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木叶之我用木遁横扫忍界 > 第三十七章 激战砂忍(二)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七章 激战砂忍(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快!”

  青鸟心中一惊,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敌人竟然让他的视线都无法捕捉。

  声音刚刚被听到,他就已经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这种速度,这种实力,绝不是普通忍者所能达到的。

  起码是上忍,甚至精英上忍!

  意识到这一点,青鸟顿时汗毛倒竖,一股极致的危险感瞬间笼罩住了他。

  “可恶!”

  顾不得再思考什么,青鸟本能的爆发了所有的查克拉,整个人就要朝着日向飞鸢所在的房间退却。

  “反应不错,可惜太慢了!”

  对方的声音却如影随形的出现在青鸟的耳边。

  不等他反应过来,一只粗糙而有力的手霎那间掐住了青鸟的脖子,扼住了他的咽喉。

  咳咳!

  窒息感充斥脑海,下一秒,青鸟只感觉整个身体被那只手给轻易的提了起来,随后被重重的砸向地面。

  轰隆一声巨响,结实的硬木地板被砸出了一个人形的空洞。

  青鸟的身体直接被砸到了一楼,甚至连一楼的地面也被砸出了一个黑漆漆的洞。

  在绝对的实力碾压下,青鸟瞬间落败。

  而后这个突然出现的敌人并没有继续追击青鸟,他整个人如一阵狂风席卷,顺势扑向了实力最强的日向飞鸢。

  在他看来,现场威胁最大的就是那个日向一族的忍者。

  至于青鸟,不过是随手碾死的一只蚂蚁。

  剧烈的破空声中,击败了青鸟的神秘人瞬间就来到了日向飞鸢面前,而后一只苦无带着凛冽的杀意直刺她的咽喉。

  如果是一般的中忍,甚至普通的特别上忍仓促之下面对这雷霆一击,很可能都会被重创。

  但日向飞鸢毕竟出身豪族,更有白眼相助,在最后关头,她还是反应了过来。

  只见她双手一合,身随心转,查克拉运转间,一股澎湃的查克拉气流冲天而起。

  “这是……回天,不对,只是运用了类似的查克拉使用技巧!”

  被突然出现的气流所阻挡的神秘忍者心中一惊,他参加过第二次忍界大战,也知晓日向一族的情报。

  眼前这种通过从体内的查克拉穴道放出大量的柔拳查克拉,再像陀螺般作出圆周旋转运动,从而防御物理攻击的方式确实很像回天。

  但比起真正的回天只是有些神似,并没有形成完全封闭的半圆形查克拉罩,也不能反弹攻击。

  神秘人的判断无疑是正确的,敌情不明的情况下,日向飞鸢不敢轻易用出八卦掌•回天,毕竟这一招要耗费大量的查克拉。

  不过,即便如此,这一招的威力依然不凡。

  神秘人的攻击被挡了下来,那原本刺向日向飞鸢咽喉的苦无被气流带向了右侧。

  甚至神秘人的身体也在这股气流下有种失重的征兆。

  而日向飞鸢在白眼的辅助下抓住了这一点破绽,她不退反进,再次施展出日向家的柔拳,想要击败对方。

  “日向一族果然厉害!”

  神秘人感叹了一句,他的脚步一顿,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查克拉,瞬间就稳住了气流中有些失重的身体。

  而后他的身体不断的挪转,躲过了日向飞鸢的柔拳攻击。

  “中了我的毒,现在的你越是使用查克拉中毒就会越深!”

  “而且,你的两个同伴也中了毒,看,他们快支持不住了。”

  神秘人在日向飞鸢的攻击下一时无法突破,他只能一边躲避,一边用语言扰乱日向飞鸢的心神,试图寻找破绽。

  只是日向飞鸢作为执行过上百次任务的根部忍者,又哪会因为对方的话语而动摇。

  “八卦六十四掌!”

  冷喝声中,她的攻击越来越凶猛,越来越连贯,一时间,神秘人整个都被掌印拳影所包围。

  “哼!我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神秘人无奈之下也只能继续退让。

  作为上忍,他其实更擅长忍术和用毒,在体术上只能说是平平无奇。

  如今空间狭小,激战之下也无法施展忍术,面对拥有白眼和柔拳的日向飞鸢,他显得有些束手束脚。

  不过,纵使日向飞鸢拼命攻击,暂时缠住了实力最强大的神秘人,现场的局势依然不容乐观。

  原本被松木和流火两人围攻的砂忍守太丸趁着两人中毒的机会开始了反击。

  比起实力暂时影响不大的日向飞鸢,只是中忍的松木和流火实力却衰退不少。

  面对之前就能够以一敌二的守太丸,他们渐渐感到力不从心,若不是两人配合默契,早就落败了。

  “可恶,这样下去不行,松木,你先缠着对方,我使用忍术攻击!”

  流火感受着身体里不断衰减的查克拉,趁着后退的机会悄声说道。

  “地方太狭窄,你的火遁大概率会误伤我们。”

  松木劝阻道,之前出现的神秘忍者之所以没一上来就用忍术,也是因为现在双方混战在一起。

  一旦使用忍术,必然会造成同伴的伤亡。

  “管不了那么多了,再不用忍术,我们就要输了!”

  下定决心的流火行动果决,他趁着松木和守太丸交手,瞬间退到了后方。

  “火遁•龙火之术!”

  低喝一声,流火手中飞快结印,他的身上,一股炽热的查克拉波动散发出来。

  作为C级忍术,火遁•龙火之术是他最擅长的忍术之一,他有信心凭借这个忍术消灭敌人。

  然而,就在他的忍术结印完成,就要释放的时候,一道阴刺刺的声音传了过来。

  “想要施展忍术,问过我了吗!”

  “糟糕!”

  流火大惊失色,他下意识想要躲避,但一柄苦无却霎那划破了他的喉咙。

  “干的好,久十助。”

  跟松木战斗在一起的守太丸大喜过望。

  他本以为久十助已经彻底失去了战斗力,没想到对方竟然没事,更在关键时刻击杀了一名敌人。

  “可恶,看来今天要死在这里了!”

  战斗中的松木也没预料到原本失去战斗力的砂忍竟然还能杀了流火。

  他已经意识到了,这次任务很可能会失败。

  战斗到现在,实力最强大的队长被压制,流火被杀,中了毒的自己以一敌二。

  而对方三人完好无损,只是简单的一对比,结果就让人无比的绝望。

  至于青鸟,松木根本就没指望这么一个刚刚晋升的下忍。

  “死就死,无论如何也要把对手拖住,这是木叶,很快会有其他忍者前来支援。”

  松木没有想过放弃任务,更不敢临阵脱逃。

  在根部,即便拼了命也要完成任务,这是团藏的命令,没有人敢违背!

  抱着死志的松木大吼一声就要上前拼命,对面的砂忍却突然发出一声难以置信的哀嚎。

  “那是……甲!”

  不明所以的松木转过头,只见月光下,青鸟如死神降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