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暗黑根源 > 第三章 不吃腐乳

我的书架

第三章 不吃腐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沐歌来不及再去想什么,手中平底锅拼了命的向着那感染者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砰、砰、砰”

  一连串的敲击声不断响起,那是平底锅的锅底与感染者头骨撞击所发出来的。

  感染者仿佛是感觉不到疼痛,依旧“吭哧吭哧”的啃着沐歌手臂上的铝皮。

  随着平底锅不停的砸在感染者的脑袋上,脑壳已经凹陷了下去,一股股红白相间的脑浆和血液的混合物,被拍的溅了出来。

  沐歌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用平底锅敲了多少下,只感觉手臂一阵酸麻无力,期间平底锅险些脱手飞了出去。

  于此同时,感染者那啃咬的节奏也变的越来越缓慢,直到最后松开了抓着沐歌手臂的两只手,身子缓缓的瘫软在了地上。

  哪怕是已经瘫倒,那张满是血痂的嘴,依旧在缓慢的张合着,不断的发出牙齿轻微碰撞的声音。

  沐歌浑身颤抖着,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一双眼睛看着那被自己给拍的只剩下一半,变得血肉模糊的脑袋,和从脑袋里流出的红白相间之物。

  胃里一阵翻腾,之前喝下去的泡面汤也都被吐了出来,弄得自己身上到处都是,及其的狼狈不堪。

  脑海中那红白相间的脑浆和血液不停的浮现,挥之不去。

  这让他想起了自己的爷爷。

  沐歌的爷爷曾经是一名军人,参加过抗日战争的军人,自打沐歌记事起,家里就没有吃过豆腐乳。

  他一直不明白因为什么。

  直到后来沐歌去问爷爷,这才算是知道了原因。

  爷爷上过战场,死在他手上的日本鬼子,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

  至于为什么不吃豆腐乳,他爷爷说那是因为当初打爆日本鬼子的脑袋时候,里面的脑浆和豆腐乳的颜色简直一模一样。

  一看到豆腐乳就会让他想起活人脑子,所以根本吃不下去。

  这也导致了沐歌只在商店里见过腐乳,却从来没吃过。

  如今见到眼前这一幕,估计一辈子他都不可能知道,豆腐乳这东西到底是个什么味道了。

  沐歌此时依旧趴在地上呕吐着,哪怕肚子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吐出来了。

  他幻想过出来击杀感染者的画面,当时并没感觉有多恐怖。

  但幻想终归只是幻想,当这一切变成了现实,哪怕是一向沉稳,处事不惊的他,也有些承受不住了。

  坐起身,将后背抵在墙壁上,手握成拳不停的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借此希望能够让自己好受些。

  缓了良久,沐歌这才想起自己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那就是下楼捡取物资。

  看了眼手表,已经下午四点二十了。

  此时的沐歌有些犹豫,一名感染者就让他如此的狼狈不堪,此时楼下的街道上不知道还有多少感染者。

  沐歌害怕了,他不想再去面对这一切,原本在家里想到的那些豪言壮语和勇不畏死的决心,在此时却不能让他提起一丝勇气。

  沐歌在犹豫自己要不要先回家,哪怕饿死在家里,起码不用去面对这些恐怖疯狂的感染者。

  可当他再次看向倒在地上的那个感染者,看到那流淌在地上的脑浆。

  他想起了豆腐乳,想起了爷爷和父母。

  沐歌不知道他们的现状到底如何了,是不是遇到和自己一样的处境。

  想起爷爷当初对自己说的那些话,仿佛这些话又在他的耳边响起,脑海中浮现了那暴脾气老头的身影。

  “你是我沐北辰的孙子,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你他娘的都得硬气些,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就给我往死里揍,咱们沐家虽然穷,但咱们不怕事儿。”

  “别总听你爹说那些什么不能打架的屁话,一天天的赶不上个好老娘们儿,人活一口气,谁惹了咱们,就干他娘的,出了事儿,爷爷给你顶着,想当年我上战场杀日本鬼子的时候......。”

  沐歌想到这里,晃了晃脑袋,好让自己能够清醒一些。

  “是啊,人活一口气,哪怕是死,也要死的光荣些,爷爷,我会向你证明,你的孙子,不是孬种,等着我。”

  轻声说完这句话后,沐歌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单手撑地,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随即弯腰将掉落在地上的平底锅和剁骨刀捡了起来。

  缓步走到那感染者的身前,硬着头皮,一平底锅再次拍在了那感染者的脑袋上,好似在发泄着内心的恐惧。

  确定感染者已经彻底死亡,这才弯腰将感染者的尸体拖进了电梯里。

  他可不想让一具尸体整天躺在自己家的门口。

  进入电梯后,直接按下了一楼的按钮。

  在短暂的等待过后,电梯发出“叮”的一声轻响。

  电梯门随着响声被打开,放眼望去,一楼的楼道里空荡荡的,楼宇门的门锁完好,并没有被攻击的痕迹。

  沐歌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费力的将那一具半尸体拖了出来丢到了通往地下一层的楼道里,将门狠狠的关上并反锁。

  做完这一切,沐歌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电梯里那股味道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了的。

  好在一楼通风比较好,恶臭的味道虽然依旧还在,可浓度还算是在沐歌能够接受的范围之中。

  转身憋着气走进电梯,将放在里面的平底锅和剁骨刀拿在手中,转身向着楼宇门走去。

  来到近前,透过门上的玻璃向外看去,小区里正有几个感染者低垂着双臂四处游荡着。

  最近的一个也距离沐歌足有十多米远。

  在楼宇门外三米远的地方,一个用木板钉着的箱子安静的躺在那里。

  箱子旁边是一张蓝色的大布,布中几根绳子延伸出来,分别绑在了箱子的四个角上,显然这是空投所用的降落伞。

  木头箱子的个头就跟一个特大号的拉杆箱差不多。

  见到这一幕,沐歌有些兴奋了起来,这让他看到了希望。

  再次透过门玻璃向着周围看了一遍,确认没有其他感染者后,这才小心翼翼的伸手打开了楼宇门的门锁。

  他相信,只要自己小心一点,应该能把那箱子带回来,并且不惊动那些感染者。

  沐歌轻轻的推开楼宇门,将手中平底锅抵在门上,让门没有办法自动关闭。

  做好这些后,蹑手蹑脚的向着那木箱子的方向就走了过去。

  
sitemap