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木叶之我用木遁横扫忍界 > 第十七章 千目所视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千目所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好活着吗?”

  望着日向飞鸢离开的方向,青鸟目光幽幽,如果可以,他绝对不想成为什么忍者,更不想加入根。

  但这个世界往往就是那么艹蛋,你不选择,它就会让你没有选择。

  就像现在,他看不上团藏,团藏却选中了他。

  “终究还是要讲实力,弱肉强食的世界,没有实力就没有话语权,更没有选择权。”

  青鸟紧锁房门,他打量着这个属于自己的房间,叹了口气,而后平复下心情。

  他准备立刻开始修行查克拉提取术。

  虽然日向飞鸢给出的是三天时间,但青鸟绝不会拖到第三天。

  早一天提炼出查克拉,就多一份自保的力量。

  更何况,查克拉只是基础,对于现在什么都不会的青鸟来说,有了查克拉并不等于就拥有强大的实力。

  忍术、幻术、体术,格斗技巧、战斗意识,修行理论等等这一切忍者必须掌握的技能都需要青鸟耗费大量时间去学习。

  时间从来都很紧迫,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

  呼!

  青鸟盘腿坐在榻榻米上,深吸一口气后缓缓闭上了双眼。

  “开始吧!”

  他的脑海中回忆起日向飞鸢所传授的查克拉提炼相关内容。

  查克拉是一种很神奇的能量,它由人体细胞提取的身体能量和脑海中的精神能量相融合形成。

  要想成功提取查克拉,就要让从人体130兆亿细胞中提炼的身体能量和脑海中的精神能量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状态。

  这个平衡状态根据每个人的体质、血脉的不同有细微的差别。

  并不一定是五分身体能量加五分精神力量,有的人可能是六分身体能量加四分精神力量才能融合成一份查克拉。

  如何精准找到这个平衡点,并引导人体内各种能量达成这个平衡、最终完美融合在一起是查克拉提炼的难点所在。

  “幸好,飞鸢传授了我不少技巧,更是亲身指导我,让我隐隐约约记住了那种感觉。”

  想到这,青鸟心中泛起波澜。

  这就是有前辈引路的好处,能够让后辈少走很多弯路。

  “争取一天之内成功!”

  青鸟下定决心,这是他的自信,更是对自己的鞭策。

  他放空了心神,忘却了杂念,开始全身心的追寻着那种奇妙的感觉。

  慢慢的,青鸟发现自己好似成为了一种意念,又或是一股能量,徜徉在身体之中。

  他感受到了身体里一个又一个细胞在呼吸,仿佛有着生命力一样。

  青鸟本能的根据查克拉提炼术的内容引领着这股能量,很快这股能量就一丝一毫的从细胞中溢出,并缓缓的汇聚在一起。

  当这股能量足够多时,青鸟的意识便闯入了进去。

  刚开始,两者之间就像两个泡泡,虽然接触但却泾渭分明。

  可随着青鸟不断的尝试,不断的调整,两者之间的壁垒逐渐消失。

  最终,在青鸟有意识的介入下,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后,两种能量渐渐的融合在了一起,并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平衡。

  查克拉就此诞生了。

  呼!

  我成功了!

  保持盘腿姿势许久的青鸟猛的睁开眼,他感受着体内那股新生的微弱能量,一股欣喜油然而生。

  “原来这就是查克拉吗?”

  青鸟站起身,只感觉浑身上下的疲惫一扫而空,他尝试着跳动了几下,发现随着查克拉的运转,身体变得轻灵了许多。

  比起之前由大蛇丸和团藏注射的柱间细胞液附带的外来查克拉能量,青鸟刚刚提炼的查克拉虽然很弱小,但却更容易掌控,也更契合自身。

  这才是完完全全属于青鸟自己的力量!

  “真是神奇。”

  又尝试了下其他的高难度动作,青鸟才安静了下来,他看了看密闭的房间,面露思索。

  “不知道这次我花了多长时间。”

  房间没有对外的窗户,无法通过天色变化来确定时间。

  而青鸟沉浸在查克拉的修行中,更是几乎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因此无法判断自身所花时间的多少。

  “过犹不及,既然已经成功提炼了查克拉,那正好出去看看,顺便了解下实战考核的情况。”

  青鸟想了想,决定自己一个人去熟悉根部基地。

  他记得飞鸢曾经说过,根部基地中有些区域是允许还没有真正成为根部忍者的考核者前往的。

  这些区域大都归属于后勤部。

  比如初级的训练场,饭堂和澡堂。

  没错,虽然根部可以说是一个恐怖的忍者杀手组织,但它包吃包住包食宿。

  比起普通忍者,甚至是火影直属暗部,根部忍者更加注重保密性,轻易不能外出。

  而且很多根部忍者本身就是无家可归的孤儿,他们在木叶也没有什么房屋产业,除了外出执行任务,大都是直接常驻基地内部。

  因此,一些配套的饭堂澡堂等设施都是必不可少。

  打定主意,青鸟整理了一番身上的装备,又用一块没有印着木叶忍者标志的护额将垂下的头发扎起,这才走出了房间。

  房间外,走廊幽深,空无一人,青鸟凭借记忆,慢慢的朝着房宿区外走去。

  不得不说,根部基地不仅占地广阔,而且里面通道错综复杂,没有人带路,很容易就迷失方向。

  即便青鸟记忆力强大,但也几乎要被这种设计绕晕。

  幸运的是,一路上青鸟有见到一些年龄跟自己差不多大小,穿着一身马甲的小孩。

  靠着跟在这些人身后,青鸟才不至于走错地方。

  “嗯,他们到的地方是……饭堂!”

  站在过道口,青鸟远远的看到了一处建筑,被青鸟当做路引的那些小孩很快就进入了里面。

  青鸟嗅了嗅,一股食物的香气从那边飘了过来。

  “去看看。”

  成为实验体以来,青鸟几乎都是靠着营养液维持身体营养需要,到现在,几乎快要忘记食物的味道了。

  这猛然想起来,就有些迫不及待。

  他快步往前走去,随着不断接近,食物的香气也愈发浓郁。

  等到他迈步走进饭堂之中,映入眼帘的是摆放的整整齐齐的木桌和垫子。

  那些前来用餐的人则一个个跪坐在垫子上,默默的吃着食物。

  饭堂很大,人也有几十个,但却听不到一个人说话。

  此时,随着青鸟的脚步声传进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他的身上。

  一时间,落针可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