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木叶之我用木遁横扫忍界 > 第二十二章 舌祸根绝之术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 舌祸根绝之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两天,你的表现很好。”

  团藏一如既往的板着张脸,但在这幽幽烛火的映衬下却显得有些阴森。

  “多谢……您的赞赏。”

  青鸟面色平静。

  对于团藏知晓自己所做的事,青鸟没有丝毫惊讶。

  “你可知道,我为何要找你?”

  “不知道。”

  青鸟摇了摇头,即便心中有所猜测,他也不会愚蠢到说出来。

  “作为深藏于黑暗中的根,每一位根的成员都会承担万分危险的任务,死亡在所难免。”

  团藏慢慢走向青鸟,他的脚步不急不缓,但每一步都仿佛在与整个房间产生共鸣。

  “所以,每一个根部忍者自加入根部起都必须抱着时刻战死的觉悟,包括我自己也是一样。”

  团藏的脸上带着庄重严肃的表情,话语中带着很强的感染力。

  但青鸟却对此嗤之以鼻。

  或许团藏年轻之时确实有这种忍者的觉悟,他也曾按照这个觉悟去奋斗,否则他无法得到二代的看重,更不可能成长到这种地步。

  但或许是在黑暗中呆久了,在青鸟看来,现在的团藏已经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忍者,反而像一个冷血的政客。

  无论他的话语多么的具有煽动性,都不能令青鸟真正信服。

  只是表面上,青鸟还是一副认真倾听,受益匪浅的模样。

  “然而,有的时候,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死亡之后泄露了某些秘密,导致更为严重的后果。”

  “要知道,每一个根部的成员都不可避免的会知晓很多机密的信息。”

  团藏注视着青鸟,他停顿了一会,语气逐渐加重。

  “所以,每一位根部成员在加入后都必须种下封印,以确保即便战死也不会出卖同伴,危害村子。”

  呵,是为了确保不泄露你的信息,不背叛你吧?

  青鸟心中不屑。

  到这个时候,青鸟如果还不知道团藏想要对自己做什么,那真的就是太愚蠢了。

  很显然,团藏想要对自己种下舌祸根绝之印!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加入根部之时没有种下,却在自己加入之后又马上迫不及待的想要种下封印。

  但青鸟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利,就像自己没有办法拒绝加入根部一样。

  要想活下去,要想在根部不断汲取养分成长,舌祸根绝之印就必须要种下。

  所以,青鸟只是犹豫了一会就答应了下来。

  “我明白,请动手吧。”

  “很好。”

  团藏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其实有些担心青鸟会抗拒,虽然这不会对最终的结果造成任何影响,但也会令他伤脑筋。

  “你放心,这个封印并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伤害。”

  团藏补充道。

  确实没有伤害,但前提是你要保守秘密,绝不能泄露任何有关团藏的机密信息。

  否则就会被封锁查克拉,全身麻痹,既说不了话,也动弹不得。

  想起原著中对舌祸根绝之术的介绍,纵使青鸟不断的催眠自己,但心中依然不好受。

  毕竟,没有谁愿意被别人种下术式,从此受制于人。

  “好了,你过来吧,我会亲自为你种下封印!”

  烛火下,团藏的面目越发模糊。

  青鸟呼出一口气,收敛心神,而后缓缓走到团藏面前,安静的等待着。

  很快,仪式开始了。

  只见团藏先是将右手放在青鸟的肩膀之上,随即一道查克拉涌入他的体内。

  冥冥中,青鸟只感觉团藏那道查克拉好似变成了一张巨大的网,捕获了他的一丝查克拉后,又迅速的退了出来。

  “这舌祸根绝之术还要用到被施术者的查克拉?”

  “难道这才是团藏不在自己刚加入根部时种下术式的原因?”

  青鸟心中隐隐有着猜测。

  而接下来,团藏的操作似乎又证实了这一点。

  在取得青鸟的一丝查克拉后,团藏手中飞速结印。

  那一道道印记繁复无比,看的青鸟眼花缭乱,根本无法理解和记忆。

  “难怪这个术一直没有被破解,直到团藏死了之后才自动消失。”

  青鸟暗暗心惊。

  如此复杂的术式,绝对可以比拟漩涡一族的顶级封印术四象封印,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要超过。

  而随着结印的不断加快,团藏的面前,渐渐出现了一道道悬浮着的漆黑诡异的术式咒印。

  青鸟的查克拉就在那道术式里面,被重重缠绕包裹着。

  “把嘴张开,吐出舌头!”

  终于,当最后一个术式彻底完成之时,团藏猛然开口说道。

  青鸟见状,不得不按照团藏所说的做。

  “喝!”

  眼见青鸟舌头吐出,团藏冷喝一声,手中印记一变。

  随即,那悬浮着的诡异术式咒印就好似有生命一样,瞬间烙印在了青鸟的舌根处。

  这一瞬间,青鸟只感觉身体里,甚至灵魂之中好似多了一道看不见的枷锁。

  “术式已经施展完成了,记住,如果你透露出任何有关根部,有关我的机密信息,这个封印就会发挥作用。”

  “到那时,后果将十分严重!”

  团藏警告道。

  “我知道了,势必守口如瓶。”

  青鸟点头应道,他本能的感觉团藏所说的严重后果不单单只是浑身麻痹,无法动弹。

  或许还有更残忍的副作用,比如浑身查克拉暴走,亦或是脑死亡!

  “看来,以后有必要学习封印术,不能一直留着这个隐患。”

  想到将来,青鸟心中下定决心。

  “我听说两天后就是招收根部正式成员都实战考核,到时我会前往观看,甲,不要让我失望。”

  完成施术的团藏走到榻榻米旁盘腿坐下,再次将自己置于黑影之中。

  “必定不会让您失望。”

  “嗯,那就好,你回去吧。”

  “那我告辞了。”

  青鸟转过身,面色如常,一步一步朝着门外走去。

  而当他踏出房门的那一刻,他的眼前再次出现了那个穿着黑袍,带着面具的根部忍者。

  没有说话,青鸟默默的跟在这个忍者身后,很快回到了下忍房宿区。

  伴随着“砰”的一声响,青鸟关上房门,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他来到镜子前,张开嘴,伸出舌头,只见舌根处一道黑色的印记在灯光下清晰可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