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遭遇伏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是一群经历过无数生死厮杀的忍者,冷酷,嗜血!

  带着不同的动物面具,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漠视一切的气息。

  他们动作迅速,毫不拖泥带水,仅仅十几分钟就将青鸟所在的玻璃培养皿无损取出,而后背负在其中一人的身后。

  “出发!”

  为首带着狐狸面具的队长看了眼培养皿中的青鸟,轻轻点了点头,一行人很快离开了大蛇丸的地下实验室,来到了地面。

  外面,天气正好,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见过阳光的青鸟悄悄睁开了眼睛,他的双眼被光线刺激的红肿疼痛,但依然不舍得闭上。

  来到这个世界几个月,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实验室外面的世界。

  蔚蓝的天空,飘荡的白云,高大的树木,清脆的鸟鸣,一切的一切都让青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一刻,青鸟甚至有种放声呼喊的冲动。

  但是,他不能,也不敢。

  周围那些那急速移动的忍者们无时无刻都在提醒着青鸟,现在的他不过是个另类的囚徒。

  一个只能寄希望于别人的仁慈才能活下去的囚徒。

  所以,青鸟一路上很安静,安静到如果不是还有呼吸,所有人都会以为他是一具尸体。

  “队长,这个小鬼是什么人,竟然要我们根部两个精英小队前来护送。”

  在树林中急速前进的队伍中,一个带着猫脸面具的忍者问道。

  他注意青鸟有一段时间了,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闭嘴,执行团藏大人的命令就可以,其他的,你不需要知道。”

  狐狸面具的队长看都没看猫脸面具一眼,依旧全神贯注的赶路。

  猫脸面具见此,耸了耸肩,没有再说什么。

  其实,他也知道不该问的不问,只是他毕竟是执行过数次A级任务的精英忍者,现在却派到这里来押送一个莫名其妙的小鬼去木叶,心中不爽是肯定的。

  在他看来,简直是大材小用。

  一个不知所谓的小鬼,哪里用得上如此大张旗鼓。

  不过,命令就是命令,即便心中不爽,他依然不敢有丝毫松懈。

  一行八人,两个小队分工明确,探路、侦查、翼护、指挥,配合默契,很快就穿越了广阔的树林,来到了山间峡谷之地。

  “所有人注意,前方地形险要,请大家务必小心,现在检查装备补给,之后全速通过。”

  树林边缘,带着狐狸面具的队长停了下来,他看着其他人,语气淡漠的说道。

  “是,队长!”

  其他人没有说什么,在经过很短时间的修整之后,一行人很快再次上路,只不过,队伍之中,一种肃杀的气氛开始弥漫。

  “希望那些混蛋不要在这个时间段搞事!”

  “否则,就只有杀了你们。”

  狐狸面具中,一双冰冷嗜血的眼眸闪烁着寒光。

  这段时间以来,整个忍界都充斥着一股火药味,仿佛大战之前的躁动,各个忍村都加大了对其他村子的渗透,破坏,暗杀,下毒,伏击,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其中又以实力最为强大的木叶受到的攻击最多,而这一片区域,正好又是埋伏的最佳地点。

  虽然之前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但不代表现在不会出问题。

  所以,他宁肯万分小心,也不敢丝毫大意。

  只因为,敢大意的人都死了!

  很快,根部一行人就进入到了山间峡谷的小道之中。

  这是一道长达数千米的峡谷,周围崖深壁高,又有一道河流从中穿过,崖壁上还有不少凸出的石壁和高耸的大树,地势复杂险要。

  根部一行人进入峡谷之后立马分为两个小队,互相掩护,戒备着四周,身形迅速的跃动前进。

  峡谷小道并不大,起起伏伏如蜿蜒的蟒蛇,如果是常人,或许会费一番功夫才能通过,可对于忍者来说,并不算什么。

  不一会,一行人就已经能够看到峡谷出口了。

  不过,根部忍者们并没有放松警惕,反而越发的警觉。

  经历过各种任务,从无数次厮杀中存活下来的他们很清楚,越到最后越危险。

  死亡,往往出现在你认为成功之后松懈的那一刻。

  ……

  “队长,看下面一行人的样子,对方不是普通的木叶忍者,而是暗部精英!”

  一处怪石嶙峋的崖壁凹陷处,一群身着暗红色马甲的忍者正小心翼翼的窥视着崖壁之下。

  他们体型魁梧,包布的头巾上系着精钢制作的护额,护额上,刻着两块重叠在一起的山石。

  这是岩忍村的忍者!

  此时,一个明显专精查探的忍者向着领头的忍者汇报道。

  “没错,根据查克拉反应,对方绝对是暗部中的精英,实力最少都是中忍。”

  “队长,我们还动手吗?”

  其他三个人都把目光汇聚在了领头的队长身上。

  领头的队长也是个魁梧大汉,粗糙的脸庞上满是沉思。

  作为被派遣过来执行渗透破坏的精英小队队长,他的实力也达到了上忍级别,更是在火之国成功的执行过数次暗杀和破坏。

  他不缺实力,也不缺魄力,但现在,他犹豫了。

  “对方有两个暗部小队,实力是我们的一倍,而且我们没有后勤补给,孤军作战,一旦被缠住,就会陷入重围。”

  “只是看对方的样子,显然是携带着重要物品,如果就这样离开,又太便宜对方。”

  领头的队长面色阴沉,看着崖壁下就要离开的根部一行人,咬了咬牙道:

  “正面厮杀我们没有胜算,所以,我们只做一波攻击,攻击之后,如果有机会就上,没有机会立马撤退,明白吗?”

  “了解!”

  “好,听我命令,忍术攻击!”

  话音落,除了领队的队长,其他三人立刻开始动作一致的结印,而后双手往地面猛然一拍!

  “土遁•岩宿崩!”

  随着三道低吼,在查克拉的灌注下,这片高达数百米的崖壁轰然崩塌。

  下一秒,无数巨大的岩石如陨石般坠落。

  “土遁•土隆枪!”

  眼见队友发动了攻击,领头的队长同样动作不慢,他比其他人更晚结印,但他的攻击却与其他人的攻击同一时间奏效。

  一时间,峡谷之中的地面竟有无数尖锐的岩石如枪矛般竖起。

  “小心!”

  崖壁下,遭到攻击的根部忍者们并没有惊慌,早有警惕准备的他们在感应到查克拉波动后立即反应了过来。

  随即,开始了反击!

  “火遁•豪火球之术!”

  “土遁•黄泥沼!”

  “水遁•水墙!”

  一连三道忍术被跳跃到空中的根部忍者们释放了出来,有炙热的火球冲天而起,将坠落下来的岩石炸裂。

  随后土遁•黄泥沼之术则直接将竖起的岩石枪消融,同时有圆形水墙升起将众人纷纷保护住。

  一套反击行云流水,瞬间展示出了强大的实力和配合力。

  “这就是忍者,这就是忍术!”

  培养皿中,青鸟看的目眩神迷,他的心中,对实力越发渴望,也越发期待自己木遁觉醒的那一刻!

  “撤!”

  而崖壁上,眼见根部忍者们队形完整,并没有伤亡,知道事不可为的岩忍队长果断下令,一行人很快撤离。

  等根部忍者气势汹汹追寻而来的时候,已经找不见对方的身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