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木叶之我用木遁横扫忍界 > 第五章 伪装,存活

我的书架

第五章 伪装,存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自己的优势劣势有清楚的认知,这是青鸟一直以来的优点。

  他很清楚,现在的他面对大蛇丸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不说抵抗,就是从这个地下实验室逃走的能力他都没有。

  作为开展秘密柱间细胞融合实验的地点,大蛇丸的这个地下室隐匿在地底深处,遍布各种阵法忍术,更有无数毒蛇守护。

  一旦青鸟出逃,要么被阵法忍术困住,要么被毒蛇咬死,绝对不可能逃的了。

  因此,逃走是最愚蠢的选择。

  “只能忍,忍到最后就是胜利,毕竟大蛇丸的耐心并没有那么好。”

  在青鸟的记忆中,大蛇丸在发现柱间细胞移植实验无法成功之后,最终还是放弃了对木遁的研究,转而开始痴迷其他人体实验。

  就算当时六十个实验体并没有全部死去,大蛇丸也没有继续进行下去,甚至就连这个地下实验室也被他毫不留情的遗弃。

  “也只有等到那个时候,我才有机会离开!”

  打定主意,青鸟安心不少。

  其实,青鸟不是没有考虑过留在大蛇丸身边。

  毕竟作为火影中科研能力最强的一个人,大蛇丸实力同样达到影级,青鸟留在他身边或许可以更快的掌握木遁,更快的成长起来。

  而且,如果仅仅只是作为实验体的话,青鸟不一定会死,毕竟包括御手洗红豆、佐助、重吾等在内的实验体都活的很好。

  只是,这样做的不确定性太大了,万一一个不好,被大蛇丸看中,成为他施展不尸转生的替代品,一切就都完了。

  反复权衡利弊之下,青鸟最终还是选择了逃离。

  他不敢也不能把生命寄托在别人的仁慈之下!

  “暂时先蛰伏下来,静待时机。”

  有了初步打算的青鸟活动了一下手脚,转而开始观察起这所地下实验室来。

  透过那包裹住自己的绿色液体,青鸟发现,比起自己刚刚苏醒的时候,现在的地下实验室更加恐怖。

  一排又一排的大玻璃器皿排列整齐,一个又一个被浸泡在绿色液体中的小孩无助哀鸣。

  更有大半玻璃培养皿裂开,数十具瘦小的尸体残肢四溅横飞,布满了整个实验室,一层厚厚的血水在仪器亮光的照射下反射着瘆人的血光。

  这简直就是地狱!

  青鸟面色霎那间惨白,他很想闭上眼睛不去看,但却硬生生止住。

  他强迫自己睁大眼,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看着那些痛苦挣扎的小孩,看着那些断肢血水。

  他知道,未来他将会无数次看到这样的场景!

  他不断告诫自己,这就是他未来将要生活的世界!

  血腥,残酷,冰冷!

  如果没有实力,那就只能成为任人宰割的鱼肉!

  看着那些依旧存活,但却苦苦挣扎的孩子,青鸟心中纵使不忍,却也无能为力。

  “虽然很无情,但很抱歉,我救不了你们!”

  现在的他连自身都难保,木遁没有融合成功,此时的青鸟也不过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孩而已。

  而且这些孩子最终都会在柱间细胞的排异反应下死去,能够活下来的或许一个都没有。

  无能为力,自身难保的青鸟终究还是冷血了一回。

  “只是不知道未来的木遁忍者大和还会不会存在。”

  青鸟目光逡巡,凭借记忆开始在玻璃器皿中寻找着印象中的幼年大和。

  如果说这些孩子当中,有一个能活下来,那就是原著中的大和。

  只是这些孩子都未长开,在青鸟眼中长的都差不多,寻找几遍都没有结果之后,他最终还是放弃了。

  “不管未来的大和是我还是另有他人,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都不重要。”

  “现在最重要的是……从大蛇丸手中活下来!”

