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木叶之我用木遁横扫忍界 > 第二十八章 最后的战场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八章 最后的战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道攻势无形无质,几乎悄无声息,如果不是青鸟本身精神力远超常人,根本就很难发现。

  “这是……精神类的攻击忍术!”

  青鸟感受着那道迥异于其他遁术的力量,心生疑惑。

  “会是谁?”

  他的目光转动,悄悄观察着四周,表面上却仿佛毫无察觉一样。

  很快,那道精神类忍术就跨越了十数米距离,落在了青鸟身上。

  “得手了!”

  距离青鸟右侧不远处隐蔽之地,一个暗黄色头发的少年在这一刻面露喜色。

  但下一秒,他却感觉自己的精神进入到了一个毫无生命的东西之中。

  “不对,这不是本体!”

  暗黄色头发的少年醒悟了过来,他赶忙收回自己释放出去的精神。

  与此同时,原本静止不动的青鸟嘭的一声化作了一个木桩。

  “这是心转身之术,你是山中一族的人?”

  少年身边,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突然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

  山中风大惊失色,他猛的一个跳跃,本能的远离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为什么攻击我?”

  尽管山中风的反应很快,但那道声音却好似附骨之蛆,再一次在他的耳边响起。

  “躲不开,对方的速度比自己快!”

  这一刻,山中风面色凝重,他瞬间靠在一块岩石上,拔出了苦无。

  “我并没有要杀你的意思!”

  山中风警惕的观察着四周,同时感知着对方的位置。

  身为山中一族的人,他本身就擅长感知之术,而青鸟又没有刻意隐藏身形,因此他很快就确定了青鸟的位置。

  在那里!

  山中风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一株松树上。

  “我当然知道你没有杀意,否则你早就是一具尸体了。”

  青鸟站在松树枝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背靠岩石的山中风,他开口问道:

  “说吧,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青鸟的话里带着一丝凌厉,虽然眼前这人没有想下杀手,但总归是对自己出手了。

  如果他不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那青鸟绝不会手下留情。

  “我……我只是不甘心而已。”

  察觉到青鸟话里隐藏的杀意,偷袭失败的山中风低下了头。

  “你是团藏安排的人?”

  心中一动,青鸟似乎联想到了什么,他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是的,我是受团藏大人的安排。”

  山中风点了点头,或许是被打击到了自信心,他很快就把事情都说了出来。

  两人都是种下舌祸根之印的人,所以他们在谈论涉及到团藏的任务安排时并不会有限制。

  原来,在青鸟没有来根部之前,团藏安排对付宇智波长夜的人是以山中风为首的。

  只是后来团藏带回了青鸟,而青鸟的表现又让团藏十分满意。

  所以,团藏就把最后的对决交给了青鸟。

  但他又担心修炼时间较短的青鸟失手,于是安排了山中风等人从旁协助。

  这样一来,山中风等人就被冷落,难免心中不满。

  而这个不满肯定不能是对团藏,只能是对青鸟。

  于是这才有了山中风的这次试探攻击!

  “那现在,你可服气?如果不服,我现在就可以打到你服!”

  听完对方的解释,青鸟从松树上跳下,他的目光蕴藏着一丝丝危险。

  眼前这人虽然是团藏安排来帮自己的,但青鸟并不怎么相信他。

  甚至青鸟担心对方会趁着自己跟宇智波长夜交战的时候下狠手,把自己一并击杀了。

  因此,提前打消对方不切实际的幻想,让对方乖乖听话,这是青鸟必须要做的。

  “请放心,团藏大人的命令我一定会遵循。”

  摆了摆手,山中风没有跟青鸟再次交手的打算。

  身为山中一族的人,山中风清楚的感知到眼前这个人的危险性。

  之前他使用最拿手的心转身之术都没有奈何得了青鸟,正面对战,他同样没有丝毫把握。

  “那就好,接下来你跟我一起行动,听我命令行事。”

  得到对方的保证,又有团藏亲自在场观看,青鸟最终还是允许了山中风的帮助。

  “明白,我会暂时听从你的命令。”

  感受到青鸟散去的杀意,山中风这才彻底松了口气。

  “现在跟我走,我们去找宇智波家的小鬼。”

  “好!”

  两人暂时汇聚在一起,循着宇智波长夜留下的踪迹追去。

  与此同时,随着考核的进行,考核者的伤亡也越来越大。

  其中大部分是被其他人杀死,但还有一些是死在猛兽毒虫之下。

  尽管考核区域不是真正的自然环境,但团藏却在其中放养了数量众多的野兽,还搜罗了蛇、蝎、蜈蚣、毒蜘蛛等各种毒虫。

  一般越容易躲藏的地方,毒虫猛兽就越密集。

  很多考核者没有防备,只顾着躲避其他考核者,大意之下很快受伤,甚至被杀。

  这就导致那些想要靠着隐藏躲避活到最后的人面临的难度越来越大。

  “可恶,这些东西怎么越杀越多!”

  一个考核者抛出手里剑击杀一头毒蛇,喘着粗气说道。

  此时的他十分狼狈,浑身沾满血迹和污泥。

  他的面前,正源源不断的出现各种毒蛇,而且这些毒蛇还好似疯了一样,拼命的朝着他撕咬过来。

  他挥舞苦无,想要杀出一条生路,但很快就耗尽了查克拉,葬身于蛇群之中。

  这个考核者的情况并不是特例,很快,众人就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猛兽毒虫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疯狂。

  “再继续拖延下去,我们没有被其他人杀死,也会被这些畜牲杀死!”

  “这难道是在逼迫我们,让我们主动出击,速战速决,尽快决出最后的九人?”

  “不,我不信,与其跟其他人搏杀,倒不如跟这些野兽拼了。”

  暂时活着的考核者很快分成了两拨,一拨人主动出击,疯狂攻击其他考核者,另一拨人则选择继续隐藏。

  “我们怎么做?”

  击杀了一头野狼,山中风向青鸟询问道。

  原本他们沿着宇智波长夜留下的痕迹,已经快要找到对方的位置了,没想到中途却被一群突然出现的野狼群包围。

  足足近百头野狼从四面八方撕咬而来,让两人都有些手忙脚乱。

  “这些野兽毒虫太多了,这里不能待下去了,我们去那座山上!”

  青鸟投掷出数枚手里剑,他望着不远处那座将只有百米高,却十分险峻的小山,回答道。

  “如果我没有猜测的话,接下来活着的人都会去山上,而那里,正是这场考核最后的战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