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木叶之我用木遁横扫忍界 > 第十六章 查克拉提取术

我的书架

第十六章 查克拉提取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青鸟和日向飞鸢来到了分配给他的房间之内。

  这是一间大约三十平米的房屋,传统日式风格的木制家具搭配着现代风格的电器。

  左侧是用木制屏风分割开的榻榻米卧室,右侧是摆放着小木桌的中厅,整体颜色显得十分单调。

  房间里没有窗户,但却有电灯带来的灯光,尽管没有自然光线,但并不昏暗。

  “你的伤势竟然已经快好了,真是惊人的生命力!”

  面对面的跪坐在一起,日向飞鸢有些惊讶的看着青鸟胸口处那一摊凝固的血迹。

  要知道被苦无刺伤一般都会造成大出血,如果不及时救治,很可能会失血过多导致休克死亡。

  而青鸟刚刚只是用衣物简单的包扎了下,现在伤口却已经自动止血。

  这种细胞活性和自愈力显然远超过普通忍者。

  “真是感谢你对我的赞赏,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你是不是应该先送我去医疗室!”

  青鸟脸色有些苍白,尽管木遁血脉给了他强大的自我愈合能力,但这种自愈力是有代价的。

  它会损耗生命!

  换句话说,如果单纯的依靠身体的自我修复功能来治疗伤势会大幅度消耗细胞寿命。

  而一个人一生的细胞分裂次数是有限的,这就是细胞的存活时间,也叫细胞寿命。

  所以,尽管木遁赋予了青鸟庞大的生命之力,让他的细胞寿命远超过普通人,但他也不想过度的使用这种自愈力。

  尤其现在的他年龄还小,身体尚未完全发育。

  “不用了。”

  然而,听到青鸟的要求,日向飞鸢却摇了摇头。

  只见她伸出双手放在青鸟伤口前,并催动了自身的查克拉。

  很快,有翠绿色的萤光在她双手间萦绕,并涌入青鸟的伤口。

  一瞬间,青鸟只感觉伤口处又痒又麻,带着一股清凉的气息,让他精神一振。

  “这是医疗忍术治愈术!”

  青鸟有些惊讶的看着日向飞鸢,没想到对方不仅实力强,连医疗忍术都掌握了。

  “你也是医疗忍者?”

  “不是,我只是专精治愈术而已。”

  日向飞鸢收回双手。

  “这样啊。”

  青鸟抚摸着胸口,他能感受到原本止血的伤口在治愈术的加成下很快结痂。

  显然,日向飞鸢的治愈术效果不凡。

  “对了,走廊里那个叫羽的家伙,可以麻烦你救一下吗?现在他应该还没有死。”

  “为什么?”

  日向飞鸢有些意外,她没想到青鸟会提出这样的请求。

  “他想要杀你,你为什么还要救他?”

  “我只是不想他死在我门口,而且,他不也是根的成员,是你的同伴吗?”

  青鸟活动了下因为跪坐在地板上而麻痹的双脚,慢吞吞的说道。

  前世根深蒂固的观念终究占据了上风,他不想自己沾染上一个孩子的血。

  “严格来说,他现在算不上是根部的成员。”

  日向飞鸢的目光落在青鸟身上,仿佛在观察着什么。

  “他跟之前那个风枭一样,只是有资格加入根部的考核者而已,只有真正通过考核才能成为根部的一员。”

  “那之前你说的入门考核不算吗?”

  “算,但那只是其中一个考核而已。”

  青鸟沉默了一会,然后他看着日向飞鸢被面具遮挡的脸庞说道:

  “真的救不了?”

  “团藏大人说过,根部不收平庸之人,只有优秀的人才配加入根部。”

  “我知道了,那我只能对他说声抱歉了”。

  青鸟终究还是没有继续纠结救人的事。

  即便他动了恻隐之心,但如果真的无法强求,那也只好放弃。

  似乎是看出了青鸟内心的挣扎,日向飞鸢转换了话题。

  “接下来,我会对你进行忍者入门指导。”

  “众所周知,忍者与普通人最大的区别就是查克拉。如果无法提炼出查克拉,就成为不了一个忍者。”

  “接下来我会传授你查克拉提取术,并讲解查克拉提炼技巧。”

  “你只有三天时间,如果不能在三天内成功提炼出查克拉,那接下来的实战考核你很难通过。”

  日向飞鸢的话让青鸟心中凛然,他的表情凝重了起来。

  他并不觉得这些话是在恐吓自己,毕竟根部的残酷从之前的入门考验就能看的出来。

  “三天时间提炼出查克拉吗,看来,这又算是一个考验。”

  忍者世界,从查克拉提炼的速度也能看出一个人的忍者天赋。

  像天才或许只用一天就能提炼出查克拉,资质好点的大概在三到五天,普通人则是一个月不等,再差点的或许要花费好几个月。

  三天时间,对于青鸟来说完全足够,但青鸟在意的是日向飞鸢说的实战考核。

  以根部的性质和团藏的尿性来判断,这个实战考核肯定不会是忍者学校那种过家家一样的擂台比试。

  这应该是一场真正的实战,那种允许……杀人的实战!

  想到这,青鸟只感觉一股郁气淤积在心中。

  他有种预感,以后他的手上将沾染越来越多的鲜血。

  大人的,小孩的,男人的,女人的,敌人的,甚至同事的……

  不管他愿不愿意,不论他是否身不由己,命运的齿轮一旦转动就无法停止。

  “真是……残酷啊!”

  叹了口气,青鸟终究还是放下了这些担忧杂念,转而认真学习日向飞鸢讲解的查克拉提取术。

  他知道,只有自己活着,才有资格去讲善良和慈悲,才有可能去改变这个世界。

  灯光下,青鸟的脸上光与暗交织在一起。

  查克拉提取术并不复杂,随着时间的流逝,青鸟很快就将其中的要点和步骤记在心中。

  不得不说,虽然日向飞鸢的性格冷漠,但一旦接受了某项任务,她就会拼尽全力去完成。

  在指导青鸟这件事上,她没有一丝一毫的保留,甚至连日向豪门独有的查克拉提炼的技巧和要点都有涉及。

  再加上她白眼洞察身体经脉穴位以及查克拉流动的能力,即便青鸟前世并没有接触过查克拉这种神奇的能量,也能够做到游刃有余,进步显著。

  “好了,查克拉提取术我已经全部传授完成,接下来就看你自己了。”

  日向飞鸢站起身离开。

  “谢谢!”

  青鸟见状,也跟着站了起来,他看着日向飞鸢离去的背影,真诚的说道。

  噔噔的脚步声停了下来,日向飞鸢背对着青鸟,许久,才传来她冷淡的声音。

  “好好活着。”

  吱呀的开门声响起,日向飞鸢的身影消失在走廊中。

  不知何时,那个被叫做羽的男孩不见了踪迹。

  地上,血迹依旧鲜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