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木叶之我用木遁横扫忍界 > 第十八章 千夫所指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千夫所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重的杀气!”

  青鸟的目光转动,他看着这些一个个装备齐整,仿佛随时都能丢掉碗筷,拔剑而起的考核者,心中满是凝重。

  严格来说,这些考核者都不能算是正式的根部成员,只是预备役成员。

  他们都是团藏从外村收拢来的有忍者资质的孤儿,还有一部分是团藏从木叶各大家族威逼利诱不择手段收拢的家族忍者。

  他们的年龄都很小,最小的大概是五六岁,最大的也不会超过十岁。

  团藏将他们聚集在一起,通过养蛊的方式从中精挑细选出最优秀的人,成为根部的正式成员。

  比起忍者学校那种堪称温柔平和的培养方式,根部的忍者培训完全就是另一个极端。

  满是血腥和杀戮,充斥着冷血和无情。

  极低的考核通过率伴随着超高的死亡率。

  最终,一个个从尸山血海中爬起的孤儿成为了团藏手中一把把锋利的刀。

  现在饭堂的这几十人,无疑就是通过了前期考核存活下来的精英。

  换句话说,他们每个人手上起码都沾染了别人的鲜血。

  尽管他们还没有正式成为忍者,但他们的实力,他们的杀人技巧绝对是下忍级别!

  甚至,不排除有些极其天才的人,已经掌握了在下忍阶段堪称威力强大的忍术,实力无限接近中忍。

  此刻,这几十个面庞稚嫩,但完全不能轻视的预备役成员们本能的释放了身上的气势。

  他们仿佛一个个长出了爪牙的孤狼,正对着另一个侵入他们领地的乳虎发出恐吓和咆哮!

  这是一场气势的争锋,是一次意志的比拼!

  更是一个……下马威!

  “真是很有活力啊!”

  察觉到这些人的针对,青鸟面色平静,一步一步的走进了饭堂。

  他的身体有些瘦弱,但脚步却无比的稳当,那能让小儿止哭的杀气在他面前好似清风拂过。

  与大蛇丸爆发的那种杀气相比,现在这些预备役成员们在青鸟眼中太稚嫩了。

  “果然狂妄!”

  “这就是杀了羽的那个小鬼?”

  青鸟淡然的表现让这些预备役成员心生不满,也让他们心中凛然。

  “不知道风枭会不会出手?”

  “羽可是被他杀死的!”

  “我看他肯定不敢,上次飞鸢前辈发了话。”

  见过青鸟出手的一些人目光闪烁,他们微微低着头,声音窸窸窣窣,仿佛不想让人听到。

  但在场的大都是提炼出查克拉的忍者预备役,比起普通人,他们的听力也更好。

  因此,这些话很快就传遍了整个饭堂。

  “这帮挑拨是非,借刀杀人的混蛋!”

  饭堂右侧一处小桌,与青鸟有过对峙的风枭此刻面色冷酷。

  他感受到了十几道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带着嘲讽和质疑。

  在根部预备役成员之中,虽然一部分人喜欢独自一人,但也有些人因为某种关系而联合在一起。

  比如性格相和,同一家族,或者同一个来历。

  很显然,风枭和羽就是同一个来历,他们出生在同一个平民村子,曾经一同流浪,虽然关系不算太好,但却默认属于一派。

  风枭的实力在这批根部预备役中属于上游,他出手狠辣,也杀过不少同为预备役的人,绝对是能够成功通过考核,成为正式根部忍者的强大对手。

  “如果让他和这个小鬼对上!”

  “或许两败俱伤,亦或者一死一伤!”

  那些挑拨者目光交汇,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很快达成。

  每一次根部正式成员的选拔都有名额的限制,竞争如此激烈之下,如果能够提前除掉对手,那又何乐而不为。

  慢慢的,似乎整个饭堂都在讨论羽被青鸟杀死这件事,越来越多的视线开始转向风枭和青鸟。

  “我听说这个叫甲的小鬼得到了上面的特殊关照。”

  “哦,那他的实力肯定很强,难怪风枭不敢出手!”

  “那是当然,你知道甲这个代号意味着什么吗!”有人神神秘秘的说道。

  “风枭这个家伙,太丢人了,羽可是被杀了啊!”

  “废物,懦夫!”

  一句句嘲讽,一句句指责,将风枭逼到了悬崖边上,让他骑虎难下。

  他知道,这些家伙并不是要为羽出头,仅仅只是要用这种方式逼自己出手而已。

  但,有的时候,流言的威力是巨大的,千夫所指之下,任谁也不能无视。

  更何况,风枭这样一个如此骄傲的人!

  砰!

  巨大的声响传来,风枭眼前,那张小木桌被他一巴掌拍裂。

  他噌的站起身,恨恨的看了一眼四周的人群,随后迈步朝着青鸟走去。

  “哈哈,我就知道风枭不是懦夫!”

  “终于出手了,杀了这个小鬼!”

  “证明你自己的时刻到了!”

  饭堂中,声音开始变得嘈杂,一个个或高或低的呼喊此起彼伏。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一场好戏!

  “真的是不能把这群混蛋当做小孩看呐,年轻轻轻,心眼却比谁都坏。”

  青鸟此刻有些感慨,他同样听到了这些人的窃窃私语。

  而在看到风枭的那一刻,青鸟就明白了这些人的想法。

  流言蜚语,借刀杀人,煽风点火,添油加醋,鹬蚌相争,坐山观虎斗!

  这一套操作,让人不得不佩服。

  此刻,一头幼虎已经被挑动起来了,正张牙舞爪的冲向青鸟!

  “真是麻烦!”

  青鸟看了眼四周渐渐聚拢过来,好似围观,却正好把青鸟退路挡住的人群,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要杀了你,为羽报仇!”

  风枭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他的眼中闪烁着寒光。

  他的话很直接,也很冷血,杀人在他嘴里就好似杀鸡杀鸭。

  “那个人,我并不想杀他!”

  “哼,你说这话,该不会是怕了吧,如果真是这样,只要你跪下认错,我可以饶你不死。”

  风枭的语气咄咄逼人,他死死看着青鸟,似乎并不想轻易罢手。

  “这个小鬼,之前还没有提炼出查克拉,短短一天时间,他应该不可能成功。”

  “即便成功,我的实力也绝对超过他,与其被众人嘲讽,不如顺其自然杀了这个小鬼。”

  “这样一来,既能让那些杂种闭嘴,又能提高自己的声势,震慑对手!”

  风枭并不完全是被挑拨者鼓动起来的,他同样有着自己的考虑。

  在他看来,教训或者杀死青鸟,对他来说利大于弊。

  更重要的是,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信心。

  所以,在听到青鸟说的话后,他反而更不能放过青鸟。

  “我想你误会了。”

  青鸟在风枭说完后,摇了摇头。

  “我并不是向你求饶,我只是告诉你一声而已。”

  说着,他拔出了腰间的苦无。

  “你想战,那就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