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木叶之我用木遁横扫忍界 > 第十三章 日向飞鸢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日向飞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是……日向家!”

  青鸟有些惊讶的看着这名被称为飞鸢的根部忍者。

  只见她穿着灰白色的暗部马甲,勾勒出娇小纤细的身材,一头黑色的长发在火光下闪着光芒。

  她戴着白红相间的鸟类面具,面具下,是一双没有黑眸的纯白眼睛。

  “飞鸢是近些年来根部年轻一代中最优秀的忍者之一,更是日向家族之女。”

  团藏看出了青鸟的惊讶,解释道。

  “她的实力毋庸置疑,接下来一段时间你就跟在她的身边。”

  “我知道了。”

  青鸟点了点头。

  “飞鸢,你带着甲熟悉一下根部基地,后续他的一切就交付给你了。”

  “是,团藏大人。”

  飞鸢没有迟疑,答应了下来,她的语气平静而冷淡。

  “很好。”

  交待完这一切,团藏转身离开,身为根部的首领,他同样肩负着很多重要的事情。

  基地房间内,很快就剩下了青鸟和飞鸢两人。

  “跟我来,我先带你去领装备。”

  飞鸢站起身,简单的说了一句,而后朝着基地的装备部走去。

  “确实应该先换身衣服。”

  青鸟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的好似病号服一样的长袍以及没有穿鞋的双脚,跟了上去。

  “根部基地占地广阔,分为谍报部、装备部、后勤部、科研部、医疗班等,你刚加入,后续会慢慢熟悉。”

  一路上,飞鸢偶尔会指着某个地方对青鸟介绍,她的话都很简短,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埋头走路。

  看的出来,飞鸢并不是一个擅长沟通交谈的人,青鸟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了对陌生人的抗拒和冷漠。

  尽管她在努力去淡化这种冷漠,但一个人的性格并不是想改变就能改变的。

  不论是外在语言还是行为习惯,她都表现的仿佛一座冰山,自然而然的散发出那种冰冷严寒,让人不自觉的想要远离。

  不过,这种情况也在青鸟的预料之中。

  忍者并不是擅长言辞的一类人,除了拥有嘴遁之术的黄头发主角,大部分都更喜欢用刀剑忍术打交道。

  更别说飞鸢是团藏领导下的根部忍者,专门负责刺探暗杀,是隐藏于黑暗之中的杀手。

  指望这种人热情大方,彬彬有礼,甚至一上来就抱着你的大腿要和你做朋友,那不过是做梦而已。

  忍者,本就是掌握强大力量的杀戮工具,是冷血之人!

  因此,尽管青鸟有很多的疑问,他也没有贸然开口向飞鸢询问,只是默默的将她所说的记住。

  多听多学少说,就是现在青鸟的行为准则。

  “好了,到了。”

  走了有十几分钟,穿过了好几个看守严密的入口,飞鸢终于停下了脚步。

  “等着,不要走动。”

  叮嘱了一句,她走到一个黑色的铁门前,伸出手轻缓的敲了几下。

  铁门随即轰隆一声被打开。

  “根部编号1520,代号飞鸢,奉团藏大人的命令,前来领取甲的装备。”

  飞鸢没有进去,只是站在门口说出自己的来意,冷冽清脆的声音回荡在空寂的铁门内。

  铁门里,无人回应,但大约十几秒后却有一整套折叠整齐的装备送到了飞鸢的手上。

  “好了,现在我带你去房宿区,在那里你会得到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

  “之后,我会传授你忍者入门知识。”

  飞鸢接过装备,而后将这些装备递给了青鸟,随即片刻不停留的向着外面走去。

  “明白。”

  青鸟伸手捧着这些装备,再次跟在飞鸢的身后。

  房宿区离装备部并不算远,一路上偶尔也能遇到其他的根部忍者。

  他们大都穿着一身灰黑色的马甲,或者穿着一身连帽长袖,脸上有的带着面具,有的则没有。

  无一例外,每个人身上都天然的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不过,当这些人看到飞鸢的时候,大都会避让开,有的甚至会微微点头鞠躬。

  “看来,飞鸢的实力很强。”

  即便无法准确判断这些根部忍者的实力,但青鸟知道能进入根部的,绝不会是平庸之人。

  就好像普通忍者跟火影直属暗部忍者一样,同样是忍者,实力却有高下之分。

  而根部正是能够跟火影直属暗部相抗衡的组织。

  能够以一介女儿身在高手如云的根部中生存,并得到团藏的信任,里面或许有白眼的加成,但也能够看出飞鸢的厉害。

  “中忍?还是上忍?”

  青鸟暗暗猜测。

  如果是中忍,那并不算太出奇,可如果是上忍,那就惊人了。

  从身形和声音判断,青鸟认为眼前的飞鸢绝对不会超过十六岁,能够以这种年龄成为上忍,称之为天才绝不为过。

  眼下还不是后期上忍多如狗,影级满地走的时代,一个上忍就已经是村子的准高层了。

  “不过,入门指导并不是实力越强越好,就好比为小学生上课,大学教授不一定比小学老师教的好。”

  青鸟若有所思的看着飞鸢,终究还是没有轻易下结论。

  “飞鸢前辈,你回来了!”

  突然,耳边传来另一个稚嫩的声音,青鸟从思索中回过神,眼前,是一个看起来比他年龄大一些的男孩。

  此刻,这个小男孩正满脸灿烂笑容的从一个房间里跑出来。

  飞鸢只是冷淡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同他交谈,她转过身打开了另一间房间,对青鸟说道:

  “这里是下忍房区,暂时你就住在这个房间,一个小时后,我会再来。”

  “好。”

  青鸟面色平静,点了点头。

  飞鸢见状,没有多停留,她的身形“砰”的一声化作烟雾散开,而后消失不见,显然是使用了瞬身术离开。

  很快,烟雾散去,青鸟收回视线,准备回到属于自己的房间。

  “喂,小鬼,等一下。”

  眼前,却出现了一道拦路的身影。

  正是那个刚刚在飞鸢面前笑的灿烂无比的男孩。

  此刻,他的脸上依然带着笑意。

  青鸟抬头,两人的目光交汇在了一起。

  这是一个比青鸟高半个头左右的男孩,身上穿着马甲,脸庞白里泛红,带着儿童的可爱,显得人畜无害。

  “你是新来的?”

  “没错。”

  尽管察觉到眼前这个男孩似乎有些不对劲,但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理念,青鸟还是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你跟飞鸢前辈是什么关系,你们认识?”

  男孩接着问道。

  “不认识。”

  青鸟摇了摇头。

  “那就好。”

  男孩的语气带着欣喜和一丝轻松,他开心的从腰上挂着的忍具包里拿出了一把泛着寒光的苦无。

  随后,狠狠的刺了过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