  青鸟转头看向地下实验室的大门,他已经听到了有脚步声在幽暗的地下室响起。

  闭上眼睛,青鸟装出被柱间细胞的排异反应折磨的痛苦表情,安静的如一具尸体。

  门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很快就来到了实验室里,又停在了青鸟所在的玻璃器皿前。

  阴冷滑腻如蛇一般的目光再一次的落在了他的身上,带着一股庞大到极致的压迫感。

  青鸟知道,大蛇丸又来了。

  上一次,大蛇丸对自己动了手脚,虽然青鸟因祸得福,获得了木遁,但真正面对大蛇丸,青鸟的内心依然不平静。

  这是一个堪称传奇的忍者,虽然他的所做所为令人诟病,但实力却是毋庸置疑。

  拥有影级实力的大蛇丸要杀青鸟,会比碾死一只蚂蚁更简单。

  “冷静,大蛇丸发现不了我!”

  青鸟紧闭着眼,满脸痛苦表情,他尽量让自己表现的跟其他人一样,不敢在大蛇丸面前露出一丝破绽。

  而此时的大蛇丸正站在青鸟面前,一双蛇瞳转动间,目光却停留在他的身上,久久没有离去。

  “已经过去二十几天了,看来是失败了啊!”

  死一般的寂静持续良久,终于,有嘶哑的声音如索命的毒蛇在地下室响起,青鸟的身体本能的略微一僵。

  他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杀意萦绕在自己的身上!

  青鸟心中一惊,本能的就要睁开眼睛。

  但,凭借强大的意志,他最终还是忍住了,青鸟的直觉告诉他,如果真的睁开眼睛,那一切就都完了。

  此时的青鸟宁愿做一个把头埋在沙地里的鸵鸟,也不愿做一只急了眼的兔子!

  面对猛兽,埋在沙子里或许不会死,但冲上去挑衅猛兽就一定会死!

  “忍住,忍住!”

  青鸟在心中不断的告诫自己,整个人在高度集中的精神控制下表现的更加完美。

  真的就像是陷入排异反应的其他孩子一样!

  忽然,青鸟感应到一股庞大却冰冷的查克拉涌入了自己的体内。

  这股查克拉仿佛有生命一般,狂躁且迅速的将青鸟整个身体都渗透查探了好几遍。

  “果然,大蛇丸还是没有放下怀疑!”

  这一刻,青鸟的心再一次提了到了嗓子眼,他有些担心藏在心脏之中的种子。

  幸好,有系统的遮掩,而且木遁种子似乎也十分的不凡,即便大蛇丸的查克拉反复探查也没有发现什么端倪。

  终于,没有丝毫收获的大蛇丸不甘心的收回了查克拉。

  地下室里,寂静无声。

  “或许,我该开始下一项实验了。”

  一段时间的沉默过后,大蛇丸缓缓开口说道,他的声音依旧嘶哑,但青鸟能够感受到那股杀意在淡去。

  “废物是不值得我关注的,失败的实验品没有价值,不过,说不定可以在团藏那里交换到一些有趣的实验素材。”

  似乎想到什么令人愉悦的事,大蛇丸脸上的表情不在阴冷,他轻笑一声,身上的杀意终于散去。

  最后看了青鸟一眼,大蛇丸不再停留,转身离去。

  他得好好想一想,该如何利用这些失败品从团藏手里获取更多的利益。

  呼!

  玻璃培养皿中,感应到那股阴冷庞大的查克拉彻底消失后,青鸟长舒了一口气,那颗提到嗓子眼里的心也终于落回了肚子里。

  青鸟知道,从这一刻起,他算是真正从大蛇丸手中活了下来。

  以大蛇丸的性格,一旦他的兴趣转移到其他领域,那就很难再转移过来。

  只要等到大蛇丸放弃这处地下实验室,他就可以开始进行下一步计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