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木叶之我用木遁横扫忍界 > 第十四章 惨烈厮杀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惨烈厮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冰冷的苦无撕裂空气,带着死亡的气息。

  青鸟的瞳孔紧缩,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前一秒还在对你笑,后一秒就拿剑刺了过来。

  而且,刺的是那么绝然,那么果决,就像是生死厮杀一般。

  青鸟有种直觉,如果他挡不住这一刺,真的会死!

  “可恶,简直是疯子!”

  青鸟倒吸一口凉气,现在,他终于知道这个男孩哪里不对劲了。

  他的身上有杀气,他杀过人!

  尽管青鸟对根部忍者的培养方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现在看来,他的准备还不够。

  他预料到了根部的忍者很残忍,但没想到竟然这么残忍。

  说拔剑就拔剑,说杀人就杀人。

  就像吃饭喝水一样,仿佛他们天生就会这些!

  看着小男孩那双笑嘻嘻的眼睛,青鸟心中一股莫名的怒火升腾而起。

  他从那双眼睛中看到了蔑视,看到了冷漠,看到了鬣狗捕猎羚羊时的嗜血!

  这……是把自己当做猎物了吗!

  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青鸟霎那间反应了过来。

  他捧着装备的双手猛然一抖,下一秒,本来应该穿在身上的马甲就变成了一个盾牌被青鸟握住,挡在了刺来的苦无面前。

  砰!

  有锐器刺入布帛的撕裂声响起,青鸟只感觉一股大力袭来,胸口剧烈疼痛,整个人更是被逼着后退了好几步。

  但,他没有被杀死!

  得益于被木遁血脉强化过的身体,青鸟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

  嗯?

  小男孩有些意外的看着青鸟,他已经接受过忍者培训,甚至已经提炼出了少许查克拉。

  虽然现在看着年龄小,但在力量上绝对不逊色一个平民男子。

  正常来说偷袭一个五六岁的小孩绝对不会失败,但没想到在对方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竟然失手了。

  难道对方也提炼出了查克拉?

  小男孩迟疑了一秒,他在考虑要不要继续出手。

  毕竟,如果闹出的动静太大,上面的大人虽然不会杀了他,但绝对会有严厉的惩罚。

  在根部,偷袭出手虽然是被默认允许的,但决不能把事情闹大,让自己显得无能而废物。

  他在进入根部的时候就曾经被另一个人这样对待过,那一次,他的腹部被轻易洞穿,像狗一样挣扎了许久才被救起。

  而刺穿他身体的那个人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甚至被更加看重!

  所以,在得知青鸟毫无背景关系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他也想,让这个看起来瘦瘦小小却满脸故作镇静,惹人厌烦的小鬼尝尝那种被刺穿的痛苦。

  然而,这次出手失败了。

  空旷的走廊里,有叮叮当当的敲击声响起,那是手里剑和苦无坠落在地的声音。

  不是男孩的苦无,而是青鸟领取的装备中,从那忍具包里掉落的苦无。

  这些敲击声惊醒了小男孩,他猛然发觉自己犯了一个错误,既然已经出手,就决不能有任何犹疑。

  他回过神,收回了那刺出的苦无,就要再一次刺出。

  但,青鸟不会再给他这个机会了!

  有呼啸声破空而去,青鸟将当做盾牌的马甲狠狠甩向了小男孩,随即一个前翻,右手抓住一把忍具包中掉落在地的苦无,反手刺了过去。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这一刺同样决然,同样果断,不同的是,一个是以强欺弱,另一个是愤而反击。

  “你!”

  小男孩没想到青鸟在受到攻击之后,竟然还有胆量反击,没有防备之下,虽然及时挡住了这一刺,但两把苦无交错之下,他的大腿却被划开一个口子。

  有鲜血涌了出来,滴落在地,染红了光滑的石板。

  “你……你竟然伤了我!”

  小男孩的面色变得狰狞,再也看不到那挂在脸上的笑容。

  “杀人者,人恒杀之!”

  青鸟面色冷漠,但他握着苦无的手却微微颤抖,这是他第一次进行如此凶险的近身搏杀。

  对象还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

  放在前世,这个年龄,还是在父母膝下享受无忧无虑童年的时候。

  但,青鸟不后悔。

  来到这个世界,我只想苟住,好好活着,但如果苟不下去,那谁要杀我,我就杀谁!

  既然这个世界本就是这么残酷,在无法改变这个世界的情况下,就只能让自己也变得残酷!

  错的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

  这是青鸟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在那狭小的玻璃培养皿中苟延残喘几个月后的觉悟。

  所以,面对要杀自己的人,青鸟毫不犹豫的拔剑!

  苟无可苟,无须再苟!

  “很好,既然你这样说,就不要怪我了!”

  小男孩语气饱含恨意。

  只见他双手交汇,十根手指翻转间,依次结成了三个印记,未-巳-寅!

  正是……分身术!

  砰砰!

  两道白色的烟雾升腾,下一秒,青鸟前方,赫然出现了三个一模一样手持苦无的小男孩!

  “忍术中的分身术吗!”

  青鸟警惕着看着对方,将手中的苦无握的更紧。

  他没有应对分身术的战斗经验,或许这只是一个最基础的忍术,但现在的他看不穿。

  一对三!

  青鸟感受到了一股压力。

  “小鬼,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向我求饶,我或许会饶你一命!”

  小男孩用大人似的语气开口说道,只是青鸟却从他的眼中看出了戏谑,就像猛兽进食前对猎物的戏耍。

  “你话太多了!”

  青鸟不为所动,他缓缓退到墙壁夹角处,整个身体做出防御姿势。

  “很好,我一定要让你感受死亡!”

  “觉悟吧!”

  小男孩大喝一声,不再迟疑,他本体和两个分身做着相同的动作,瞬间朝着青鸟冲了过去。

  三把苦无从不同的方向杀向青鸟,或刺,或砍,或削,没有丝毫留手。

  青鸟双眼死死的盯着他们的动作,忽的,他凭借直觉本能的抬起右手,将苦无向前一甩。

  铿锵声中,两把苦无迸溅出点点火花。

  而同一时间,另外两个小男孩也做出了攻击的工作。

  但,青鸟并没有受伤!

  “原来只是用查克拉制造的分身幻影,无法攻击,只能用来混淆视线。”

  “太弱了啊,差点就把我给吓到了,我还以为你真的天才到掌握了B级忍术影分身之术呢!”

  这一刻,青鸟深邃而冷酷的眼眸中露出一丝欣喜。

  这是他第一次跟忍者,不,或许只是一个忍者学校未毕业的小屁孩战斗,可对他来说,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甩了甩发麻的手臂,感受着身体里血脉所带来的庞大生命力,青鸟咧了咧嘴。

  “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吗?”

  “混蛋,你说什么!”

  小男孩出奇的愤怒,他从青鸟的话里听出了嘲讽。

  就好像之前刺穿他身体的那个人对他的嘲讽。

  这是他的耻辱和恶梦!

  是他不可触及的伤疤!

  死,一定要你死!

  小男孩愤怒的大喊,他的本体和分身再次同步冲了上来,握着苦无狠狠刺向青鸟。

  噗呲!

  有利器扎破皮肤的低沉声响起,鲜血飞洒间,小男孩不解的看着被苦无刺穿的青鸟。

  他竟然看出了自己的本体,竟敢用身体硬抗自己的一击!

  “惊讶吗,现在到我了!”

  话语落,小男孩本体胸口处,一把苦无刺了进来。

  宛如之前,那个人,那一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