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木叶之我用木遁横扫忍界 > 第十五章 入门考验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入门考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可能,为什么你能刺中我!”

  小男孩低下头,看着鲜血汩汩流出的胸口,张了张嘴。

  “很简单,直觉和预判危险的本能而已!”

  青鸟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尽管身体被苦无刺穿,但这种伤势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作为实验体的时候,他受过比这严重十倍百倍的伤势。

  “可既然你识破分身术,为什么还要跟我换命搏杀?”

  小男孩面色苍白,摇摇欲坠,青鸟这一刺让他瞬间重创,但他不甘心。

  不甘心就这么被一个平民小鬼打败!

  “因为这是我能够取胜的最安全的方法。”

  “我敢肯定你这一刺杀不了我,我却可以杀了你!”

  “比忍术,比格斗技巧,比战斗意识,现在的我都不如你,与其等你用出更强的底牌,不如我直接一击必杀!”

  青鸟语气淡然,瘦小的身体站的笔直。

  他虽然被苦无刺穿,但木遁血脉却赋予了他庞大的生命力,让他的伤口迅速愈合。

  这也是他敢于和对方搏命互换的原因。

  “你真是疯了!”

  小男孩有些恍然。

  “不,疯的是你们,是这个世界!”

  青鸟摇了摇头,他的心里始终不能释怀。

  为什么本该无忧无虑天真可爱的孩童却被培养成了一个个残忍嗜血的忍者杀手。

  明明年龄这么小,却能杀人,敢杀人,会杀人!

  “你不懂!”

  “我可是忍者啊!”

  小男孩惨然一笑,整个人再也坚持不住,轰然倒地。

  而随着本体的重创,原本维持分身的查克拉再也无法继续。

  伴随着砰砰两声响,他的两个分身化作烟雾飘散。

  “羽竟然输了!”

  这时,有惊呼声响起,青鸟转头看去,只见走廊处有些房间打开了一条缝隙。

  声音正是从那里传出。

  这里住着的不只是小男孩一人!

  青鸟目光闪烁,他面不改色的将胸口的苦无拔出,随后不慌不忙的弯腰捡起地上掉落的装备。

  在这个过程中,那门缝处有几道视线一直停留在青鸟的身上。

  那视线带着躁动与恨意,更带着一丝跃跃欲试。

  “根部的人难道都是这种疯子!”

  青鸟叹了口气,有些无奈。

  刚刚那一场搏杀似乎没能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反而让自己成为了众矢之的。

  或者说,受伤的自己成为了他们的下一个目标。

  “真是麻烦!”

  青鸟没有躲回房间,他默默的将丢出去的马甲穿在了身上,又将忍具包佩戴好,随后一个人站在了走廊中央。

  他的手中握着滴血的苦无,目光平静的与那些门缝处的视线对视,仿佛一匹受伤的孤狼!

  “哼!”

  有不屑的冷哼声响起,而后走廊里传来了吱呀的开门声,一处距离青鸟十米开外的房间彻底打开了。

  咚咚的脚步声中,又一个人出现在了走廊。

  “那是风枭!”

  “他终于出手了!”

  “听说他要成为忍者了!”

  ……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门缝里传来,让青鸟神情凝重。

  同样是一个大约七八岁左右的男孩,但这个被称为风枭的男孩身上的危险气息却比之前那个更浓郁。

  显然,这是一个比之前小男孩更强大的对手。

  “小子,你太狂妄了!”

  眼前之人,身着一身马甲,他的眼角有一道伤疤,让他整个脸庞看起来多了一份狠辣。

  他的嗓音带着孩童的稚嫩,但说话却好似一个大人模样,成熟而冷酷。

  “有人杀我,我不反击,站着让他杀,难道这才叫不狂妄吗?”

  青鸟平静的说道。

  “可你也不应该出手如此重!”

  被称为风枭的男孩拿出了苦无。

  “我跟羽都是逃难的孤儿,我们吃的苦,不是你这种细皮嫩肉,只会耍帅装酷的小鬼能够比拟的。”

  “虽然我也讨厌羽,但你这个家伙更让我讨厌!”

  风枭眼神肃杀,他的身体微微前倾,浑身上下肌肉紧绷,好似猛兽捕猎前的蓄力。

  尽管青鸟击败了羽,让他也感到诧异,但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

  羽不过只学会了简单的分身术而已,可他却已经学会了变身术、替身术和分身术三个基础忍术。

  只要通过考核,他就是一名下忍!

  对他来说,杀一个没有查克拉的平民,只需要一招。

  眼前的青鸟或许比平民更强,但也不会超过三招!

  飒!

  下一秒,有破空声响起,这是风枭身体急速移动所卷起的气流。

  青鸟深吸一口气,他知道今天可能无法轻易全身而退了。

  但,他依然紧握着手中的苦无,即便对手很强,他也不准备束手就擒。

  更何况,这场战斗不一定打的起来!

  “看戏看了这么久,还不出来吗?”青鸟心中想道。

  “住手!”

  果然,伴随一道冷冽的声音,就在青鸟两人即将厮杀在一起的时候,原本只有两人的走廊中,忽然出现了第三道身影。

  一股强大的查克拉能量凭空出现,瞬间压制住了青鸟和风枭。

  “飞鸢前辈!”

  风枭看着那道娇小纤细的身影,急忙停止了苦无的挥刺。

  “今天的事,到此为止。”

  飞鸢带着面具的脸庞让人看不出表情,她冷漠的说道。

  “是,飞鸢前辈。”

  刚刚还桀骜不驯,好似天老大,他老二模样的风枭此刻却温顺无比。

  听完飞鸢的命令,他干脆利落的收起苦无,随后一句话不敢多说的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

  这种掌控力!

  见到这一幕的青鸟身体微微发凉,见微知著,看来,根部对下属忍者的控制比想象中更强大。

  “你似乎并不惊讶我的出现,刚刚最后那一刻,你的身体松懈了下来,并没有准备战斗。”

  飞鸢踏步走来,她纤细的身材在胸口处划出一道巨大的弧线。

  “我只是突然脱力了,毕竟我失血过多,受伤严重。”

  青鸟垂下眼眸,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我相信我自己的这双眼睛。”

  飞鸢看着青鸟,那一双纯净无瑕的白眼好似洞穿了青鸟全身,让他有种浑身上下被透视看光的感觉。

  “好吧,你说是就是吧!”

  青鸟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他的面色一肃。

  “这是你安排的,还是团藏安排的?”

  “如果是我安排的?”

  “那我会要求换个人指导!”青鸟话语中透着坚定。

  “那如果是团藏大人的安排呢?”飞鸢接着问道。

  “那就没事了,他开心就好。”青鸟摆了摆手,微笑着回答道。

  “真是狡猾的小鬼!”

  飞鸢的语气冷淡,她停顿了一会,解释道:

  “这是每一个进入根部的人都要经历的考核,是默认允许的。”

  “这样吗,真是……残酷啊!”

  “忍者的命运本来就是如此,跟我来吧,接下来,我会指导你忍者入门知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