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木叶之我用木遁横扫忍界 > 第十二章 埋葬过去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埋葬过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今天开始,你就成为根的忍者。”

  团藏站在灯光与黑暗的分割处,他背后是璀璨明亮的光,身前是深邃幽暗的影。

  那隐藏于黑暗中的根部忍者们在此刻抬起头看向青鸟,一个个造型诡异的面具中,是一双双或冷漠,或嗜血,或疯狂的眼眸。

  就仿佛地狱的恶魔,人间的侩子手!

  “这些人!”

  青鸟有些失神,消瘦的脸颊上更是泛起一抹苍白。

  只有真正面对着这些根部忍者,才会知道他们的恐怖。

  这种感受,不是之前隔着玻璃培养皿所能比拟的,就好像一个是在动物园隔着铁栏看猛兽,一个是毫无防护亲自走到猛兽身边。

  那种冲击感,那种危险的气息,让人浑身战栗。

  “根,是我所创立,专门收容无处容身忍者们的组织。”

  团藏看着这些凝聚了自己无数心血的根部忍者,语气中罕有的带着一丝自得。

  “我们是支撑木叶这颗大树坚韧的根,而根必须不断的扩张,才能长成大树。”

  “所以你会成为他们的一员,成为大树成长最坚韧的根!”

  “我明白了。”

  青鸟沉默了一会,而后在团藏独眼的注视下,点了点头。

  他知道自己拒绝不了团藏,也不能拒绝团藏,否则死亡就是他的归宿。

  “很好,从今往后你就是我们的同伴了。”

  “至于名字,你就叫甲吧。”

  对于青鸟答应加入根部,团藏没有表现出欣喜,在他看来,这必然是一定的事。

  只有最优秀的人才能加入根,而且青鸟是他一手创造的,又怎会拒绝,怎敢拒绝!

  因此,在青鸟答应后团藏毫不犹豫就把根部中最高序列的忍者代号给予了青鸟,作为他的名字。

  然后,他听到了一句异议。

  “我有名字,青鸟。”

  “哦,是吗?”

  团藏有些意外,他低头看着眼前一脸平静的青鸟,不置可否。

  “你知道甲这个代号在根部中意味着什么吗。”

  团藏的目光带着压迫力。

  “在你眼前,无数强大的根部忍者终其一生都无法获得这个代号。”

  “而你,却拒绝了!”

  “我知道,但在这个世界里,我所拥有的……只有这个名字了。”

  青鸟抬起头,迎向团藏的目光,他的语气中带着落寞,亦带着坚持。

  “这样吗?”

  团藏阴鸷的脸庞带着一丝思索,他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只是带着青鸟走出了根部基地,来到了一处郁郁葱葱的荒僻树林之中。

  在这里,有重重叠叠几十座坟墓立起。

  那些坟墓并不大,也没有墓碑,就好像一个个不起眼的土包。

  “这些……”

  青鸟眼眸垂落,他嗅着那些崭新坟墓所散发出的泥土味,感觉心中莫名难受。

  “六十分之一,这就是你存活下来的几率。为了培养出木遁忍者,其他五十九个孩子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沉寂于过往并不是错误,只是现在的你,要背负的不仅是过往,更有未来。”

  团藏的目光汇聚在青鸟身上,他的语气带着一丝压迫感。

  “继承了初代火影血脉的你,背负着其他人的使命,延续着根的意志。”

  “所谓根之人……没有名字、亦无感情。”

  “我……知道了。”

  青鸟没有再反驳什么,此时的他站在这些坟墓前,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那暗无天日的地下实验室,看到了那一个个哀嚎死去的孩子。

  在这些逝去的生命面前,争执一个名字又有何意义。

  青鸟也知道,团藏所说的这一切并不是对的,更多的在对自己洗脑,甚至,自己所遭受的苦难都有团藏的一份。

  没有团藏的帮助和纵容,大蛇丸未必敢如此大胆,也未必会用这么多孩子做实验。

  但,现在的他太弱了,弱到什么都做不了。

  他本意是想借自己名字来表达反抗,只是现在看来,有些过于幼稚和可笑了。

  连他自己都要失去自由加入根部,成为团藏手中的剑,再纠结一个名字又有何意义。

  反抗从来不是在这种小事上,而是在血与火的碰撞。

  所以,青鸟接受了,接受了一个他并不想要的名字。

  “很好,从今往后,你的名字就是甲。这句话,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明白,从今往后,我就是甲!”

  直到……我超越你的那一刻!

  青鸟从来不认为他会一直受制于团藏,原本的大和不会,青鸟更不会。

  现在的一切只不过是将来的忍辱负重,终有一天,你们会付出代价!

  站在这片坟墓前,青鸟郑重的鞠了一个躬。

  为前世,为过往,更为今生!

  “看来你已经做好觉悟了,走吧,接下来,你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

  “过去的,就让他埋葬,新的生命,才是延续。”

  团藏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从青鸟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新生的意志,一股虽然还很稚嫩却坚韧如山的意志。

  对于一个忍者来说,这种意志十分宝贵,它能够让一个忍者的路途走得更快更远。

  团藏心中其实并不在意这几十条人命,但是有的时候,招揽优秀的人才必须适当的给予关怀。

  在他未来的设想中,青鸟将是他最强的手下,绝对要笼络好,更要培养好。

  所以他才会不辞劳苦的做着这一切,说着这些话。

  现在看来,这一切都算是值得的。

  只是,团藏不知道的是,这些念想不过都是他的自作多情而已。

  如果是原本的大和,或许还会被团藏这些伟光正的言辞行为所洗脑影响,但现在,大和已经死了,在他面前的,是青鸟!

  团藏所做的一切,终究是白费功夫。

  “我已经安排了根部的资深忍者为你做前期的指导,好好努力吧,如果你足够优秀,后期我会亲自教导你。”

  回到根部基地之后,团藏看着青鸟,随后挥了挥手。

  飒!

  有破空声响起,没等青鸟反应过来,眼前出现了一个半跪着的根部忍者。

  “飞鸢,甲就交给你了,忍者的入门,你务必要完完整整的指导他,不要让我失望。”

  “请放心,团藏大人!”

  黑暗中,响起飞鸢冷冽清脆的声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