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宇智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饭堂之中,寂静无声。

  所有人看着风枭那倒在地上的尸体,久久没有回过神。

  在根部残酷的选拔考核中一路通关,实力强大的风枭就这么死了?

  要知道他可是掌握了普通下忍都不一定能够掌握的忍术!

  这一战,本应该是他天才之路的开始,名传根部的起点啊!

  甚至,在他使出火遁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好似看到了一个前途不可限量的天才忍者冉冉升起。

  就仿佛之前的日向飞鸢,以及同一届的那个宇智波。

  可现在,随着青鸟的苦无划过,一切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生命,荣耀,未来,都抵不过锋利的苦无,都化作了一抔黄土。

  风枭,死了!

  死在了他的骄傲,死在了他的轻敌!

  青鸟收回苦无,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四周的人群,眼中,有寒芒闪烁。

  所有人都仿佛被刀剑刺痛了一样。

  这一刻,无人敢与青鸟对视,也无人再敢轻视他。

  尽管他们中有些人还不清楚为什么青鸟能够杀了风枭。

  但,在生死搏杀中,过程不重要,结果才是一切。

  青鸟赢了,他还活着,风枭输了,他已经死了!

  在这种情况下,过程重要吗?

  “好狡猾的小鬼。”

  高台上,全程观战的两名根部忍者赞叹了一句。

  以他们中忍级别的实力,很快就明白了青鸟取胜的关键所在。

  先是示敌以弱,让对方误认为自己没有掌握查克拉,麻痹对方,随后出其不意,在对方发动忍术的那一刻,突然发难。

  最后再一击必杀,干脆果决的终结了对方的生命,取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

  可以说,办法虽然简单,但取得的效果非凡。

  “只是可惜了风枭,以他现在的年龄,能够施展出D级忍术,还是攻击力强大的火遁,如果活下来,将来未必不能成为上忍。”

  其中一人有些惋惜。

  上忍在整个木叶,甚至整个忍界都算是高手,即便他现在是中忍,但要想成为上忍,依旧困难重重。

  “死去的人就不必惋惜了,风枭死了,就说明他还不够优秀。”

  另一个人没有在意同伴的惋惜,他反而更在意青鸟。

  “你有没有注意到他刚刚一瞬间所爆发的速度,已经比得上施展了瞬身术的顶尖下忍了。”

  “没错,看来这个叫甲的小鬼身体素质十分强大。”

  “我听说,他好像身怀血继限界!”

  带着鬼脸面具的根部忍者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

  “血继限界?是哪种血脉,难道又是团藏大人从木叶大家族招揽来的天才,就像那个宇智波一样?”

  带着杂乱线条面具的根部忍者诧异的问道。

  对于他们这种没有血继限界的普通人来说,血继限界无疑是强大的代名词。

  “不知道,他的来历很神秘,听说属于S级机密,即便以我的权限也只能了解到这么多。”

  鬼脸面具的根部忍者摇了摇头。

  后勤部与根部其他诸如谍报、战斗等重要部门相比地位更低,所处的位置也比较偏远。

  有些保密消息在刻意封锁下,很难被了解到。

  “不过,能够得到团藏大人赐予甲这个代号,他的血继限界必然十分强大。”

  鬼脸面具看着远处面色冷酷的青鸟继续说道:

  “就是不知道跟那个臭屁的宇智波小鬼比起来谁更强!”

  “从现在来看,肯定是宇智波的小鬼更强,他可是已经开眼了!”

  带着线条面具的忍者十分肯定的说道。

  “也对!”鬼脸面具忍者点了点头,接着重重叹了口气。

  “几年前的日向飞鸢,最近的宇智波小鬼,再加上这个不知名血继限界的甲,不得不说,这些大家族的小鬼真是让人羡慕啊。”

  对于他们这种平民忍者来说,或许终其一生都无法达到上忍,但那些大家族的忍者只要资质稍好,不说一定成为上忍,特别上忍还是可以轻易达到的。

  这就是差距!

  心情复杂的对视了一眼,两个根部忍者沉默无言。

  ……

  青鸟并不知道两个根部忍者的感慨,也不知道自己被根部一些人认为是大家族的天才,此时的他正提着打包的食物走在回房宿区的路上。

  在杀了风枭之后,青鸟没有继续留在饭堂,而是带着紧迫感,想要回到自己的房间。

  “我与顶尖根部预备役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他回忆起刚刚的战斗,不断的查找着不足。

  “如果不是风枭太骄傲,想要凭借忍术击杀自己,我绝不会如此简单就取得胜利。”

  在青鸟想来,风枭必然掌握了分身术、替身术和变身术等基本忍术,一旦他选择跟自己正面战斗,即便青鸟拥有查克拉的加成,也很可能无法获胜。

  “看来,有必要再去找飞鸢学习新的知识。”

  青鸟已经从一些人的讨论中得知实战考核是在两天后,这就意味着他从修炼查克拉提取术到成功,只花费了一天时间。

  他还有时间去提高自己的实力!

  “三身术一定要学会,还有瞬身术、忍具投掷术也要掌握。”

  想到这,青鸟心中的紧迫感就愈发强烈,恨不得马上就开始修炼。

  只是这些忍术技能青鸟都不会,需要等日向飞鸢前来传授。

  “真是有些迫不及待。”

  青鸟思考着,他的脚步越来越急,很快就到达了房宿区。

  但就在这时,他感受到了一股比风枭更强大的查克拉波动。

  “火遁•豪火球之术!”

  伴随一声冷喝,一道扇形火焰汹涌而来,带着难以忍受的高温,仿佛要把青鸟烧成灰烬。

  危急之下,青鸟体内的查克拉全数流转在双脚之中,他猛力一跃,险险的避让了过去。

  火光冲天中,青鸟看着被融化出一个大坑的地面脸色铁青。

  他豁的转头,目光落在了一道人影身上。

  这道火遁忍术正是来自这个人影!

  “宇智波?”

  青鸟的声音冰冷无比。

  “看来你知道我。”

  人影转过身,他有着一头黑色的长发,银灰色的长袍衬托着对方高傲的神情。

  “你也要跟我生死战?”

  感受着对方身上那股阴诡邪异的力量,青鸟全神戒备。

  他知道,宇智波的人大都是一群疯子,写轮眼赋予他们强大实力的同时也让他们的性格越来越偏激,越来越不可理喻。

  “当然,你我早晚会有一战,不过不是现在,而是在两天后。”

  人影穿着一身宇智波族服,年龄大约在十岁左右,他的语气带着与生俱来的高冷。

  “那你现在为何要用火遁攻击我?”

  “呵呵,很简单,我这么做只是想告诉你,火遁远远不是风枭那个废物所施展的那样!”

  人影仰着头,他的双眼殷红如血,里面更是有一道漆黑如墨的勾玉转动,他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打败了风枭,并不是火遁不行,而是风枭太废。”

  “两天后,我会亲手用火遁葬送你,向所有人证明我宇智波的火遁威名不可辱!”

  青鸟无语。

  我什么时候侮辱火遁了?

  我打败风枭关你宇智波什么事?

  火遁什么时候又成了你宇智波的了?

  特么的神经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