除笼中鸟又哪有这样简单!

  即便到了第四次忍界大战之后,日向一族的笼中鸟依然存在。

  “或许可以用转生眼试试解除笼中鸟,但转生眼可是在月亮上的大筒木一族的手上。”

  想到月亮上大筒木一族的强大实力,青鸟摇了摇头,现在肯定是打不过对方的。

  不过等将来他的实力强大了,或许可以尝试一下。

  “到时候,自己也能获得一个实力强劲的朋友。”

  青鸟看着日向飞鸢消失的方向,心中思索着。

  他肯定不会轻易承诺什么,但要是能够帮忙,他还是愿意帮一下的。

  “这个问题以后再说吧,接下来,还是回去继续修行,第三次忍界大战可就要来了!”

  想到即将爆发的战争,青鸟心中有一种紧迫感。

  别看木叶以一打四,群战砂忍村、云隐村、雾隐村和岩忍村,最终还能勉强维持不败。

  可实际上,不知道多少木叶忍者死在这一场战争之中,最危急的时刻,甚至连忍者学校都缩短了毕业时间,将大把大把的忍者学员送上了战场当炮灰。

  青鸟现在没有抱着为木叶死战的信念,但他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被送到战场。

  因此,在这种关头,多增强一分实力,就多一份存活的几率。

  回到房间,青鸟很快又开始了疯狂的修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